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殊途同归火燎原(2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一号 书名:娘妃
    一愣,万贞儿焦虑的思绪在这一刻恢复缓和而清晰。(.dukAnkan.com读看看小说网更新我们速度第一)随之而来的是心底的那片喜悦,之前她总在心底里排斥去想朱骥为什么没有出来证明逯杲的清白,因为只要一想到他与石享和曹吉祥他们竟是一样人品,她的心里就忍不住的要失落起来。可此刻,所有的误会都解开了。想起这几年所发生的,先是石亨之侄石彪被弃,紧接着是石亨处死,次年连带着曹吉祥与其子曹钦同被以谋反之名入狱凌迟,原来朱骥还是她认为的那个,原来一切不过是她庸人自扰!

    可喜悦刚过,她的心思又回到了朱见深的上。一急,她仍旧冲朱骥说道:“可是有人想取深儿而代之,我绝不容许!”

    犀利的眼神看向她,朱骥却一针见血的说道:“那姑姑更应该赶快教好太子,否则,第一个要取他而另找人代之的,便是他的亲生父亲——当今皇上!”

    猛然一惊,似被点了死,万贞儿一动不动的紧盯着朱骥脸上那犀利的双眼。

    朱骥却又接着道:“我听说去给藩王送寿礼的德王就要回来了,他一向最得皇上亲睐,而且群臣之中德望亦最高,你可得多加小心了!”说罢,方松了对她手臂的钳制,又回复到那一脸冷漠的表走了。

    跟着朱骥离去的影转头,万贞儿的双眉颦得更深了,却不再冲动!

    “奴才参见德王下!”

    不想,正当这时,后却传来一声张敏的请安!紧接着,是一个她熟悉,但此刻听来却让人恐惧的明亮声音。(读看看小说网)

    “嗯,小敏子一段子不见,皮肤又嫩了不少,是不是又得了什么好东西没告诉本王啊?”

    在坤宁宫时,她倒是见过这个德王几次。当然,为皇上的儿子,而且他母妃亦算得上是美人中的美人,所以,他的相貌也是没得说的。不过,最令人难忘的当属他地睿智的额头,那里曾经亮得让万贞儿觉得刺眼。而这时再看,他却是黑了也削瘦了不少,但唯有那额头却更加黝亮了!他朝这边走了过来,笑容很洒脱也很灿烂,仿佛黑暗中的阳光,不让人心迷。

    “奴婢参见德王下,下吉祥!”万贞儿向他行礼。

    呆了半晌,朱见潾似在回想着眼前这个熟悉的影到是底是谁,“啊!”一个猛然醒悟,他大声叫道:“你是皇祖母边的万姑姑吧!本王有一段时间没来皇兄这边了,你什么时候被调过来的?哦,定是皇兄要你过来的吧!”

    “回德王下——”

    “潾!”然,未待她说完,便听到了大门口处朱见深的高呼,“进来说话!”

    也不再理会她,朱见潾提起衣摆便越过了她往里走去。

    却是张敏又颠着走到她面前,呵呵的笑道:“听说昨儿皇上特为德王下办了迎接晏,哟,那场面,可比去年太子下生辰时的场面还闹!不过可惜,太子下带伤,昨儿没去,我也没得机会去见识!”

    回头瞪了一眼张敏,万贞儿眼里莫名的盛着怒气,吓得张敏立即哆嗦着退回了原位。

    而朱见潾来了,朱见深便急着又让张敏去拿蛐蛐,说是要补上这段子欠下的局。于是,璟卿她们四个便被退了下来,只留下张敏与朱骥二人在里间陪着。听着里面蛐蛐的欢叫与他们此起彼伏的加油声,万贞儿的心瞬间往下沉。转,她一脸凝重的领着璟卿四人回到自己的屋里。

    一进屋,还未待入座,她便神色严肃的看着璟卿她们说道:“德王回来了,我们也必须抓紧时间了!”

    “可是?”璟卿总是考虑的比较多,此刻她也颦眉问道:“我们要如何才能让太子相信我们只是在玩,而不是真正的在赌呢?还要连续四局,这恐怕有些难度!况且,该怎么引他入局,又该怎么让他甘愿同意我们所定的赌注呢?”

    亦轻叹一声,万贞儿低眉道:“尽力而为吧,总会有办法的!”

    听着,其他三人不也跟着沉重的点了头。

    次,当出高山,朱见深一醒来,便闹着要出去透透气,而实在劝不住他的璟卿四人便也只能依了他。所以,金秋暖阳,金光照的端本宫暖间里,璟仪正仔细的替神采飞扬的朱见深梳洗着。而当万贞儿一进来,便听到了璟仪的声音。

    “下,咱可说好了,只准到院子里一小会儿,可不许多呆哦!”而一边替朱见深梳头,璟仪一边还再三的要朱见深保证他答应过的。

    无奈一笑,朱见深用他已恢复爽朗的声音愉快的回道:“好好好,本宫保证!哎,仪姐姐你快点啊!”

    而一旁正在准备茶点的璟佳,一听朱见深俏皮的声音立即扑哧一声笑了出来,“呵呵,下还像个小孩一样,怎么这么贪玩呢?”

    已梳好头的朱见深立即站了起来,让璟卿接着为他披上一件明黄色的外袍,自已却转头向璟佳说道:“佳姐姐难道不知道?有道是‘人不风流枉少年’,本宫要不趁着这个时候玩个够,那以后理万机的哪还有时间哪!”

    俏颜一绽,璟佳立即将手中的活交给一旁的璟伶,自己却走到朱见深面前极其好奇的向朱见深问道:“那下每天玩的那个蛐蛐真的有那么好玩吗?”

    倒是没预想到什么,朱见深仍是一脸愉悦的说道:“当然!”这时,璟卿已为他抚平衣摆处最后一道褶子。洒脱的一甩袍,朱见深意气风发的继续冲璟佳眉飞色舞的说道:“光是听到它们的‘歌声’本宫的心跳都跟着活了起来,更别说它们那强健而勇猛无畏的小板了!”说着,便抬步往外间走来。

    一惊,万贞儿立即垂首跪地。而眼前的明黄色衣摆只稍顿了顿,朱见深便又视若无睹的接着走了起来,看来,他这时的心还算不错,竟没有出口训斥她退下。

    “那奴婢今儿也得了只小蛐蛐,下能否能教奴婢玩啊?”璟佳紧跟着他出了里间,俏皮而天真的问道。

重要声明:小说《娘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