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千里曲径绕峰回(2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一号 书名:娘妃
    钱皇后说得在在理,而且字字直达万贞儿的心里。(读看看小说网)不知不觉,她已对这个,平里总是默默无闻的后宫女人有了新的了解。她仁德、无,所以她宁静安详,所有事到了她的眼里总能那样透彻,虽然不是朱见深的生母,但她却还是同样能设处地的为他着想。再想想周贵妃,那却是个完全反面的典型,一生都只愿纠缠与各宫嫔妃的争宠之间,更是一刻都不能忘却她的把权施威。又想到,当年自己离开端本宫时的形,朱见深的愤怒与咆哮,朱见深的不敢相信和他的失望与挫败,这一切第一次那么明显的在眼前重复。画面在他的各种表中跳跃,引得她的自责让她不能呼吸。

    可最终,她仍旧心有余悸,她仍旧不敢再去触碰那座冰山,只再次向钱皇后问道:“娘娘,奴婢还有得选择吗?”

    听钱皇后先叹了口气,方失落的说道:“你可以再行考虑,但,时间不等人!德王与太子仅相差半月之大,但德王的睿智仁德那可是人人称赞的 ,怕是一个不小心,太子将要再次面临被废的局面!”

    听着这个自己不曾设想过的结果,万贞儿心中咯噔一声,她的心跳落空半拍,不瞪大了双眼。

    出了降雪轩,万贞儿心不在焉的走着。夜已降临,宫人将一个接一个的宫灯点亮,看着眼前那随着道路弯延的被白色纱布渲染得发白的烛光,她更觉着了深秋夜里的冰凉。这时,迎面走来两个宫人,白衣素容却显得更加清秀柔弱。与她们匆匆擦肩而过,她甚至连她们的长相都不曾看清,但那隐隐约约的谈话却如见缝插针般的钻进了她的耳朵。

    “听说今天太子又惹皇上生气了,简直是大发雷霆了呢!”

    “可不是吗?要不是有德王下劝着,怕是太子又有好果子吃了!”

    “哎,你说,是太子好呢?还是德王下好啊?”

    “恩,要说,我还是比较喜欢德王下。(请记住读看看小说网.dukankAn.com)英俊潇洒英姿不凡,学问也好,就连对下人都那么和善,上次还赏了我好些东西呢!”

    “呵呵,痴儿!”

    “哼,说我,你还不是天天做梦都叫着德王下、德王下的?!”

    ——

    驻足听着,反目光追着那两个远去的背影,突然,万贞儿不知从哪里来的担忧。站在那里双手交握,右手拇指摩擦着左手的拇指背,狠狠的摩擦着。任由着深秋里寒风的刺骨,最后,她停下双手,双眼低垂沉默许久,最终抬脚再次往绛雪轩方向走了回去。

    “皇上旨意,今起着万贞儿为端本宫掌事姑姑,管理端本宫一切事物,并有责督促太子下,不得有误!”

    次,万贞儿随着传旨公公牛玉再次来到端本宫。牛公公站在她前面,向端本宫内的所有宫人传达着英宗刚下的旨意。传达完旨意,端本宫的几十号人便立即向她行起了大礼,看着那匍匐在地的一大片背影,她第一次尝试到了‘一览众山小’的畅快。但这瞬间的畅快过后,她便立即感觉到了沉重的压力。为了让她回到端本宫,钱皇后答应了英宗搬回坤宁宫居住。这件事对于任何一位嫔妃来说都是件天大的喜事,但她却知道,只有钱皇后是一百个不愿意的。所以,她不能辜负她!

    “这是怎么回事?”

    突然自背后传来了一声怒喝,万贞儿随即转看去,原来正是朱见深刚去各宫请完安回来。

    而听了他的怒喝,牛公公立即回耷拉着脑袋向他陪笑道:“奴才叩见太子下!太子下,奴才是来传达皇上旨意的,今后,这万姑姑便是端本宫的掌事姑姑了!”

    双眼更是一怒,朱见深剑眉深锁,却是极为不快道:“什么?这到底是哪个不怕死的?主意都敢打到本太子头上了,谁要她来掌事了?本宫这里的掌事不是好好的吗?凭什么就给换了?父皇也由着他们来欺负我吗?”

    听着他如此大逆不道的话,牛公公即刻被吓得面容失色,直上前拉着他的手拍道:“哎哟老祖宗,可不能胡乱说话!旨意是皇上下达的,皇上这样做不也是为了下您好吗?快把气消了,别让宫人们看了笑话!”

    朱见深却大手一扬,将牛玉挥去老远,“笑话?我看谁敢笑话!本宫这里可不是收容所,说来就来说走就走。哼,这样一个无无义,利益熏心的人本宫最看不惯,也不屑与这样的人为伍!公公这就去跟父皇回了,说本宫这里的掌事公公做得很好,最起码不会出尔反尔,对本宫是一条心,本宫不需要换了!”

    这话,明显是在指责着万贞儿当初的离弃,让她听着颇有些无颜以对的感觉。

    “哼,看,就连她自己都觉得惭愧、自愧不如,牛公公还不去回话吗?”而更加不快她的无语,朱见深是更加怒气的喝了起来。

    而夹在这之间,牛玉面露难色,“这——”

    眼看自己还没进得端本宫的门便要被赶出去,这样似乎太让人羞愧了,更想到钱皇后为此的付出,万贞儿于是吸气一咬唇,抬头向朱见深出言相激道:“看样子,太子下还真如传言所说,不思进取!”

    而朱见深一听果然勃怒,甩袖喝道:“放肆!一个卑的宫女竟然敢对本宫出言不逊,你凭什么说本宫不思进取!”

    有所准备,所以万贞儿毫不畏惧,只仍旧面色严肃的说道:“既然这样,那奴婢斗胆,敢问下可曾读过《三字经》?”

    听着如此笑问,朱见深额眉深锁起来,迷惑的眼神猜不透她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只轻蔑的说道:“哼,笑话,此乃蒙学之物,本宫岂会不知?”

    看着朱见深,万贞儿的神色一直是极其认真而严肃的,这时只听她又继续道:“那敢问太子可还记得‘父子恩,夫妇从,——’!”

    “兄则友,弟则恭,长幼序,友与朋,君则敬,臣则忠,此十义,人所同。’!”朱见深却立马将文章接了过来,负手侧首斜看她一眼,得意一笑,以证明他的有成竹,“万姑姑是要念这一段吗?本宫倒背如流!”

重要声明:小说《娘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