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亲离亲逝空欢喜(2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一号 书名:娘妃
    再轻拍着她的手背感慨的说道:“乐儿对太子、对哀家、对皇上,甚至于对整个大明朝都如此忠心耿耿,哀家今赐你名字,不过是微不足道罢了!再说,想为你取个名字,这也是哀家的私心啊!虽说皇上是哀家亲生的,但这取名却由不得哀家。(请记住读看看小说网的网址.Dukankan.com)那也是礼部议了之后,先皇最终做的决定!要知道,天下父母心,这帮孩子取名,又是哪个父母所不想的呢?所以,能亲自帮一个孩子取名,那可是哀家多年来的夙愿。因此,你今若答应了哀家,哀家还要多谢你的成全呢!”

    听孙太后说得真切,又有将自己看作女儿之意,万乐不跟着红了眼眶,只道:“是,乐儿全听娘娘的!”

    “嗯!”孙太后看着她点头,那亲切就像是正看着自己的亲生孩子,“你对哀家之心忠贞不二,那哀家以后就叫你贞儿吧!”

    这个名字可谓意寓深远,万乐不感动的立即伏于地,向孙太后谢道:“奴婢谢太后娘娘赐名!”

    又亲自扶了她起,孙太后仍拉着她哀怜的端看了许久,不再次抽泣道:“这都瘦成这模样了,让哀家看着能不心疼吗?哀家再不能让你受这苦了,从此太子那里的事就交给贵妃自己去心,你现在就回到哀家边来,哀家定要将你养回从前的滋润!”

    万乐却忽然想到了死去的娘亲,那时的娘亲也曾用那样疼惜不忍的眼神看着她。(请记住读看看小说网.dukankAn.com)她知道,娘亲是怕死后无人照顾自己,所以,此刻她多想大声的告诉娘亲,她找到了!可就如同臣子们所说的,自古忠孝两难全,不想面对她对孝的选择,朱见深却是这样的愤怒!

    “不行,我要去跟皇祖母评理,姑姑是我的人,她不能说要就要走了?!”旨意一到达端本宫,朱见深便立即急了起来。

    看朱见深说着就要冲出外,她立即上前拉住,“太子下,您忘了吗?奴婢本就是侍候太后娘娘的啊!只是当年况紧急,为了您的安全着想,太后娘娘才将奴婢派过来照顾下的。如今,既然下已回到了宫里,奴婢当然也就没必要再留在这里了啊!”

    而正扯着要冲向慈宁宫的朱见深听了她的话,猛然回头,用难以置信的眼光看着她问道:“这么说,姑姑也愿意回去咯?!”

    没想到自己的离去会带给他如此大的震撼,但万贞儿仍旧忍痛说道:“下,太后娘娘就像是奴婢的亲娘,没有太后娘娘就不会有今天的万贞儿。奴婢,是真的不想离开‘娘亲’!还希望下能够成全!”随之,她便看到朱见深瞬间消沉的脸,她又不忍的立即安慰他道:“不过下,奴婢只是去慈宁宫也还是在这紫城里啊,奴婢可以经常来看下的!不然,下去向太后娘娘请安的时候,也可以见到奴婢啊!”

    朱见深当时低下了头,没有再理她,所以她并不再能看到他是什么表,但就在门前回头的那刹那,万贞儿看着那个小小的背影,似感觉到了那里传来的挫败与心灰,心里升起了些凉意!

    蓄意谋反之案半月之后了结,于谦王文被处以死刑,而其家眷却得以留下命只判了流配。当然,万贞儿清楚的知道这都是孙太后为自己做的。然而,逯杲被流配山西大同,她不知道这种相隔两地的恋他们还能维持多久。其实,在知道了连逯杲都会欺骗她的事实之后,她已经不太清楚,自己对他到底还抱着什么样的期望!要他抛妻弃子,她做不到;可与她人共侍一夫,虽然这是所有女人的命运,可在看过了嫔妃们之间的争宠之后,她却已不再想只为争斗而活一生。她不想再这样卑微的活着,她不要再想着去算计谁!

    英宗复位,在经历过了失去之后的他,也终于懂得了珍惜。所以,一改年少时的轻狂与自负,英宗只一心一意专心致志的励精图治了起来。而万贞儿也还是一样,很能察言观色懂得何时进何时退,又因她是真心想以女儿的份来孝顺孙太后,所以总会想些巧心思将孙太后逗得合不拢嘴。因着,这子倒也过得很是充盈。只是朱见深却很少来慈宁宫,就算是来也总挑她不在的时间,而每当她去端本宫找他时,朱见深又会以各种理由来推搪不见,即使是偶尔在道上碰见,两人之间也总是一副冷冰冰的模样,这只能让她甚觉懊恼。

    秋更替,时间荏苒,天顺年元代宗病逝。之后,一晃到了天顺六年,万贞儿年已三十有余。但正如宫人们所看见的,她的容颜却未老过一分,仍是那般明眸皓齿艳丽丰盈。这不让他人惊羡,亦让她自己惊奇!而但相对于这些地方的顺心,唯一让她担心的是她与朱见深之间的关系。这些年来,虽有相见之时,但她却深知,隔在他们之间那座冰山仍旧没有半点溶化的倾向。

    直到了这年秋天,孙太后病重,她正里外的忙着侍候。

    清晨,万贞儿从暖间走出来,问着正监督宫人们打扫的谨姑姑:“谨姑姑,娘娘该醒了,汤药可备好了?”孙太后已病了近半个月,太医们也都天天过来,但却就是不见好转,这让她的脸色总有些凝重。

    谨姑姑转回有些发福的子,面色亦严谨的向她回道:“已经让慎微去取了,应该就回来了!”

    慎微是慈宁宫里的另一个小宫女,年方十三,年初进的宫,常是谨姑姑带在边管教的。生得倒是细脸弯眉杏眼樱唇的,不过却常有些手舞足蹈的很是不稳当。

    想起来慎微是谁,万贞儿不颦了眉,口气有些不快的说道:“姑姑怎能让她去?莫说是娘娘的汤药,这就算是靠近里间的活儿都不能派她,不是么?娘娘正病着,若再被她气出个好歹来,那当如何是好!”

重要声明:小说《娘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