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殊途同归火燎原(1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一号 书名:娘妃
    这样僵持着,直到了三更天,外守夜的宫人亦已倾斜的靠在门槛上睡得很香。(读看看小说网)屋内昏暗的烛光中,万贞儿一个人还坐在边的圆木凳上,支肘强撑着昏昏睡的前额。

    “姑姑!”

    而半梦半醒中,似回到了沂王府的时候,她却突然听到了朱见深那依恋而撒的呼唤。立即睁开双眼,她的睡意即刻散尽。看到果真睁开了双眼的朱见深,更是立即伸手抚向他还显着苍白的脸颊,欣喜的问道:“深儿,怎么样,伤口还疼吗?”

    但朱见深依恋的目光,瞬间却又恢复了冷漠。他似有意间躲了躲她伸过来的手掌,低下眼睑不再看她,只淡淡的问道:“卿姐姐呢?”

    手心落空,万贞儿感觉到一片冰凉,许久方不自然的笑了笑,却仍旧是柔声的说道:“奴婢去唤她!”

    说着,她再看了一眼朱见深躲避着的眼神,终是叹息一声,转离开了。

    当她唤来璟卿来,接着璟卿帮朱见深换了敷伤口的药,再喂他喝下重新煎好的药汁,又看着璟卿将煨的清粥送入他的嘴里。最后,璟卿侍候着他躺下休息,帮他掖好了锦被放下赤红色帘账。这时,天空已微微露了白。

    接下来的几天,璟卿四人一天到晚的守着朱见深,而朱骥则更加是寸步不离。(.dukankan.Com百度搜索读看看)然而,在这个最让万贞儿担心的时刻,朱见深却突然喝令她,不准再出现在他的视线之内。于是,她更加心慌意乱了起来,却也只能急在里间的槛门外提心吊胆的守着。而幸好,又半月过后,朱见深终于能下走动了,血色也红润了许多。

    然而,面对朱见深的好转,万贞儿的神色却更加凝重了起来。一想到刺客竟能混进宫女当中,而且明目张胆的在御花园里行刺,她就神紧张。她认为,这个女子真正的背后定存在着一个庞大而利害的幕后,而且这也必定与大位之争有关!可他们没有直接向英宗下手,而是刺杀朱见深!看来,又只是储位之争!那么,又会是谁呢?英宗共有九子八女,除去八位公主和年幼过逝了的皇子们,剩下的便只有万宸妃所生,与朱见深仅差半岁之久的二皇子朱见潾和高淑妃所生的秀王朱见澍,崇王朱见泽与朱见深是一母同胞,所以他也可以除外。那剩下的两人之中,就以德王朱见潾德望最为出众。

    朱见潾,他在朱见深遇刺的前一天便出了远门,而他只比朱见深小半岁,也就是说他本与朱见深同岁,但却要因为这短短的半岁时间而与太子之位擦肩而过,想想多让人不甘。可他天资聪颖,而且比朱见深更得英宗喜,所以当英宗一复帝位,便迫不及待的封了他德王的头衔并赐藩德州。而最令人称疑的是,为什么英宗如此疼他这个德王,却只赐了个德州这么贫瘠的地方给他?然而,面对这样的待遇,朱见潾却从未表示过有所不满,反而为人更加低调谦卑了起来。似秉承了他那个行事低调,从来都是安分守己的母妃万宸妃的子。但也是因为这一点,便更助得他的声威在大臣与百姓之中高筑了起来。且钱皇后之前便已提起过他,看来他是最能威胁到朱见深地位的一个了!那么,到底会不会是他呢?

    沉思着,她信步走到了端本宫门前,而看到她脸色苍白,张敏忙上前向她问道:“姑姑,您这是怎么了?哪里不舒服吗?”

    神失措的她回神,忙向他扯出一个微笑,“我没事!”

    说完,又失神的往自己屋里走了。脑中却还在想着,十一年前的储位之争,朱见深被关进了沂王府,饱受凌辱。而六年前代宗为了永保帝位,又差点让朱见深丢了命。难道,这一次又是他逃不开的劫数吗?

    走回屋中,坐在桌前,她突然又失笑道:“呵呵,我还真是愚笨之及!想我大明朝,自太祖皇帝立朝以来,又有哪一代没有过帝王储位之争呢?要不是有当年成祖帝的‘清君侧’,又怎么会有今深儿的太子之位呢?”然而,似忽然又想到了什么,她顿时脸上又出了那种惊惶失措的表,“可是,到底这一次想要更储易主会是谁呢?是德王?还是其他皇子?或是哪位妃子?该不会,竟是哪位大臣吧?”右拇指再一次搓红了左拇指背,但她却没觉得痛,只更加恐惧的慌乱摇头道:“不,深儿受的苦已经够多了,我不能再让他受到任何伤害了!”说完,她便着魔了似的跑了出去,直往端本宫外奔去。

    “万姑姑这是要去哪儿?”而刚送走袁彬的朱骥回头之际看到如此惊慌的她,便担心的盯着她飞奔影问道。

    不知道为什么,万贞儿虽然恨他,却总在他面前毫不掩饰,“我要去把刺杀深儿的幕后凶手找出来,我不能再让他伤害到深儿的一根寒毛!”

    听了,朱骥却一把拉住她的手臂,靠近,用仅能她听到的声音沉声在她耳边说道:“此事自有袁大人去查,姑姑就不用去掺和了!”

    “你放开我!”她瞪眼挣扎着。

    “不许去!”朱骥却是更加严厉的‘命令’。

    侧头,万贞儿用满是嘲讽的眼神看着他,面对他表露无疑的担忧,只报以嗤之以鼻的不屑,“我不是朱将军,我不会贪生怕死,也不再乎功名利禄,请朱将军放手!”

    眼神一怔,朱骥手上的力道更重了一分。许久,不说话亦没打算放开她,只任她挣扎着。足有一刻钟,朱骥方咬牙向她问道:“在你眼中,我竟是这样的人吗?”

    再次开口,他说出的话却让万贞儿又不知所措起来,只有一时口不择言的回道:“难道,你不是因为贪生怕死而不敢出来指证他们吗?难道,你又不是因为贪功名利禄而对他们攀承附和的吗?”

    一听,朱骥更焦急了,似不想再被她误会下去,再一咬牙,他终解释道:“不、不是那样的。我没有出来指证他们,那是因为我知道,凭我一个人的力量想要打倒他们是远远不够的;而与他们的那些奉承与交,也都只是我用来麻痹他们的手段而已,我真正的目的是要找到更有力的、足够让皇上相信的证据!最终,也是要替于大人他们报仇啊!你看,石享这个贼子不是已经被正罚了吗?”

重要声明:小说《娘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