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怨生富来恨致丧(1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一号 书名:娘妃
    这才想起来茹秋的事,不想她们一时急完全将茹秋给忘了。(读看看小说网)于是走上前,她向于槐解释道:“璟卿不在,你先回去吧!至于茹秋,她暂时也不会有事的!”

    于槐并不认识她,但听她说的话却似也猜出了她的份并不一般,且又听她将茹秋的事说得这样肯定,便将眉头松了松。却也没有走,只从怀中取出一个脂粉盒放在手心,向她说道:“这是在下看到梅姑姑丢在花丛里的!太子宫与刘妃那儿的事我也听说了一些,想这个可能对你们有用,所以特意捡着送过来给峦妹的!可既然她不在,那就请这位姐姐代为转交吧!”

    一想,这可能是刘妃下毒的唯一证据,于是双眼一亮,万贞儿立即接过来打开一看,里面却已被清洗得发亮,什么都看不到。惊喜瞬间被化为乌有,她泄气的垂下双肩,万般无奈。但突然,她又一咬唇抬头向于槐问道:“这是你亲眼所见,被梅姑姑丢的吗?”

    有一丝不解,但于槐最后还是极其肯定的向她回道:“是!这绝对是在下亲眼所见!”

    又想了想,万贞儿最终决定了什么似的握紧了手中的胭脂盒向于槐请求道:“那你可愿意再帮一帮璟卿?”

    先是一愣,接着于槐立即毫不犹豫的点了点头。

    于是接着她说道:“好,那你随我来!”

    带着于槐一路往太医院里急走,接着找到医治刘妃的太医,然后问明了刘妃所中之毒。这时,天已大黑,但万贞儿却没有稍停脚步,而负守职责的于槐竟也一直默不作声跟着她马不停蹄。(请记住读看看小说网.dukankAn.com)最后,来到刘妃居住的长宫前,她吸气再次将手中的脂粉盒紧握抬头往里走去。

    “父皇,这里面一定还有问题!”长内传出朱见深明显已压不住火的怒吼。

    “够了!”而英宗也显然很不满意,自己的儿子对自己这么大呼小叫的,“你为太子,居然为了一个低的宫女百般强词,这成何体统?!”

    “可是父皇——”

    但还未待朱见深再次说完,英宗已拍案而起,大喝道:“来人,宫女璟佳图谋加害刘妃,拉出去斩了!”

    一惊,万贞儿立即夺门而入,“奴婢万贞儿参见皇上,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

    后于槐亦随步而来,“卑职于槐参见皇上,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

    英宗皱眉,问道:“万姑姑?你怎么来了?还带着个侍卫!”

    而中其他人当然也都是一脸迷惑的神色。

    万贞儿跪着,但眼角却已撇到了站在英宗下首梅姑姑夕阳红色的衣摆。收回视线,她向英宗回道:“回皇上,奴婢刚发现,原来刘妃娘娘中毒一事,另有隐!”

    英宗与朱见深已为此事争执了小半天,已是不耐。于是,一挥袖,直接向她命令道:“此事朕已有所定夺,你无需再说了!”

    “可是人命关天,奴婢不能不说啊、!”万贞儿却豁出命的直接顶撞英宗。

    果然,一道寒冰的视线向她来,英宗的脸色早已变得暗沉。

    这时,梅姑姑也按奈不住的上前向她警告道:“万姑姑,皇上说得还不够清楚吗?你难道敢抗旨不成?”

    中人已然为她捏了把汉,但万贞儿却仍旧不动声色,只坚定的向英宗请求道:“皇上向来公正仁慈,奴婢相信,皇上定不会让一个宫女蒙冤的!”

    看着她无畏的神,英宗稍敛了敛眉目。最终压下怒意,甩袖坐回软坐,语含警告意味的向她扬声道:“既然万姑姑定要坚持己见,那朕就再给你们一次机会。但若最终还是证明不了她的清白,万姑姑可是要知道后果的!”

    低着头,万贞儿自是知道英宗话中的意思,但已骑虎难下想回头都已来不及了,“奴婢甘愿同罪!”

    她此话一出,璟卿璟伶璟仪睁目大惊,而与她一样跪伏大的璟佳亦是猛然抬头,万分激动的看向她。众人各有心思,但最震惊却是早已脸色大变的朱见深。看着大中视死如归的她,朱见深眼中尽是心痛和焦虑。

    “你起来回话!”

    英宗发话,于是万贞儿站了起来,抬头开始为璟佳亦是为自己辩解出一条生路。

    在英宗默许的示意下,她开始走向璟佳,问道:“璟佳,你可知道刘妃娘娘中的是何毒?”

    “奴、奴婢不知!”璟佳心有余悸。

    回头,万贞儿再问向梅好,“那梅姑姑总该知道吧!”

    梅好此时还是一派镇定自若的神态,只不屑的道:“这个,万姑姑应该去问太医!”说完还不忘加一句,“哼,这人想来害刘妃娘娘,活该她害人害已!万姑姑又何必多管闲事呢?”

    万贞儿却脸色一正,立即上前向梅好喝道:“大胆梅姑姑,你为长宫掌事姑姑,却监守自盗,图谋毒害刘妃娘娘,到底居心何在?”

    一惊,梅好脸色惊变,后却半步,却仍旧强自镇定的厉声质问她,“胡说八道!万姑姑你竟然为了救这个人如此含血喷人,我倒要问问你居心何在呢?”

    双眼微眯,万贞儿眼带危险的向她靠近,“你不肯认?”

    心虚的避开她的双眼,那梅好开始双手有些发抖。最后双腿一危,却是扑向英宗哭求道:“万姑姑无凭无据,摆明是在陷害奴婢,还请皇上替奴婢作主啊!”

    却不等英宗开口,万贞儿手持于槐送来的胭脂盒放大到梅好的眼前,“那梅姑姑可还认得它?”看到梅好赫然变青的脸,她眼神一冷继续说道:“这里面装着什么,想必梅姑姑最清楚不过了吧!”

    眼神一惊,但梅好却还还硬撑着否认道:“这里面是什么,我怎么会知道?这又不是我的盒子!再说,一看便知这是胭脂盒,里面装的自然也是胭脂了!”

    “你还敢狡辩?”万贞儿审问的声音却一声大过一声,这气势足以将梅好的心虚吓得原形毕露。

重要声明:小说《娘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