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物是人非空余留(1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一号 书名:娘妃
    一路失魂落魄的走到坤宁宫,这里,众妃来祝贺的闹方散尽,空气中还遗留着不同的胭脂香味。(.dukankan.Com百度搜索读看看)进了宽敞明亮的宫院,满眼的鲜花异草却并未能让万贞儿驻足。直到踏进大,她才对眼前的景致感觉到亮眼。富丽堂皇的大,安凤座金屏,兽鼎香炉,楠木高几和精致绣品,这与绛雪轩里比简直是人间与仙境。此时,钱皇后仍坐在大的凤座上,头戴金髻,髻环九龙九凤,额前饰以翡翠珍珠,髻顶一枝五色细宝精致花朵为饰,垂下一圈短短流苏以遮髻顶,那叫一个尊贵。赤红宽袖长衫,搭着明黄色绣龙戏凤比甲,她此刻方觉,比之青衫念珠,如今的钱皇后才更有威仪。只有那深黛下一双无神的双眼,高鼻下轻抿的双唇,和仍旧不温不火的那张脸还能看出她一如既往的淡然。

    “今贞儿初到端本宫,何故还有空闲来这里?”钱皇后的声音亦依旧是那般的和蔼可亲。

    又想到朱见深的怒意与不满,她忍不住失落的回道:“皇后娘娘,请恕奴婢无能,恐无法再教太子下了!”

    钱皇后却面不改色,只唇角稍动,向她问来:“这又从何说起?”

    “太子下不愿看到奴婢,若奴婢执意待在端本宫,恐怕更会弄巧成拙,更让下不得安心学习了!”

    “呵呵,原来是这样!”钱皇后竟面露微笑,轻松的问着:“那你可知,太子为何会这般对你?”

    听着这个提问,万贞儿不迷惑,略有迟疑的道:“自然是奴婢愚钝,讨不到太子下的欢心!”

    端坐在凤坐上,钱皇后却是改成一脸认真的向她说道:“贞儿啊,冰冻三尺非一之寒!你让太子足足伤心了六年,难道,还不该受他这几天的气吗?太子还能这般对你,那说明你们之间的怨恨还能化解。(.dukAnkan.COM读看看小说网请记住我)否则,他若不再理你,你又当如何呢?难道,你却想放弃太子了不成?”

    皱眉,万贞儿也知道,对于六年前自己的离开朱见深一直是耿耿于怀的,只是终究不知该如何去化解朱见深的这份不满,也不知到底是不是能化解得了这份怨恨!于是,又问道:“奴婢愚昧,还请娘娘能指点迷津,告知奴婢如何才能化解太子下心中的怨气呢?”

    低了低眉钱皇后轻叹一声,说道:“事在人为!再冷硬的冰雕,遇到火也会被溶化的!况且,太子怨你虽是应该,但无从何生怨。所以,一切就看你的用心了!”

    听了钱皇后一席话后,万贞儿顿觉眼清心明。而她那句‘无从何生怨’,这更让她重拾了信心。于是,她立即笑了起来,急忙跪下向钱皇后谢道:“奴婢谢娘娘提点,奴婢这就回去!”

    抬眼,钱皇后也扬起了笑,又向她额首道:“好,去吧!”

    接着,阮姑姑送她出坤宁宫。而在临别时,她却突然向她问道:“听说端本宫里有四大宫女,叫璟卿、璟伶、璟仪和璟佳的,不知你可见过了?”

    ‘四大宫女’,如此名号响亮的人万贞儿又怎能不知,只是好奇这时阮姑姑为何问起这个,所以不侧头诧异的问道:“我倒是隐隐的听说过,却是没见过的!怎么,姐姐倒是很了解的样子?难道,姐姐跟她们很熟吗?”

    可对于她一口气提出的一连串问题,阮姑姑哑然失笑,只回说道:“倒不是,也只是道听途说过!但你即要在端本宫里立足,何不去了解一番。‘擒贼先擒王’,既然她们被称之为‘四大宫女’,想必是很得太子下宠的,这样说来若能得到她们的扶持,你接近起太子来不是更加便利了吗?”

    眼中一亮,万贞儿觉得眼前的路不又多了一条。于是,又连忙谢过阮姑姑,便更加加紧了脚步往端本宫里去了。

    所以一回到端本宫,万贞儿便开始想方设法的去了解这‘四大宫女’的事

    “小敏子,你真的不了解她们四人吗?”她首先打听的对象,便是守门的太监张敏。

    “呵呵,光听这名号就能知道她们的地位,又哪能是奴才这样低下的人可以亲近的。奴才只能说她们生得很美,也很聪慧。当然啦,这脾气也是有的。但若论了解,奴才却还谈不上。要不,姑姑还是去问问膳房里的公公们吧,那里可是宫女们常去用爵舌头的地方,他们听说的或许多些呢?”

    听张敏言之有理,万贞儿一思量便又转脚来到了膳房。可此刻的膳房里除了一应用物,就如同她初次来时一样,空的没有一个人。走进去左右找了找灶前柜后,却仍旧是毫无人影。失落的转走,却在这时突然听到了后槛窗外下嘻笑的闹。

    “要说这新姑姑也着实够可怜的,无缘无故的便被这么折腾了一番,也不知还会不会回来?”一个小宫女这样说道。

    “照说,如果是我,我就不回来了!皇后娘娘那树大好乘凉,何必再来受这罪呢?你们说是吧!”另一个小太监接着说道。

    “这也不好说,要知道,皇后娘娘始终是没有子嗣的。要论长久之计,还不如留在这里讨太子下的欢心呢!这样,总归有个好去处不是?只是,为什么四位姐姐却都不喜欢她呢?”这个声音有点熟悉,但万贞儿却说不上她的名字。

    “哎,不说她了!我倒是听说新进了一批秀女,过两天就要选了。呵呵,又有闹可看了!”不知是哪个宫女,突然提起了这个话题。

    “真是无聊,秀女年年进,又有什么闹可看的?唉,不跟你们瞎扯了,我还是去钻研我的‘食经’去咯!”这时那个听来似曾相识的声音突然不再与他们为伍,似站起来走了。

    接着便是另一个尖细的嗓音嗔道:“哼,走便走吧,谁还会拦着你不成?”似对他有些不满。

重要声明:小说《娘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