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一章 唯觉樽前笑不成(四)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未知 书名:后宫阙:梨花凉
    我鼻子一酸,却不敢表现出来,只得低头说道:“嫔妾谨遵娘娘吩咐。大文学”

    当夜我留在上清,虽说正三品以上的妃子可以让皇上留宿,只是我暂住在灵芸的迎祥苑,并没有自己的宫,便按照往的规矩住在上清了。懒

    明黄色的帷幔,衬得纱帘也朦胧了起来,南宫珏在我旁发出均匀的呼吸声,已是睡得熟了。

    不知为何,这次回宫来,见到南宫珏,心里竟然没有一丝波澜。

    我曾经以为再见到他,我会心痛,或者怨恨,或者悲伤,但是没有,曾经的温柔没有了,甚至连敷衍,我都不愿意再敷衍。

    从我跪在梁王坟前的那一天,我的心中,似乎再也没有任何感了。

    我变了。

    我也知道我变了,从安昭容、兰贵嫔、文容华等其他妃嫔的眼中透出的惊诧,从小宫嫔的惊惧惶恐,从南宫珏时而黯淡下来的眼光,我知道,我变了。

    然而南宫珏只以为我是被他冷落了三年,才变得幽怨冷漠,他以为他可以用时间来弥补我曾经受过的伤害,他以为我只不过是一个简单的女子,只要他温柔细心,体贴关怀,我还会是从前他喜的容儿。大文学

    我的心已经被包裹得严严实实,再也不会轻易交给任何人。

    小小的烛火努力跳跃了几下,终于淹没在溶溶的烛泪中。虫

    冷冷的月光洒落在地面上,这空旷的宫中,渐渐有浓浓的寒意蒙了上来。

    次清晨,我服侍南宫珏穿好龙袍,他低下目光来看我,问道:“容儿昨夜睡得可好?”

    我抚平他衣上的折痕,说道:“还好。”

    南宫珏仍然细看了我片刻,说道:“容儿的脸色为什么这样差?”

    我说道:“臣妾曾经大病过一场,皇上是知道的。”

    南宫珏颌首:“嗯,朕记得。”

    我说道:“那时皇上还特意指了太医,去……去看视臣妾。”

    不知为何,我是这样的不愿在南宫珏面前提及与梁王有关的任何事。并非怕他洞悉我的心事,只是……只是不愿。大文学

    南宫珏说道:“不错,那个太医怎么样?”

    我说道:“亏得韩太医,臣妾才能好起来。”

    南宫珏摸摸我的脸,笑道:“他医好了朕的容儿,朕应该升他的官。”

    我抬起头看他,依稀又是从前无忧无虑的时光,他的眼中皆是满得将要溢出来的宠溺。

    我敛眉说道:“那臣妾替韩太医多谢皇上恩典。”

    他微微一怔,许是没料到我竟然如此冷淡,一时竟不知如何是好。

    我淡淡地说道:“皇上该去上朝了。”

    南宫珏言又止,说道:“朕回来再看你。”

    我福下去,说道:“臣妾恭送皇上。”

    目送着他明黄色的影登上龙舆,我轻轻松了口气。

    我与灵芸刚刚进入柔仪,便看见两个宫嫔跪在地上,颤抖的背影瑟缩着,说不出的可怜。

    我蹙了蹙眉头,刚要和灵芸退出去,只听安昭容说道:“妹妹来得正好。”

    我抬起头,已对上安昭容那张亲切的面容,我与灵芸只得上前去行礼道:“嫔妾参见昭容娘娘,娘娘万安。”

    安昭容说道:“两位妹妹不必多礼。”

    又指着跪在地上的那两个宫嫔说道:“本宫听说这两个宫嫔昨对妹妹无礼,正在给她们说说规矩,妹妹来得刚好,妹妹且说说,该怎么处罚她们?”

    岳才人和赵娘子膝行上前,我见她们两人早已哭得双眼通红,不由得一愣。

    她们两人向我叩首道:“嫔妾知罪,求娘娘责罚!”

    昨听她们两人说话,像是与安昭容十分亲近,安昭容今又在我面前教训她们,是想向我示好,还是想与她们撇清关系,好让我知道此事与她无关?

    我淡淡地说道:“本宫昨早已和你们说过了,看你们冷得可怜,让你们早些回去歇息。无奈你们却不肯依。好在昭容娘娘肯照拂你们,想来昭容娘娘的话,你们大概是听得进去的。”

    两人听我如此说,更是失色,连安昭容亦是脸上有些挂不住,她清了清嗓子,说道:“不过是两个小宫嫔,妹妹何必与她们一般见识。”

    我迎上她艳丽的脸,坦然说道:“姐姐年纪既长,又比嫔妾明事理,想来定是不肯与她们一般见识了。只是按照宫规,对上位娘娘不敬,该如何处置?嫔妾久居宫外,竟是不知道这么多的规矩。”

    对上位娘娘不敬之罪,可大可小,我既如此说,那是意味着不会给安昭容面了。

    安昭容脸上的笑容彻底不见了,她说道:“本宫现在并不掌管后宫,若是认真处罚她们,还是应该告诉贤妃娘娘,只是这种小事……”

    我打断她的话头,说道:“嫔妾并不是因为此事动气,只是嫔妾昨刚刚回宫,便有宫嫔对嫔妾不敬。敢问昭容娘娘,若是不处罚这种事,以后嫔妾在宫中该何以自处?不过是两个小宫嫔,就能对嫔妾出言不逊,后嫔妾如何作为一宫之主立威?昭容娘娘在柔仪做主位娘娘已久,还请娘娘多多指教嫔妾。”

    想是从未见过我如此咄咄人,安昭容愣了片刻,不有些尴尬,说道:“妹妹说得也有道理。”

    原本一脸求助地看着安昭容的岳才人和赵娘子,登时颤抖起来,刚要说什么,我已再次开口:“方才娘娘说并不掌管后宫,此事该交由贤妃娘娘处置。嫔妾也觉得不过是些许小事,既然此事是由嫔妾上而起,嫔妾便请娘娘赐个恩典,让嫔妾处置她们。”

重要声明:小说《后宫阙:梨花凉》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