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怨生富来恨致丧(3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一号 书名:娘妃
    抬头,众人向源头望去,原来是执行英宗旨意的后宫于槐与司礼监牛玉赶来了。(读看看小说网)而让万贞儿震惊的却是,来的领头于槐竟是当年送给养到沂王府的朱骥。

    “朱大人?!”

    “朱大人?!”

    她与朱见深两人同时惊呓出声。

    朱骥沉默的向她望了一眼,接着鞠躬向朱见深行礼道:“太子下,卑职与牛大人前来执刑,还请下与一干等人回避!”

    轻轻额首,朱见深便抬脚领先出了长宫。

    回到端本宫,朱见深早已忘记了刚才帮忙做证的于槐,但璟卿却不能忘记。到了端本宫门前,于槐正想默默的转离去,璟卿却突然拉住他,“你等一下!”说完放开他,这才立即随着朱见深进了大

    众人转向里间,璟卿立刻向前,却没有为朱见更衣,只是跪下口中说道:“请下放了茹秋吧!那玉,奴婢已经找到了!”

    一回神,朱见深似才记起来茹秋是谁,亦立即想到了那玉,“玉呢?玉在哪里?”

    一听璟卿的话,璟仪便明白了她的决定,于是无奈的叹息一声,自怀中将玉取出来送到朱见深面前道:“下,玉在这里!”

    抢着将玉接了过来,朱见深终于笑容绽放,但旋即又严肃质问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这玉打哪儿找回来的?”

    顿时,璟仪与璟卿均是一脸的难色,谁都没敢开口。(.dukankan.Com请记住我们的网址读看看小说网)因为,怕这一开口又要将小易子的安危给牵扯了进来。

    “下,既然玉已经找回了,这就证明了茹秋是清白的,又何必再问原因?不如就先放了茹秋吧!”急之下,万贞儿不得不出来打了圆场。

    而听了她的话,朱见深已不再能似往常那般痛斥或无视,只尴尬的轻咳了一声,道:“来人,将茹秋放了吧!”说完,又负着双手又向外走去,“本宫去给母妃请安!佳姐姐受了惊吓,卿姐姐就陪着她吧,让张敏陪着本宫去就行了!”

    朱见深走了,璟卿便亲自去将茹秋放了,并将她带到了于槐的面前。夜色里,万贞儿只见端本宫前的假山花丛中有三个人就那么立着。

    “于大哥,茹秋我给你带来了,之前说的话你就当没听过吧!今后,你只好好待茹秋,我会祝福你们的!”璟卿终于忍痛说出了这句话,而对于槐的称呼亦从槐哥变成了于大哥。

    而于槐看着她,眼中有着不忍和心疼。但当茹秋的手握到他的的时候,那份心疼却又被强烈的幸福感覆盖。转眼看向另一方柔弱怯懦的茹秋,似终于明白了自己为何只对她动。璟卿太过坚强,坚强到从不让自己看到她脆弱的一面。但茹秋却不一样,她太过脆弱,脆弱到他想用生命来保护她!

    看着于槐对茹秋如此痴迷的眼神,璟卿心如针刺,但却又同时清醒了过来。原来,她的感从来都没能进入过他的心里!于是落寞的一叹息,她沉默着退出了这个战场。

    “后悔了吗?”与璟卿迎面而来,万贞儿看着她的落寞忍不住问了了出来。

    转过头,璟卿再次看向那里的两个人。清冷的月光,被端本宫前的宫灯渲染了一丝温暖,照耀着那假山花丛和那对恋人,轻风中摇曳生姿,那画面变得分外的美丽迷人。唇边勾起一个温柔的弧度,璟卿由心的道:“现在我才知道,不过是我们生命中一个无法抗拒的过客,而亲才是一直维系着我们生命的源泉!”

    从背后看着她,听了她的话,万贞儿突然间明白了,为什么当年在与逯杲分离之后,自己却没有因此而一蹶不振。

    “姑姑当年选择离开端本宫,是因为孙太后是你的亲人!那你现在又坚持要回来,又是因为什么呢?”

    又听到璟卿的疑问,她刚明白一点的心又开始混乱。是啊,离开端本宫,是因为她觉得孙太后像自己的母亲!那现在回来呢?这又是因为什么?难道,真的只是因为钱皇后的缘故吗?

    突然,璟卿又转过来笑着看向她,“是因为你发现了,其实太子下也早已经成为了你的亲人,是吗?”似没看到她眼中的惊讶,璟卿紧接着自言自语了起来,“太后娘娘是母亲,下是孩子。就像我对我爹有,而将来也会自己的孩子一样!是吗?”

    万贞儿失笑,原来一切竟是这样明了,只可笑自己在其中却还说不清道不明,只是一直有着一种感觉,一根牵挂的弦!接着,她坦然的笑了,并肩与璟卿往回走着,亦不再留恋那背后的迷人风景。

    昨夜回来之后,璟卿便已完全成为了万贞儿的同盟。为了帮她制造更多的机会,璟卿主动的提出了由她来侍候朱见深早起。而经过了昨天的事,她似乎对亲近朱见深也有了点信心。于是,第二天一大早,她便满怀着希望的立在朱见深的暖账外候着。而本在里间守夜的宫人已被璟卿退下,所以若大的空间里就剩下她一个。

    “卿姐姐,什么时辰了!”

    天刚朦胧,赤红锦账内便传来朱见深的迷蒙细语,叫的却是本该守在帐外的璟卿。万贞儿却豪不介意,只走上前边将帐帘收起,边道:“太子下,已经卯时过半了!”

    朦胧中仍然不知的朱见深闭着眼哈欠连天的坐了起来,抬手揉着双眼道:“唔,天越来越冷了,真不想起!”

    扶着仍旧精神恍惚的朱见深走出暖账,万贞儿同时向外间道:“太子下起!”接着四五个宫女捧着洗漱用品进来,她赶紧命人先取来衣衫为朱见深穿上,边道:“下先更衣,这样就不会冷了!”

    似感觉到了什么不对,朱见深眉头皱皱了,这才吸着气睁开一条眼缝来。惊恐的看到面前立着竟是她,于是立即一把推去,接着怒吼起来:“走开!”一个不防,朱见深眼看着她跌倒在地。又见她因疼痛而轻颦起来的眉头,便即担忧又厌烦的道:“谁许你进来的,还不出去!”

重要声明:小说《娘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