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春尽秋谢鸟径绝(2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一号 书名:娘妃
    待废之,端本宫内外一片慌乱的喧哗。(请记住读看看小说网的网址.Dukankan.com)树倒胡狲散,因为谁都知道,朱见浚这一被废也就等于是入了地狱。然而,试问又有几个人能愿意与他‘共赴黄泉’呢?旨意未达之前,一些提前暗得消息的宫人早已纷纷开始各自奔走,后经司礼监一传旨,他们便只忙着各自收拾了。跟在朱见浚边,看着他们奔碌的影,万乐再次震撼着这深宫中人的薄凉。而还是孩子的朱见浚也似明白了什么,他眼看着清风从他前经过,却不再抱他哄他。

    于是,他求证似的追上前向清风唤道:“清风姐姐,你去哪里?陪我玩吧,我想要玩球!”

    清风转过头,眼带怜悯,但却仍吝啬的不肯给他一个拥抱,只站在那里红着眼眶道:“下,您别怪奴婢,奴婢也是不得已的!若有来生,奴婢再侍候您!”她说完,在泪水将落之前便匆匆转飞跑走了。

    清风的衣衫从朱见浚手中滑过,看着清风跑去的方向,朱见浚回到万乐边,牵上她的衣角向她嘟囔道:“姑姑,他们怎么都走了,都不理我了?”

    带着感叹的牵起他的左手,万乐携着他转愁闷的一路走进内,“树倒猢狲散!因为浚儿不再是太子了,他们都不想陪着你离开皇宫去受苦。所以,他们都去找新了主子了!”她说着,但她内心又何尝不是在担心自己的前途呢?虽说,孙太后赋予了她保护他的责任,但在面对自己的人生与他的周全时,谁又能不犹豫一下呢?

    似感觉到了孤独的灰暗,朱见浚慌忙转头看着她,“我要离开皇宫了吗?”

    “是的!”万乐说。(读看看小说网)

    “那姑姑会跟我去吗?”五岁的朱见浚话音已然齐整,但他的话,不让万乐猛然停驻了脚步。

    低头看着他蓄含泪光的小眼睛,想起当初孙太后将两岁的浚儿交给自已时的景。那时她第一次在他眼中看到了懵懂和无知,就是自那时起她便打心底里喜欢上了这个孩子。十九岁的她,若在宫外,或许早已为人母了。只是为罪婢,出宫之恐怕是遥遥无期,又何谈为人母呢?所以,一直以来,她都是将朱见浚当做亲生子来照顾与保护的。那么,危难之时母亲又怎么能弃孩子于不顾呢?抚上他无助的脸庞,对上朱见浚仍然天真却已懂得惶恐不安的眼。这些年相守的子不断的浮现在眼前,这让她逾来逾不能放开牵着他的双手。方才的犹豫在她脑中消失殆尽,急忙将恐慌的他深深埋入自己肩头,万乐坚定道:“我跟!我一辈子都跟!”

    明就是万乐与朱见浚离宫的子了,所以,今夜当黑暗袭盖紫城的天空,端本宫里早已是人去楼空,只剩下她守着朱见浚在空的宫。当感受到怀中朱见浚均匀的呼吸,她将唇角扯出一个漂亮的弧度。低头看着熟睡的他,感觉到自他抱着自己脖子的手心传来的依赖,不管是失望还是失落或者是对于未来的惴惴不安,都瞬间变得微不足道,只觉一种幸福的责任涌上心头,她此时是满足的。

    却在这时,门外传来了轻轻的敲门声。万乐更暗喜,原来逯杲并未食言。想到逯杲始终俊朗的外表,慌忙将狼狈的自己整理了一番,这才开了门。果然,黑夜中月光更衬得逯杲是那样的明眉如画。每次见他总有不同的发现,而此刻,她又发现他正剑眉紧拧,一脸的不安与焦虑。

    “怎么了?出什么事了吗?”她亦跟着皱眉相问。

    逯杲一脸颓废,“如今你就要被送到宫外给关起来了,这还不是大事吗?”

    听着他的担心,万乐心里却涌出一丝甜蜜。只是,逯杲的担心也正是她的担心。她甘愿跟着朱见浚到沂王府,这等于是给自己断了所有的后路。除非、除非英宗复位,一切恢复原来。否则,她将永生与朱见浚生活在沂王府内,直到死去。所以,她不得不担心她与逯杲的未来。如此漫长甚至是毫无尽头的等待,他愿意吗?或是,他能做到吗?不,这连自己都做不到的事,又凭什么要求他能做到呢?

    轻轻将她拥入怀中,逯杲用下额抵着她的发丝轻轻道:“你的心如同你的外表一样那么美丽,这是你的优点却也是你的缺点。你为什么不能选择舒适的活着呢?你若去找太后娘娘,她不会不帮你的!如今你我进退两难,以后又该怎么办呢?”

    感受到来自于逯杲真心的焦虑,万乐隐忍着心痛,幽幽的说道:“今天一下旨,所有的人都离开了浚儿。他才五岁,当他问我会不会离开他的时候,你知道我心里有多痛吗?我也曾经历过,突然间失去一切,亲人、关怀和自由,那简直是一种无法窥探到深度的恐惧。所以,我怎么可能丢下他不管呢?至于以后,那也只能认命了!”

    逯杲背一僵,将她拉出他的怀抱,有些气愤的道:“你真的要认命吗?那我呢?你预备怎么办?”

    万乐立即泪如雨下,只抽泣的彷徨道:“我、我不知道。我是预计逃不过这一劫了,可你的路还长,还有大好前程。我不能耽误你,也不想耽误你!所以、所以——”

    而逯杲却疯狂了起来,抓紧她的双肩,仿佛要将手指钳入她的里,他已己近咆哮的道:“所以怎么样?要我们各走各路,各过各桥是吗?你真的打算这样做吗?”他一把将她甩掉,双手握拳。

    看着逯杲青筋突出的手背,万乐感觉唯一的寄托在远离自己,心中恐惧不已。

    逯杲突然又红着眼瞪向她,口中已近刻薄的对她说:“不、是我错了,是我看错了你!原来,你是一个这么自私的人!你可以为了那莫名其妙的同心,而去糟蹋一个深你的人!你太可笑了,你太可怕了!”

重要声明:小说《娘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