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物是人非空余留(4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一号 书名:娘妃
    足有一刻钟,万贞儿似已被遗忘般的保持着行礼的动作,虽脚下已有麻意传来,便倔强的她却仍旧面不改色的保持着。(读看看小说网)

    “下,何不先唤万姑姑起来,这样下去怕是要倒了!”终是外相纤柔的宫女首先不忍的帮着劝说朱见深,声音柔弱的就如同她的外表。

    可姿高挑的那个却明显不太赞同的直向她摇头皱鼻的阻止,奈何她却只回以淡淡的微笑。

    而朱见深听了她的话却也只是稍一停顿,接着便向一旁的端庄宫女撒的说道:“卿姐姐,我想吃桔子了!”

    于是那宫女伸手拿起软坑矮几上,用雕花高脚金莲果盘装着的一颗上好桔子剥了起来。而此时,璟佳亦传了膳进来。一个接着一个捧着膳皿的宫人,随着璟佳的指挥来来去去。紧接着,朱见深开始用午膳,而万贞儿却依旧这样跪着,直到有人面露焦急,直到有人的脸色从幸灾乐祸转变成担忧,她却还是一直这样跪着。

    无视她的存在,朱见深一直以轻松不羁的态度,在她面前用膳嘻笑用功玩乐。他的神色亲昵,但却没有一个人敢为她求,大概这才是朱见深最反常的表现吧,以至于连一向最为通航的璟卿都猜不透他的心思,亦不敢妄加动作。而自谈话中,万贞儿亦已能辩明这‘四大宫女’了!

    深秋的夜晚来得较早,到了戌时天地已然笼罩在一片黑暗当中。晚风瑟瑟,所有在外的人不都要多加一件外衣裹着。(请记住读看看小说网的网址.Dukankan.com)端本宫荷塘里倒映着的弯月,隐隐约约的透着一股寒意,伴着荷香随着清风吹过参差不齐的夜影,吹进了大。左稍里间瓷皿叮当相撞,朱见深又在用晚膳,边陪着只有璟佳和璟卿二人。正侍候朱见深用膳的璟佳,却时不时偷着用余光看向左稍间的进口处。那里,万贞儿仍然像化石般的蹲着,只有风吹着发丝和衣衫的颤动,那曲着的双腿还有躬着的躯和低垂的头却倔强的纹丝不动。

    用罢膳,朱见深却并未休憩,起直接去了永宁宫给他的母妃周贵妃省安去了。一个时辰过去,朱见深再次踏进端本宫大,却始终未正眼瞧一下左梢间入口处石雕般蹲着的她。洗漱、宽衣、睡觉,朱见深就这么躺到了楠木香上。

    天冷、地冷,而万贞儿的心更冷!

    “万姑姑起来吧!”

    耳边响起了轻轻的呼唤,但她却已分不清这是谁的。

    又感觉有一只温暖的手轻碰了一下她的肩,“万姑姑,下已经睡下了,您也起歇着去吧!”

    万贞儿很想想转头看看,这个温暖的声音到底是谁。但除了轻风吹起的发丝和衣衫,她的体却是僵硬的,硬得就像石头一样,一动不能动。

    “姑姑?”耳边的声音开始有些焦急。

    “她怎么,还不肯走吗?”紧接着,又响了另一个声音。

    “她不动了!”似有人在她冰冷的肌肤上触摸了一下,紧接着她便听到了一声尖呼:“啊,她体是冰凉的!”

    “怎么样,不会是死了吧?”另一个声音也急了。

    似又确认了什么,那个温暖的声音这才呼了口气说道:“还没有!”又感觉到了声音主人伸过来搀着她肩膀的温暖双手,“来,我们扶她回房吧,再这么下去,不饿死也得冻死了!”

    这么着,万贞儿这才安心的失去了意识!

    当万贞儿意识清醒时已是次傍晚,她蠕动着干燥的咽喉,似都要裂开了一样难受,不迷糊中渴求道:“水、水、水——”

    朦胧中,一滴救命的清凉从嘴唇一直润过咽喉直到心田,她扯动着干裂的唇瓣,舒心的叹了口气,继而又渐渐睡去。再次清醒过来时,她还未睁眼,首先听到的是璟仪的说话声和两人越行越近的脚步声。

    “你是说那个新进的刘淑女?”璟仪不知是在问着谁。

    “就是她,全上下一股狐味!你说,就凭她也来勾引咱们太子下?哼,真是只不识好歹的狐狸精!”却是璟佳愤愤不平的声音接着回答。

    “好了,你不也狠狠的羞辱了她一番吗?怕是她再也不敢出现在下面前了,你就别气了啊!”璟仪含着笑意劝她。

    提到羞辱刘淑女这件事,璟佳的心明显好了起来,“那倒是!你是没看到她当时的脸色,哎哟喂,那叫一个爽啊!只差没跟关公他老人家拼比了!哈哈——”声音越走越近,最后停在了她的边,“哎,你说她怎么还不醒啊?都睡了一天一夜了!”

    听到一声轻笑,似有人伏替她掖了掖被窝。接着是璟仪的声音说道:“我说,下这次也真够狠的!按说宫女调遣这万姑姑也做不了主的啊,还不是得听上面的命令!下干嘛要怪她啊?再说了,要是真看不顺眼的,就找个理由将她赶走不就得了。如今这样不闻不问的,到底是要我们理她呢还是不理她呢?”

    接着璟佳也跟着为难了起来,“就是啊,我们一连两次的试探,都没能确认出下的心思,可这表面看来下确是讨厌她不是吗?那为何我们以他的名义帮她请太医时,下却又没生气呢?”

    听着她们对话的言下之意,万贞儿得出了一个结论。朱见深此刻还没原谅自己,但却也没到能恨到看着她死也无动于衷的地步。而这以璟卿为首的四大宫女也并非有意为难自己,只是猜不透朱见深真正的心思,所以才不冷亦不罢了!而这样想来,这四人倒是与她非敌亦非友了。

    “不好了,璟佳!”

    突然,就在万贞儿睁开双眼的那一刹那,看着端庄得体的璟伶却气喘吁吁的跑了进来。面璟伶的突然闯入立即便引得璟仪璟佳均回了头,以致并没人看到她的醒来。于是,她只能自己强撑着虚弱的子半坐起来,而第一眼看到的便是那铺着五彩锦缎圆桌上的那碗玉露白米粥。

重要声明:小说《娘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