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乌云散尽家归来(2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一号 书名:娘妃
    “下!”朱骥却沉声向他道:“下眼前该想的,是如何回宫!待回了宫,再杀他不迟!”

    “可是他打姑姑,他一刻钟不死,姑姑就多一刻钟的危险!这些年来,你难道看姑姑伤得还不够吗?”原来,朱见浚只关心她的安危。(.dukankan.Com百度搜索读看看)

    抓下朱见浚的双手,朱骥坚定的道:“下放心,卑职一定不会再让万姑姑受到任何伤害!”

    似得到了保证,这时朱见浚才愤怒的甩开朱骥,以离弦弓箭的速度奔向她,“姑姑你怎么样?很痛吗?”跪倒在她面前心痛的看着她,却是双手颤抖不敢相碰,只慌乱的向朱骥道:“快,找大夫来!”

    万乐的思想还停留在痛上,和朱见浚所表现出来的疯狂上,所以只看着他皱眉,却并没有回答。

    倒是朱骥想着要将她扶起,不料朱见浚却立即制止道:“别动!”这一声叫得响亮,朱骥一惊,她也一惊。只听朱见浚又道:“姑姑每次被打都是遍体鳞伤,若不先弄清楚,说不定就碰到了伤处,就更加疼了!”

    听着这句话,万乐鼻头一酸,眼泪就要掉了下来。而朱骥这也才恍然大悟的向她看来,一反刚才的淡漠,满脸轻柔的道:“万姑姑,能告诉我伤在哪里吗?”

    可转眼看着双眼如此温柔的朱骥,不又令她着想起了逯杲,忍不住含泪伸手抚上他的脸,抽泣道:“逯杲,是你吗?”

    “皇上有赏!”

    随之,却是一把尖细的声音将万乐惊醒。(读看看小说网)随着声音,一个着朱红莽袍的公公从容而入。

    “皇上有赏给沂王下!”

    包括她在内,院内顿时一片安静。许久,三人才齐齐反应过来,好奇的匆匆跪听圣旨。

    这才听那公公接着道:“朕感念沂王孤苦,今特赐贡酒一壶,给沂王享用!”随着,她便见一个宫人端着锦盘而入,当锦盘放置到缺角的残桌上,那公公又笑道:“沂王下,皇上一片好心,请下享用吧!”

    静,空气中静得掉针可闻。万乐亦强忍着体传来的巨痛,颦眉思考起这赏赐的意味来。可谁知,年少的朱见浚却并未想到许多,只伸手取那御赐的酒。她不一急,却是朱骥眼快,立即上前拦住了他。

    “下,这酒喝不得!”拦下朱见浚的双手,她听到朱骥在他耳边低声的提醒着。

    而看了朱骥一眼,朱见浚随之一顿,这才意识到这里面的厉害。只见他这才转眼向那公公命令道:“公公,赏赐到了,东西留下,您请回吧!”

    接着,正紧张中,万乐似看到那公公左右看了看后跟随着来的宫人后,上前向朱见浚作揖笑道:“回禀沂王下,皇上特地嘱咐奴才必须亲自看到沂王下享用御酒,否则,奴才脑袋不保啊!还请沂王下不要为难奴才!”

    她内心一惊,原来那是一杯赐死的毒酒,原来代宗终于要做个了结。万乐越想越怕,难道在经历了这些磨难之后,上天仍然不想放过她?难道,今天便是她的末了吗?不,她还没能走出沂王府,她还没能与逯杲重逢,她不能死!可是,她答应过孙太后,无论在何时,她都要保住朱见浚的一条命!而孙太后就像是她的母亲,救她教育她,将她培养成一个会识文断字,能女红通歌舞的大家闰秀。如今,她又怎能背信弃义,只顾自己的生死呢?可转头,她却又悲凉的想到,就算是她不替朱见浚死,而朱见浚死后,她也是不可能出得了这座小小的院子。因为,代宗不可再容下她,而那门口的独眼侍卫就更加不可能放过她。

    所以,当想到这里,万乐不冷笑一声,内心凄凉的自嘲了起来,原来,她的命运竟早已在八年前便与朱见浚的绑在了一起,原来,她也不过是孙太后的一颗用来守护她亲人的棋子。于是,忍不住的悲伤了起来,可那公公又在催促了,眼看他就要用强,而朱见浚又露出了两岁时的恐惧,而且唇角也跟着颤抖了起来。眼盯着朱见浚的颤抖,内心更强烈的疼惜终让她知道,原来他才是她的生命。于是一冲向前,万乐举手将那壶酒一饮而尽。接着,便摊倒在了冰冷的地上。

    “太医,怎么样?姑姑可是醒了?”

    当神智再次侵入万乐的脑海,她听到的第一句话便是朱见浚熟悉的关心。她内心惊喜,看来朱见浚并没有死。

    “皇太子下,已等三天了,该回宫了!再说,万姑姑服食下的不过也是那假死之药,只是加上殴打的伤势,所以醒得要较下晚些,也是无大碍的。可是皇上和贵妃娘娘还在宫中等着下,奴才恳请请下先行回宫,奴才自会守着万姑姑醒来,再好生侍候她回宫的!”

    眼皮还沉重得无法睁开,但听到这句话,万乐却知道,逯杲真的做到了。她跟朱见浚真的可以出沂王府了,可为什么逯杲却没有提前传信给她呢?难道,竟是想给自己一个惊喜吗?那,他可曾想到代宗会先下手为强呢?而想到这里,她不又疑惑了起来,为什么自己服下了整瓶毒酒却没有死?为什么那个人宫人会说,她服下的竟是‘假死’之药?难道,这也是逯杲的安排吗?

    这么多的疑问纠缠在脑海,使她不得安宁,最后又是一阵疼痛传来,接着一股黑暗袭上心头,随即她便又陷入了无边的黑暗当中。而就在她与晕眩博斗之时,耳边还响起朱见浚焦急的声音。

    “不行,我一定要跟姑姑一起回宫!——”

    当意识再次侵袭,又似有一阵欢乐的吹打腾鼎沸,还有一段长长的颠簸。加上又模糊中似听到了百姓的高呼。万乐朦胧中似乎能判断出,自己正越过宽阔如海的护城河,穿过巍峨壮丽的紫城门,掠过有鸟语花香河流潺潺的御花园。当闻到熟悉的龙涎气息。对,这正是她熟悉和想念的家,那座富丽堂皇的皇宫!

重要声明:小说《娘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