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亲离亲逝空欢喜(3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一号 书名:娘妃
    可听了她的不快,谨姑姑却似没她那么着急,只淡淡的道:“姑娘说的是,我这就去换了她来!”

    见这般万贞儿倒又不忍起来,照说这谨姑姑还早她几年到孙太后边侍候,也最是个谨小慎微的人。(.dukankan.Com请记住我们的网址读看看小说网)虽说没有她这般得宠,但却比她更得孙太后的信任。她还记得,孙太后曾说过,就算是全天下的人都背叛了她,但这谨姑姑仍旧会站在她边,连影子都不会闪一下。能得到孙太后这样肯定的人,想必处事也很是细心周到的。所以,本想再说些歉意的话,但见她却已经走出了门,万贞儿便也只能叹息一声转去照看孙太后了。

    进了里间,孙太后正好醒了。赶紧凑上前,扶着她座了起来,万贞儿担心的问道:“娘娘醒了?!今儿感觉可好些了?”

    只见孙太后虚弱的笑了笑,依着她的力量稍坐起,待她垫高了长枕,这才靠上松口气说道:“子老了,不中用了!不过,今天倒感觉清爽了些!”

    听着,万贞儿亦难得的弯了弯嘴角。转头召来宫女太监送上洗漱用具,她亲自接过青瓷茶杯给孙太后漱口,再将手伸入雕凤刻兽坠双耳兽环的金盆中,拧了把白棉绒毛巾帮她细心的轻拭了一把脸,又奉来一杯白茶请她喝上一口。这半个月来,孙太后因病着便也不愿梳妆,所以,一向清晨的清洁也只做到这里。但奇怪的是,今天孙太后这时却一改以往的消沉,反倒红光满面起来。(读看看小说网)

    “贞儿啊,给本宫更衣,本宫想去御花园走走!”将茶杯递还给她,孙太后突然说道。

    听着这惊人的话,万贞儿转头这才发现了孙太后的异常。看着她精神抖擞的样子,心中猛的一咯噔,似已预知到了自己今天该面对的。一个临死之人的愿望她不忍拒绝,但却仍要隐忍着眼泪劝道:“娘娘,吃些东西用过药再去也不迟啊!”

    可孙太后的笑却是跟着更爽朗起来,只见她自发的掀掉了金黄色绣吉祥如意锦被,动作利索的上赤红纹绣牡丹的高底双层缎布鞋。也不顾众人的惊吓和请求,只起走到高宽五尺的镶珠宝镜前端坐着,并兴致勃勃的向她唤道:“贞儿快来啊,看看今天本宫该梳个什么头呢?听说银作局新送来了一批头饰,很不错。来,替本宫戴上看看!”

    时至今,知孙太后的病已是药石无灵,强忍着哭泣迟迟不敢行动的万贞儿,心下忽然想着:倒不如就让她称心如意的过了这最后一天吧!

    于是,躲过拭去眼角流下的泪,这才慢慢上前帮她梳起妆来。

    “哎,都这多么的白头发了呀!贞儿,快帮本宫染黑了它,皇上可不喜欢老女人!”突然,看着镜中自己的半截白发,孙太后就像少女似的着恼了起来。

    忽听孙太后自称‘本宫’,还说到‘皇上’,万贞儿不也迷糊了起来。但不忍忤逆她,只让宫人取来发油,再小小心心的将她那些半截银白色的发丝一点一点的染成墨黑色。待风干了,才开始为她盘发。将那长长的掉得只剩稀薄一层的发都盘于头顶,接过宫女手中奉上的青丝缠绕赤金为胆的半月形发髻,再按她的吩咐,戴上金尾展翅口衔五条细珠流苏尾坠通透圆润绯玉的凤钗当头面,又左右添上几支祥云样式的发钗。

    “站住!”

    这时刚好一个老宫女捧来新摘的芙蓉花,滴红得动人,应该是昨晚预摘存下的。孙太后却突然叫住了老宫女,眼光闪亮的看着那芙蓉向她道:“贞儿啊,这花开得不错,皇上正喜欢这个时候的芙蓉,你去摘一支来给本宫戴上!”

    万贞儿这才明白,孙太后这是回到了从前,回到了先皇在的时候。因为,如今的英宗不芙蓉,只有先皇才是喜芙蓉的。看着此时的孙太后,她又想起了自己的亲娘。那一天,是她四岁前唯一的记忆。娘亲撑着薄弱的子,也要她摘过花,但那是爹最的牡丹,而娘亲正是捧着那花微笑着的闭眼的。

    又是一股想哭的冲动,她连忙转掩饰着走向那老宫女。玉翠瓶装的三支鲜艳的芙蓉花在大片绿叶的衬托下更显媚,犹其那中间一朵,开得更似晚霞照映着的少女羞的脸,又似那酒过润肤的英俊的少年的脸,分外惹人怜。于是,她就折了这一支戴到孙太后的发尾,后宫女人本来就在意保养,而孙太后虽已近暮年,但打扮起来却仍旧是个风韵犹存的美人妇。再眼下用这芙蓉一衬饰,便就更加显得美艳动人姿色不凡了。

    时值深秋,慈宁宫内芙蓉花艳,晨露沾惹下清丽脱俗。御花园里亦是百菊争放繁花似锦,金黄的、纯白的、艳红的、淡紫的等等各式各样的花朵迎立这萧瑟的秋风中,却甚有一番‘假’的味道。

    万贞儿领着十几个宫人,陪着孙太后在御花园内信步走着。孙太后穿的是年轻时的一件赤金儒裙,大红里衣外加绣花圆领明黄上儒,袖宽三寸尾有压边绣花,又罩着大红龙凤戏珠的比甲,托着长至地面的八幅长裙,前还挂着坠蓝田宝玉的深青为底纹龙绣珠的霞帔,手腕上一对绯玉手镯衬着那肌肤更是细腻。

    “那不是太子吗?”突然,看到了远远走来的朱见深,孙太后问着她。

    随着眼光看去,万贞儿果见朱见深正带着张敏在那边走着。此时的朱见深年已十六,这几年个子也急剧增长,早已与她一般高了。可个子长了,当然子也长了,然而却不是更加稳重懂事,而是变得顽劣异常。

    “娘娘,那正是太子下!”万贞儿低头回答着。

    只见孙太后重施朱粉的脸上喜悦更盛,立即向她叫道:“快,快叫他过来,哀家好些子没见着他了,正想他呢!”

重要声明:小说《娘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