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竟似人比空怨轻(4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一号 书名:娘妃
    “哎呀,你笨哪!他现在是答应你了,但只要你救了那个茹秋,他的心思还会回到你这儿吗?到最后,还不是为他们作嫁了衣!照我说,还是得把那个茹秋给除彻底了,否则,对于槐哥的事你想都别想!”

    被璟仪一阵气愤的打断说话,一向最为镇定自若的璟卿却突然失了方寸,不又沉默了起来。(读看看小说网)

    许久不见璟卿的回答,璟仪开始不耐烦了起来,“唉,好了好了好了,我也不你了!你好好考虑清楚吧,这玉佩我会先留着,等你想好了再来告诉我!”说完,屋内便响起了她的脚步声。

    耳贴门扉的万贞儿赶紧直起子往远处一退,刚整理好风乱的发丝抬头,便已对上了璟仪疑惑的双眸。讪讪的笑着,她强定自若的说道:“璟仪也来找璟卿姑娘啊,我也是,我也是!”

    狐疑的看着神色有些紧张的她,璟仪犀利的问道:“万姑姑找姐姐有什么事?”

    “哦,得到皇上特旨,要璟佳姑娘替新晋的刘妃娘娘做糕点,这璟佳姑娘啊被气得不行了。我就是来跟璟卿姑娘说一声,让她帮劝着璟佳些,可别因为这点事,弄出个大乱子来!”真是到急时才显智慧,万贞儿不得不在心里面替自己应变的能力大赞一番

    暗松了口气,璟仪这才对她露出微笑,“哦,这事是得马上跟姐姐说,也只有姐姐的话璟佳才听呢!姑姑快进去吧,我也该去准备准备下下朝更衣的事。(.dukAnkan.com读看看小说网更新我们速度第一)”说着,璟仪难得的向她稍稍额首后走了。

    看着璟仪的影走远,万贞儿方回头敲响了璟卿的房门。

    “进来!”很快,便从里面传来了璟卿复又端庄的回应。

    她推门进屋,再反手将门带紧。再转头,玉台金柱,雕栋画梁,不愧是朱见深宠的宫女,璟卿的这间屋子倒也住得下一个千金闰秀了。

    “万姑姑来,不会真的只想告诉我璟佳的事吧?”冷不防的,璟卿却先开口问着仍自欣赏这房间的她。

    思想还在朦胧中的她听到璟卿的问话一惊,转头莫名的出声,“嗯?”却是还没反应过来。

    端起手中的紫砂茶杯,璟卿自茶水间冷笑着抬头,看着她的神明显的在告诉她,一切尽在她的掌握之中。“万姑姑一大早便跟踪我,还三番两次的去看茹秋,难道,打探到的问到的竟都是有关璟佳与刘妃之间的瓜葛吗?”

    万贞儿一笑,却似轻松了下来,“果然璟卿姑娘不是一般人!既然这一切你都看在眼里,而且你还任由它发生了,那么,我看我也就不用再跟你多说什么了!因为我相信,你不会让太子失望的!”

    璟卿却站了起来,走到她面前,面含讽刺的说道:“姑姑难道就不怕,我会跟你以前一样,为了某种自私的原因而舍弃茹秋吗?就像你当年不顾一切后果的,舍弃太子下一样!”

    一愣,万贞儿心中又泛起那种自责与心痛,低眉再说道:“所以我来劝你,劝你不要重复我的错误!没错,没有没有后悔的人生,但有时候有些后悔是可以避免的!如果当年有个人能告诉我,我的那个举动,会造成今天这样的后果,我也就不会离开他了!”

    然而轻蔑一笑,璟卿却冷冷的问道:“那万姑姑今儿是来告诉我,当我舍弃了茹秋之后的后果吗?”

    璟卿虽将伤痛藏得很深,但万贞儿却仍旧看得到。不想再看到那悲凉,她转过看着窗外透进来的阳光,缓缓的说着:“有些时候,人与人之间也是不能以心换心的!譬如感,那不是你付出多少就能换回多少的!如果茹秋死了,不管你相信不相信,对于于槐,就只有三个下场。”又转回头,她双眼定定的看着璟卿,似容不得她一丝的逃避,“第一种是如你所愿,他会将茹秋彻底遗忘而上你;第二种是变得的心灰意冷,从此不再上任何人;第三种则是干脆死了,继续去追寻着他所的人!”说着,却是她自己心中猛然一痛,不又想到逯杲。因而似更迫切的想让璟卿明白什么,锁眉,她双眼紧盯着璟卿,问道:“一个薄的人,或是一具行尸走的躯壳,又或者是一副冰冷的棺材,这些,予了你又有何意义?”

    被她一步步的紧,璟卿坚冷的外表终于被击垮。她开始惊慌失措有,她的眼瞳开始失去集聚,变得迷茫而不知方向。她跌跌撞撞的走向圆桌,手掌撑着桌面痛苦而无神的说着:“所以,她死了,痛苦的是我们三个;而她活着,痛苦却只有我一个!”

    不忍璟卿如此痛苦,但万贞儿却又不得不再接着劝她,“璟卿,人之所以珍贵,是在于他有心;而心之所以珍贵,是在于它总能告诉我们自己最真实的想法!所以,当我们难以抉择的时候,只要静下来倾听那里的声音,往往困惑便能不攻自破!”覆盖着璟卿撑着桌面的苍白双手,她最后语重心肠的说道:“把手放在心上,听听你自己的心声,到底该舍弃什么,该留下什么?千万不要让自己,有太多的后悔!”

    定定的望着她,璟卿已丝毫没了那冷漠的防备,只是满脸凄迷。

    看着璟卿的样子,万贞儿知道自己再不用说什么了。转走到门边,她伸手扶上门槛,走却又停了下来,背对着璟卿再一次提醒她道:“璟卿,除了,我们要珍惜的还有很多!”

    最终,她走了,只留下一片空洞任璟卿独自去思考着。再回头看着那紧闭的门扉,但她却似能透过纱窗,看到屋内璟卿正缓缓的跌坐到楠木凳上,那泪水亦开始缓缓的流下。渐渐的璟卿眼泪越来越多,抽泣声也越来越大,最后她甚至能听到璟卿扑倒在桌面埋首痛哭的声音。而在门外,她沉重的叹息一声,低言道:“我失去的,不想你再失去!”悠然转离去,微风中,她的眼角亦含着一滴晶莹。

    转来到大,朱见深已从大本堂回来,而璟伶亦两眼含的正为他更衣。

    朱见深一边配合着璟伶更衣,一边不停歇的问道:“卿姐姐呢?怎么没看到她?”

重要声明:小说《娘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