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物是人非空余留(2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一号 书名:娘妃
    “哎,你可别说,这覃大哥做的糕点还真是越来越好吃了呢!”一个宫女咯笑着接道。(.dukankan.Com请记住我们的网址读看看小说网)

    那个不满的声音再次响起,“呸,不要脸的小,怎么就好吃了!昨儿不是才说本公公炖的燕窝天下第一吗?怎么今儿看到小白脸就转舵啦?”

    “呵呵,易公公别生气嘛!您炖的是燕窝,这覃大哥做的是糕点,这两者跟本就没有可比嘛!您说是吧?”那小宫女讨好的声音紧接着响起。

    “你又来做什么?难道是点心又不合太子下的胃口了吗?”

    突然,正听得出神,却从万贞儿背后响起了一个熟悉的、饱含不屑与怒意的声音。转看去,她方认出,后立着的竟是刚被自己打了的那个厨监。而再次对上他清秀脸庞上的那对深邃眼眸,她已深信这人定非泛泛之辈。低眉又回想起方才窗外的谈话,她遂问道:“你就是‘覃大哥’?”

    他却不以为然,只又伸手拍了拍后的灰尘,不再瞧她一眼,直接便走到她后的水缸处,舀起一盘水来净手,边不屑的问道:“不敢,奴才覃白是也!怎么?姑姑又要来训斥奴才们不该聚众闲谈?”

    看覃白净了手,又直接抓起了一把面粉洒到案板上,似并未打算再理她。而万贞儿知道,他定还是在生气自己之前的所作所为,随之又想起早上的那一幕,她这才明白,原来温柔宫女的背后是刀,而冷漠的他的背后反而是温暖。(读看看小说网)于是,她垂下头,甚觉愧疚的在覃白后开口道:“之前是我错怪了覃公公,还请覃公公不要见怪!”

    看覃白手中的动作停了下来,转过来,却是向她怪声怪气的道:“哟,可别!姑姑可是这整个端本宫的掌事,奴才哪敢当哪!”

    听着这虚伪的敷衍,万贞儿一急,再近覃白一步焦急的解释道:“我一来便与太子下赤脸相对,又被所有人排挤戏弄,一时急这才误会了你。难道,你就真的这般不通理,一次都不肯原谅我吗?”或许是覃白那不畏强权的不以为然,所以,总觉得在覃白面前她无需面具。因着,一冲动,竟毫不顾忌的将自己心里的话全说了出来。

    可她这一说,倒让那覃白愣了神,反又看到她已红了的眼眶,便立即慌手慌脚的道:“你、你这是干什么啊!我又没说不原谅你,你干嘛一副受了委屈的模样啊!快、快把眼泪收起来,不然让人看到,还以为我欺负你了呢!”

    而看着覃白如此惊惶失措的表,万贞儿却忍俊不了起来。知他已不生气,便又转悲为喜接着问道:“那你先告诉我,璟卿、璟伶、璟仪和璟佳这四个人到底是怎样的人?”

    听了她的话又是一愣,片刻,覃白只又赶紧转过去,手里搓起已和了水的面粉来假装忙碌,同时口中吞吞吐吐的回道:“她们、不就是端本宫里的‘四大宫女’吗?璟仪姑娘掌管太子衣冠,璟佳姑娘掌管太子饮食,璟伶姑娘掌管太子起居,另一个璟卿姑娘就是常随侍太子下的宫女啊!”

    “那我为何不见她们?”

    “这、这我怎么知道?她们是‘四大宫女’,在哪儿在哪,我也管不着啊!”

    “你——”又是一股闷气上头,万贞儿抬手指向覃白,却是急得许久都说不出话来。最后,似哀愁又上了心头,低头含着重重的鼻音在他后叹息道:“原来,真的没人愿意帮我了!”

    “哎!”而听着她的哭腔,覃白又回头万般无奈的唤着。

    再抬头,万贞儿眼里满是失落与凄凉。

    然而,虽看着她的神皱了皱眉,覃白却又是半天也没出声。

    于是又撇了撇嘴,万贞儿负气的横过眼去不再看他,只委屈的问着:“你又叫我做什么?不是不肯告诉我什么吗?”

    说完又斜眼偷偷的向覃白看去,只见他向天翻了个白眼,然后无奈的叹一口气,又在盆中净了手,再将水往上的衣服上蹭着,这才说道:“她们四人以璟卿为首,是端本宫里最漂亮也最得宠的宫女。初玉害你,玎玲骗你恐怕都跟她们有关!初玉你知道是谁吧?”

    这才转回眼来看着覃白,但听他问,万贞儿便又低眼想了想,似乎也已猜到了覃白所说的,应该是一早骗她到里间打扰朱见深的那个小宫女。于是复看向他,对着他点了点头,覃白这才又接着说了起来。

    “她们四人得宠,倒也不是毫无根由的!只因璟伶姑娘细致周到,璟仪姑娘一手好女工,璟佳姑娘则对饮食方面了解甚透,而且有一手糕点绝活。最后,璟卿姑娘很懂察言观色而且善解人意,她一直随侍太子边,亦是最得下喜之人。今一早她们便都被贵妃娘娘召去了,方才回来,所以你才都没见过!”

    “那,她们是同时进宫的吗?”

    “倒不是。她们之中璟仪进宫最早,是在十岁的时候。她老家在南边,进宫后先是被派到了尚衣监几年,后来无意中被下发现才调来的,今年刚好双十年华;璟伶璟佳则是同一年也是比璟仪迟来了一年,而且是同乡,都是从北边来的,早先也是分别在司礼监和银作局侍候的,同样是被下看中而调遣过来的,她们同岁,正好十六;只有璟卿姑娘,她最年长,今年二十有五了,而她也是最后一个进宫的,还是唯一一个进宫后直接被编派到端本宫的。有趣的是,刚来的时候她还是个不懂事呆头呆脑的傻丫头,直到一年前,不知为何她竟突然变得分外懂得讨人欢心,特别是对太子下,那可真是士别三当刮目相待啊!”

    “一年前?”

    “嗯!”

    “那一年前到底发生了什么?”

    “哟,这可多了!那一年总共死了不下百十个宫人,被暗害的明罚的自缢的那可就分不清了!还有,还疯了一个娘娘和一个奴才,如今还被关在冷宫里呢!”

    “那璟卿又是哪里人?”

重要声明:小说《娘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