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怨生富来恨致丧(2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一号 书名:娘妃
    “这个胭脂盒,是下午于槐大哥亲眼所见你丢弃在花丛中的!我已问过太医院,刘妃娘娘今所中之毒与这盒中所盛之毒正是同一种!难道,你还敢说你不知道这是谁的东西吗?”说着,万贞儿直一声冷笑,冷冷的说道:“梅姑姑,你千辛万苦要消除的证据,却就是漏掉了盒檐边上的毒粉没有处理干净!”

    话听至此,英宗亦大概明白了其中的意思。(请记住读看看小说网的网址.Dukankan.com)但仍旧不敢相信的朝她后的于槐看去,眼中尽是一股说不出来的压迫感。

    而那于槐虽明知她有些地方是在说谎,但却也不曾犹豫的向英宗替她证明道:“回皇上,正是卑职亲眼所见!”

    瞬间,英宗怒火中烧起来,恼羞成怒的,不冲那梅好沉声威胁道:“梅姑姑,你最好能好好给朕解释清楚,这里面到底是怎么回事?”

    梅好开始不知所措的惊慌着,等回神,却又继续抓着英宗的龙袍哭喊道:“皇上饶命啊!奴婢是侍候刘妃娘娘的,这些事可都是她叫奴婢做的呀!奴婢冤枉啊,皇上饶命啊!——”

    一阵哭喊,终于让本躺在里面休息的刘妃无法安心。或许是刻意的穿了一素色衣衫便出来了,刘妃脸上的胭脂也只是淡淡的,两片薄薄的香唇上更加显然是没有经过任何装扮,淡淡的泛着白,正应正着她此刻的憔悴。她被宫女们搀扶着出来,看到大上的形,立即冲英宗撒道:“皇上,皇上这是怎么回事啊?”

    “娘娘救奴婢啊,娘娘!”此时已手脚大乱的梅好,却是见了刘妃便扑上去抱着她的双腿求救命,“娘娘,这一切可都是您让奴婢做的,您可得救救奴婢啊!”

    “梅姑姑,你胡说八道些什么?”似明白了什么,刘妃此时亦开始害怕了起来,“你整天这样疯疯颠颠的,再不安静下来,本宫就拔了你的舌头!”

    “那如果朕不住口,你是不是也想拔了朕的舌头呢?”这时,英宗早已按耐不住的起了向刘妃质问,“刘妃,你到底做了些什么,还不快从实招来?难道,非要朕动手吗?”

    直到眼下,刘妃方清楚的知道自己的事迹已被发现,但为求能知道是否还有得挽救,于是低头小声向梅好问道:“姑姑,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梅好这时也安静了下来,颤抖着细声的将所发生的一切说与她听。(.dukAnkan.COM读看看小说网请记住我)但见刘妃越听越苍白的脸色,英宗与大中人都明白,似乎不用再说些什么了!

    于是,英宗立大声下旨道:“来人,刘妃蛇蝎心肠不安本分,特赐白绫一条!另,宫女梅好行为不正,图谋害他人,拖出去乱棍刑毙!”

    两个女人,一听到这样的结果便立即发起了疯。

    刘妃立即踢开梅好,抱住英宗的双腿,“皇上,皇上饶命啊!臣妾、臣妾再也不敢了!皇上,看在臣妾与您也曾是夫妻一场的份上,您就原谅了臣妾这一次吧!求求您了,皇上!”

    “皇上饶命,皇上饶命啊!皇上饶命,皇上饶命啊!——”梅好则是没完没了的磕起了头。

    哪知英宗腿下一脚,就将刘妃踢开老远,只“哼!”的一声甩起衣摆便走了。

    刘妃已是披头散发的,此时更像足了一个疯妇般抓起梅好的衣领便指责道:“你个没用的老东西,你说你为什么要害本宫,为什么?”

    梅好亦早已被吓得脸色灰白,又知自己劫数难逃,便也不再掩饰着什么,“娘娘明查,那盒子奴婢确实是洗得一干二净了呀!至于,为什么她们还能从那上面得到证据,奴婢真的是不知道啊!”

    而这时,已被查明清白的璟佳正泪流满面的被璟卿她们拉起来,一干人等正随着朱见深离开这个大。但此时刘妃听梅好说得真切,又见万贞儿手中所持之物,便疯了一般的冲过去一把将脂粉盒抢了过来。慌乱的打开盒子一看,而里面却正如梅好所说的光明几净。她于是仰天大笑道:“哈哈哈、哈哈哈,什么都没有,呵呵呵,什么都没有!”接着便立即跌脚冲英宗追了过去,边喊道:“皇上,这里面什么都没有。她们骗了您,您被骗了呀!”却没看到英宗有任何停下来的留恋,她一时又脚下一绊,瞬间扑倒在地。而看着英宗迅速而冷漠消失的背影,她已已近崩溃,也不管扬起的风尘脏了衣衫与面容,只哭着直叫着‘皇上’,言语中却尽是绝望。

    而突然,刘妃又将盒子一丢,反迅速的掐上万贞儿的脖子,面容狰狞而扭曲的道:“是你,这一切都是你造成的,本宫要你陪葬!”

    周围立即惊声四起,而朱见深也已然压制不住自己的焦虑与怒气,他第一个冲出来警告着已经发疯了的刘妃:“毒妇,你最好快将她放开,否则休怪本宫不客气!”

    而那刘妃却是冲着他咧嘴一笑,“哈哈哈,太子下,做你的奴才还真是好啊,都能让你这么舍命相救!可是那时候,你怎么就不收下我呢?要是收下了我,又怎么会发生今天的这一切!”说到这里,刘妃已是一脸的不甘,转而一只手指向璟佳喊道:“还有你!”随着喊声,刘妃掐着万贞儿脖子的力道也重了些,致使她不得不发出一声轻呜,而刘妃却似没听到一般的继续抽搐着向璟佳说道:“你又凭什么来侮辱本宫?一个只能做一辈子奴才的人!啊——啊——啊——”刘妃开始有些歇斯底里,单手疯狂的抓着头发尖叫,而随着她的越来越疯狂万贞儿也被掐得越来越紧,到最后已经难以呼吸。

    朱见深更加怒红了脸急道:“你快放开她!”

    而听着他的焦虑,万贞儿逐渐被模糊的意识突然清醒了许多,唇角亦被她艰难的拉出来一个弧度。

    “啊!”

    突然,正掐着她的刘妃被踢去老远,痛苦的尖叫着,而她亦同时跌坐在地努力的呼吸着。

重要声明:小说《娘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