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春尽秋谢鸟径绝(1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一号 书名:娘妃
    正统十四年八月,当双脚再次踏进慈宁宫大的那一刻,万乐还在猜想着待会看到的孙太后会是什么样的表与心,而自己又该用什么样的表与言语来让她感到愉悦与舒心。(读看看小说网)是的,她的每天每时每刻大概都在思考着这些事。因为,这就是她现在生活的全部。她从不去想皇上的被俘新君的登位会带给她生活怎样的变化。因为她知道,孙太后就在那里,不会变,而她也就会是一个一成不变的宫女,一个得宠的宫女。

    “乐儿,你四岁便跟着哀家,你说哀家这些年待你如何?”

    听到孙太后的这句话,万乐有些诧异,却仍旧只是谨慎的回道:“太后娘娘仁慈将奴婢自浣衣局里救了出来,自是待奴婢恩重如山的!”

    “那如今哀家有件事想求你,你可愿意答应!”

    “古人有云‘受人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奴婢所受太后娘娘的是救命大恩,自当为奴为婢永生听命于太后娘娘!”

    “好,哀家果然没有看错你!那么,哀家就将太子托付给你!不管将来太子是被废,或是被驱逐出宫,哀家都要你保他一条命!”

    眉头骤锁,万乐这才感觉到了心头的沉重。抬头急切的看着孙太后,再随着她的眼光看向正立在软座前的那个,高只到软坑高的孩子。只见孙太后低头,坚定的向他额了额首。接着那懵懂的孩子,便松开了孙太后的衣角,向她这边走来。(读看看小说网)

    太子朱见浚年方两岁,眼下行走时都还掌控不了自的平衡,只见他颠簸着走来,有些随时都会跌倒的危险。

    走近,朱见浚牵起她的裙角,用含糊不清的稚雅童声说道:“姑姑、姑姑,我们走!”

    看着那两岁童颜,嘟着嘴角的天真无知,和看着自己的双眼清澈渺茫。万乐不是第一次见皇太子朱见浚,但以往她从未觉得他是可悲而无助的。但此刻她却仿佛看到了他独自走在没有尽头的冷清道路上,他哭着喊着却没有人能够应他,就像儿时的自己,那样孤独无援。内心一阵激动,万乐手抚上他幼嫩的小脸,看着此时还不该懂得孤单的他,终是怜惜的回道:“好!”

    于是她便开始了与他相守的第一个子,那是个天清气朗的子。而那之后自己的生活会有什么变化,变化又会有多大,这些她却完全不知。

    又到了景泰元年八月,皇城内外皆是一片沸然。端本宫宫门内大理石陈铺的地板上落叶满地,万乐一片焦虑之色的踩着它来回走着,脚下发出一片‘沙沙沙’的碎叶之声。过了许久,终于宫墙外响起了强而有力的脚步声。她这才稍微安心下来,急转出宫门。远远的,指挥佥事逯杲加急脚步迎来。

    她等不及的,在两人仍相隔寸尺的地方便问道:“怎么样?可有消息了?真的回来了吗?”

    而逯杲喘息着吞了吞气,才神色严肃的回道:“回来了,但是——”又看了看左右行走的宫人,和长久以来监视端本宫的侍卫们,低沉着跟她道:“进去说!”

    刚进端本宫门,三岁的太子朱见浚便扑到万乐怀里,雅声叫着:“姑姑,玩球!”

    看着朱见浚圆嘟嘟的小脸,和鬼精灵的双眼,她此时却怎么也提不起逗他的兴趣。只蹲下抚着他的发道:“下自己先玩,姑姑现在有事与逯大人商量,得空了再来陪你好吗?”

    朱见浚却撒的抱着她颈脖童声童气嚷着:“不要,姑姑一起玩!”

    无奈,万乐使了个眼神给守在门的清风,清风便走过来,接下朱见浚哄道:“太子下,奴婢先陪您玩好吗?”

    然而,朱见浚却蹭开清风的怀抱,负气的抱着球跑开了。

    八月的皇宫仍是那样繁花似锦,可放眼看去,却仍有似端本宫这般荒凉的境地。虽满院的奇花异草,却已只剩枯哑树枝;白玉石堆砌的池子里,冰凉的池水上飘着死水浸泡着的烂荷叶;守的太监宫人都一副无精打采的神歪在那里,楠木桌堂上落着深浅不一的灰尘印,这一切似是映照着紫城外的风雨飘摇,也似映照着眼下皇太子朱见浚的处境。

    刚踏入左梢间,万乐又迫不及待的问了一句:“到底怎么样了?”

    逯杲四处看了看,将门关好,才急急道:“事大大不妙!皇上是被迎回来了,但却被送进了南宫。而且,据太后娘娘分析,郕王是不可能让皇上复位的。”

    一脸愤然之色升起,“我就知道会是这样的结果。郕王他狼子野心,初始还故作谦让,如今竟已迫不及待的妄想谋取天下了!”又转念一想,她更加慌道:“那浚儿不就危险了吗?”

    逯杲也是一脸深思,“目前郕王还没有子嗣,太子应该还不有会有命之忧。可是,若等他有了自己的皇子之后,那就很难预料了!”

    万乐本就慌乱,听他这样一分析便更加手足无措起来,只双手紧握的慌道:“这可怎么是好?浚儿才三岁,我不能让他出事儿啊!”

    抚住她的双肩,逯杲向她安慰道:“你别急!我知道,你也是自小便没有爹娘在边,所以特别舍不得太子。你放心,我不会让他有事,更不会让你有事。我会一直都在你边的!”

    看他说得信誓旦旦,不让她在这凄凉的季节感觉到了一丝暖意。与逯杲相识三年,他一直都是她最坚韧的信念,看到在这样的形下,他对自己仍然的不离不弃,她不红了眼眶!

    一切正如孙太后所预料,代宗并没打算归还皇位于英宗。英宗仍为太上皇,被他软在南宫之内,且还命人将南宫上锁,将锁孔灌入银铅,砍了南宫所有树枝,以此来斩断英宗与外界的连系。又到景泰三年,代宗之妃杭氏生皇子朱见济。于是,代宗于这年废皇太子朱见浚为沂王,迁居宫外,另立他的亲生儿子朱见济为皇太子。

重要声明:小说《娘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