第八章、殊途同归火燎原(5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一号 书名:娘妃
    “啊?仪姐姐也要跟本宫赌吗?”本还微眯着双眼的朱见深,立时清醒。(读看看小说网)

    “嗯!而且为了证实奴婢的自信,奴婢愿意将筹码加注到,如果奴婢输了就罚抄论语二十遍!不过下放心,您的惩罚没变, 就还是以三天不玩蛐蛐来算吧!”

    朱见深却神采奕奕的伸手拦道:“哎,别呀!仪姐姐的都加了,本宫还能不要这面子吗?好,本宫也将时间加至半个月吧!”说着,转便坐到了坑座上。

    “好,那一言为定!”璟仪继续捐血。

    “嗯,一言为定!”一拍大腿,朱见深明示着她的决心。

    于是,又是一场蛐蛐大战开始,直到一个时辰后,这场恶战终于结束。而结局却还是以璟仪的失败告终,这不又让璟卿和万贞儿唉声叹气起来了,只是璟佳却是一脸的得意和幸灾乐祸。但事实确实是自己输了,于是,璟仪就只能将一腔怒意转向已不能动弹的小蛐蛐。

    只见她将手中本用来撩拨蛐蛐的干草甩手丢到小蛐蛐的上,口中叫骂道:“哼!什么狗‘小王爷’。”说着,似又想起来什么,转头瞪着双眼向门外叫道:“死太监看我不扒了他的皮去!”跟着转就想跑。

    “哎,回来!先将二十遍论语抄完了再去!”却是朱见深没打算放过她。(.dukankan.Com百度搜索读看看)

    于是乎,璟仪就只能咬唇先将怒火忍下,愤怒的转回到朱见深跟前,怒着眼握起了笔。

    而这时正一边悠闲的朱见深又心有余悸的开口了,“事先说明啊,仪姐姐可不得像佳姐姐那样,缠着人问东问西的!”

    嘟着嘴,璟仪说道:“放心,论语奴婢可记得滚瓜烂熟,不劳心了!而且,下怎么能拿奴婢跟那个笨丫头比呢?真是有眼不识金镶玉!”

    可她这样一说,一边正暗自高兴的璟佳可不干了,“喂,你说什么呢?谁是笨丫头,谁是金镶玉呢?哼,自己还不是一样输了,还在这装什么高人呢?”

    也不心虚,本已坐下准备抄书的璟仪腾的站了起来,挑衅道:“什么、什么呀!怎么着,就说你是笨丫头了,你敢怎么着?高人,你也得能装啊,有本事就把论语一字不差的背出来啊!哼,怕噎不死你!”

    璟佳也不认输,立马便接了起来,“背就背,有什么了不起的,不就是论语吗?谁不会啊!”

    从未见过她们如此仗势的朱见深,猛然间倒被她们这泼妇骂街的气势给逗乐了。于是也不喝止,只乐呵的观赏着战况。而万贞儿、璟卿与璟伶三人刚想要出言制止,却见朱见深手一抬,挡回去了。于是,众人便也不得不提起心看着她们的针锋相对。而片刻,璟佳已然将整篇的论语给背完了。长袖一甩,扬头得意的看向璟仪冷笑。

    似不料会如此,只听璟仪慌了口角的道:“那、那你要能再解释出‘吾十有五而志于学,三十而立,四十而不惑,五十而知天命,六十而耳顺,七十而从心所,不逾矩。’的意思,我才真算是服呢!”

    “哼,这又有什么的呀!我背都背完了,还能不明白它的意思吗?这句话,说的不就是人要从十五岁的时候开始立志学习吗?就像是咱们太子下这样,过了十五岁了就好好的去大本堂去读书了!”

    “哈,不对!”璟仪却在这时莫名的兴奋了起来,“下是过了十五岁了,但他与认真学习根本就扯不上一丝干系,所以,你说错了!”

    “啊?”璟佳这才反应过了,不搔着后脑懊悔道:“是哦!哎呀,我为什么要拿下来举例呢?拿小戴子来举例不就好了吗?小戴子都已经上了好几年的内书堂呢!”

    这时,悠闲而坐的朱见深始感觉到尴尬,只面色沉道:“本宫说你们两个是不是不要脑袋了呀?竟然敢拿一个太监来与本宫来相提并论?活腻歪了吧!”

    两人转头,看到朱见深暗的脸色,不同时伏倒在地耸着脑袋道:“奴婢一时糊涂嘴快,还请下恕罪!”

    紧跟着,万贞儿璟卿和璟伶都被他的严肃吓得同时都跪将下来。而看到她们这样,朱见深却又似没兴趣了。于是,不快的起摆手道:“罢了、罢了,本宫还约了潾去看钟鼓司的新戏!”说着看了看天,又返头向她们问道:“今天的太阳怎么这么烈,什么时辰了!”

    嘴角一笑,万贞儿随声应道:“回下,已近申时了!”

    而一听,朱见深便急了起来,“哎呀,怎么这么快就过正午了呀?惨了惨了,潾又要怪我不守信了!”说着,提袖匆匆而去。

    而伏在地上,刚还颤抖着害怕丢脑袋的众人却都已是笑咧了嘴,就连准备追随朱见深而去的朱骥亦跟着弯了弯唇角。

    秋末,一切都已变得凄凉而美丽。就连这端本宫的院子里,都已经看不到几种新鲜的花了。只有无止尽凋落和清扫不净的枯叶,还有荷池内随时会冒出来的黄叶子。清晨醒来,万贞儿将开着缝的窗户完全推开,看着窗外朝露浸润下的金秋却觉得生机勃勃,不闭眼深吸一口气,顿觉神清气爽。许久,转回头,看着屋中央那鼎明显加大的暖炉,她嘴边总含着一股幸福的微笑。

    昨,璟仪罚抄至深夜,亦趁着机会让朱见深同意了今天由她来侍候早起,所以,璟卿便让她住进了这间朱见深寝隔壁的耳房。可能让她如此高兴的却并不是这个,能让她如此微笑的是屋中的那鼎兽耳翠玉暖炉竟是朱见深让璟卿替她准备的。她不知道,这是不是代表着朱见深已经再次接纳了她,但看着天空的颜色,她却明白,她真的该去侍候朱见深起了。于是,简单的梳洗过后,她匆忙的走进朱见深的寝

    朱见深已经醒了,但璟卿也早她一步来了。而见她进来,朱见深本是揉着双眼的动作立即停止了,一瞪双眼不急忙向璟卿慌道:“卿姐姐,你来帮本宫更衣!”

重要声明:小说《娘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