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春尽秋谢鸟径绝(5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一号 书名:娘妃
    随着侍卫的一声惨叫冲进耳膜,吓破了胆的万乐也下意识的抱着耳朵尖叫了起来:“啊——”

    最后,当另一名侍卫忍不住冲进来查看时,那侍卫的脸上已是被淋得血模糊的一片。(更新最快.dukankan.Com读看看小说网)他狼狈的睁着剩下的一只眼,在雨中向他的同伴爬去,“救我,救我——”

    侍卫终于走了,失去了生命的威胁,万乐缩在积水的墙角,脑袋里重复着刚才的事。当想到朱见浚的生死不明时,已是半刻钟之后了。她慌忙滚爬着向朱见浚靠近,闪电惊雷和倾盆大雨仍在继续着,仿佛特意要她记住这个深刻的子。当摸到朱见浚已冰凉的手指尖时,她心猛的凉了半截。又是一道白光,如同一条赤练蛇‘咝’的一声将低沉的天空劈开了两半。又是一个惊悚,她接着以最快的速度将朱见浚抱紧。终于,感觉到怀中的他还有温度,她这才敢松了气。

    “轰隆隆~”

    又是一声震破耳膜的巨响,似听到了冤魂的哭诉,万乐终于也无处可逃的害怕的抱头高呼,“啊——”

    当万乐醒来,已是一天之后的清晨。抱着朱见浚,他们仍旧是躺在院子里还有些泥泞的地上。她艰难的从朱见浚上抬起头,但那头似有千斤重,让她只能以手撑着才能坐直子。当目触朱见浚那惨白的脸色,她惊呼一声,“浚儿!”与此同时伸手去探,而刚碰触到他的额头,心中却更是猛然一紧。(.dukAnkan.COM读看看小说网请记住我)

    “做什么的?”

    “来送给养的!”

    “包袱打开给我看看!”

    “是!”

    这时,紧闭着门扉的外面,侍卫洪亮的声音似在问着前来的谁。但此时的万乐,眼中心中焦急担忧的只有发着高烧的朱见浚。

    “浚儿,住!姑姑这就想办法救你,你一定要住听到没有!”她扯动着干裂的双唇命令的说着,语音中却是已有些哽咽的抽泣。

    ‘呯’的一声,院门突然又被粗暴的踢开了。似成了条件反,随声万乐惊然的抬头,见门口果真立着个冷漠的男子。颤抖的更加抱紧怀中的孩子,她蜷缩的拖着双腿往后退。那男子有着健康的肤色,和炯炯有神的眼神。良久,在辨认出来人虽然冷漠却并无恶意之后,她终于渐渐的平静了下来。

    “送完立即出来,记住,千万不要和里面的人说上半句话!否则,可别怪我没提醒你!”这时,门口的侍卫对那男子叮嘱着。

    那男子只额着答道:“是,多谢大哥提醒!”

    果然,男子匆忙进来,只在里屋门口放下手中的麻袋便转就出去了,一个字都未吐过。但万乐却从他上得到了一个令人疑解的讯息。因为男子在放下麻袋的同时,暗暗的向她这边深看了一眼。

    当院门再次紧闭,万乐好奇的略怀希望的撑着子,抱起朱见浚往这边走来。踩着一深一浅的小水坑,她终于在精力用尽之前走到了屋里。将怀中仍然昏迷着的朱见浚在一小块空地放下,再顶着千斤重的头去翻看那个麻袋。可里面早已被门口的侍卫翻得乱七八糟,她一急,随手便将麻袋反过来一倒。瞬间衣服、食物、用具等散布满地,随着内心急剧升华的希望,她却恨不得自已有对透视眼,可以看穿任何东西的背后。可半刻钟过去,双手一通乱翻的她却是什么都没发现。

    希望过后的失落总是让人痛苦的,挫败的跌坐在半湿不干的泥地上,万乐苦笑道:“是啊,还能剩下什么呢?还是快些生火,照顾好浚儿吧!”

    然而,就在她失魂落魄的伸手去拿放在白米袋旁的火折子时,手背却无意中被里面凸起的一个坚硬的小角割痛了一条线。立即缩了缩手,却没等手缩出回,她便又将手伸了回去。迫不及待的解开白米袋,再次碰到那个坚硬的小角,她已是及不可待的抓紧了它。抽出来,那果然是一封书信。一阵紧张的心跳,将信握紧到前,待转头再次确认了院门是紧闭的,她便开始急不可待的打开信来看。是熟悉的字迹,是逯杲的字迹:

    ‘重逢有,切切珍重!’

    虽是寥寥数字,但万乐却读到了太多的生机。逯杲说了,要她好好的坚强的活下去,他正在筹备正在想尽一切办法来救她和朱见浚出去。逯杲说他一定会办到的,所以,请她一定要好好的活着,等着他们重逢的那一天。看着那熟悉得不能再秋熟的字迹,一滴,两滴越来越多的泪水打湿着她手中的信纸,迷糊着上面的字体。但是,那已不重要了。因为,它已经印在了她的脑海里,永远都抹不掉。

    沂王府的子,真的是暗无天!因为朱见浚之前是太子的特殊关系,代宗对沂王府的监视从来都不曾松懈。就连门口的侍卫都没人敢跟他们说上一句话,而那一个月才出现在这里一次的朱骥,就更没办法跟他们说上一个字了。万乐整天除了看到朱见浚之外,就只剩沂王府上头的那一小片天空。每天除了和朱见浚说话之外,就是教他自己脑子里仅有的那些知识。所以,她已渐渐开始要忘记沂王府外的天空是什么样子了。

    而又就如同那侍卫所讲的,他确实是来折磨他们的。不定时的殴打,这让要保护朱见浚的她苦不堪言。然而,就算如此,她却仍旧不能放松一点对朱见浚的照顾。因为逯杲在后来的信中提到过,朱见济夭折了,所以,他会游说大臣们上折子请复朱见浚为太子。因此,她更加不能松懈一点对朱见浚的教育。因为,没有人会愿意去帮一个一无事处的人说话。所以,就算朱见浚还小,就算他后来知道了造成这一切的原因,只是因为他的父皇错信他人而产生的后果,就算朱见浚从此自暴自弃,她还是没有放弃。最后她不得不告诉朱见浚,他所承载的不是他一个人的命运,而是南宫中几百人的命,和大明朝千千万万百姓的命运。当然,幼小的朱见浚也曾问过她,为什么自己的强大会关系到大明朝百姓的命运。而她只能这样告诉他:

重要声明:小说《娘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