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三章 露恨晨曦花怨秋(七)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未知 书名:后宫阙:梨花凉
    我咬住嘴唇,死死地按住灵芸,兰贵嫔向外走去,似是不小心地踩住了我和灵芸叠在一起的手。大文学

    她脚上缓缓加力,手上传来彻骨的痛,我咬紧牙关,不敢发出声音。

    似是过了许久,兰贵嫔才抬起脚来,笑声朗朗地出了千手观音庵堂。懒

    我和灵芸松了口气,双腿早已跪得酸痛不已,已是站不起,只得坐在地上。

    我心急地拉过灵芸的手,问道:“都怪我!妹妹有没有伤到?”

    灵芸含泪说道:“姐姐,我没事,你看你的手……”

    我吹去手上的灰尘,勉强笑道:“我不疼。”

    灵芸哽咽着,小心地拿起我的手,泪珠掉落在肿胀的手上,竟有着少许的清凉。

    我用未伤到的手推了推她,说道:“妹妹快走罢,万一一会儿再别被人看到,就不好了。”

    灵芸拉住我,只是不舍,这一刻我忽然想起当年卖给尚书府的时候,珉侯也是这般的形,不由眼中湿润,泪水忍不住掉了下来。

    我狠了狠心,说道:“妹妹快走,往后的子还长着呢。大文学”

    灵芸起,含泪说道:“姐姐,你在外面千万小心,我……我还盼着你早回宫。”

    我勉强笑笑,说道:“宫外在怎么着,也没有宫里凶险,你更要小心才是。”

    灵芸点点头,起带了宫女离开。虫

    我躲进供桌底下,等到外面再无声息,这才悄悄离去。

    好不容易出了丹露庵,幸喜无人发觉,我加快脚步,下山而去。

    那一年与太后祭天,我乘坐宫车而来,何等风光悠闲。如今在酷头下,我却是孤徒步前行,又是何等凄凉。

    我苦笑,这样的景,却也正好印证了一句话。

    今非昔比。

    刚走到半山腰一处树丛荫凉的小路,忽然从路旁转出几个宫女来,我吃了一惊,下意识地向后退了几步。

    打头的宫女上下打量了我几眼,问道:“你可是阮梨容?”

    我警惕地看着她们,说道:“正是。大文学你们是谁?找我有什么事?”

    那宫女向其他几个宫女使了个眼色,那几个人立刻上前将我团团围住,打头的宫女说道:“太后口谕,庶人阮梨容,心怀不轨,赐死。”

    我吃了一惊,旁边的宫女已眼疾手快地按住我的双肩,将我压着跪在地上,另一个宫女拿出一个青花长颈瓶,拔出瓶塞,直接向我脸前递来。

    我闻到那瓶子中散发出来的味道,不心中大是惊惧,脱口而出:“附子汤!”

    那宫女冷笑道:“鼻子倒还灵,既然知道,就痛快喝了上路罢!免得我们多费手脚!”

    我拼命挣扎,无奈那几个宫女已用力将我压住,有人捏住我的鼻子,我张开嘴,便将附子汤灌入。

    这一刻我的头脑却忽然有了瞬间的清明,我奋力挣脱,高喊道:“你们敢假传懿旨!”

    几个宫女闻言一愣,动作不由得缓了下来。

    我趁机摆脱了她们,看着她们脸上惊诧的脸色,心中更多了几分自信。

    我依次打量着她们,厉声说道:“你们可知道假传太后懿旨,是什么罪过?”

    一个胆大些的宫女看了看同伴,勉强说道:“胡说,哪有此事?”

    我不依不饶地说道:“太后娘娘若是想让我死,当初便可要了我的命,何必等到现在?又何必要在此处赐死?况且太后娘娘又怎么会知道我在这里?又怎么可能让你们早早便在这里等候?”

    那几个宫女被我气势所吓,竟不敢动作,面面相觑。

    我步步紧:“说!你们是贤妃派来的,还是安昭容派来的?!”

    忽然听见树后传来一声幽幽的长叹,一个轻柔的声音说道:“姐姐,死到临头,你还不知道你错在什么地方。我告诉你,你错就错在太聪明了!”

    我几乎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从大树后面转出一个衣饰鲜明华贵的女子,我望着她那张无比熟悉却又无比陌生的脸,半晌才颤颤地说道:“惜文?!”

    惜文的脸上是从未有过的自信和傲然,她冷冷地看着我,说道:“不错,姐姐,是我,杜惜文。”

    我惊诧地几乎无法呼吸,问道:“是你……怎么会是你……”

    惜文别过头去不再看我,似是厌弃我一般,她缓缓说道:“我本不想害姐姐,当初姐姐不能跟随皇上去秋猎,不是好得很么?能保得命在,已是天大的恩赐了,为什么姐姐总是不甘心,为什么姐姐总是不肯打灭妄想呢?”

    我的眼前渐渐模糊,我说道:“是你,是你给我下毒,让我昏睡不醒的!”

    那盆洁白艳丽的马蹄莲,忽然清晰地浮现在我眼前。

    惜文笑道:“姐姐那么聪明,我还以为姐姐早就想到了。”

    我咬住牙关,缓缓说道:“不错,那你定是趁我不备,将马蹄莲的花序放在我的晚膳中,让我不小心吃了,才中毒昏睡,错过了皇上的秋猎出行。”

    惜文以帕掩口,笑道:“原来姐姐才想到此节,倒是我高看姐姐了。”

    我泪水几乎掩盖了视线,渐渐已看不清楚惜文那张明媚的脸,我痛心地说道:“惜文,你怎么会变成这样?”

    惜文的声音渐渐凌厉起来:“我一入宫,便被人冤枉,挨了荣嫔一耳光。我生了病,连宫女太监都敢欺负我!从此我就记住了,若想在宫里不被人欺辱,就要获得皇上的宠幸!为了这个目的,我会不择手段!”

    我毫无目的地挥动着手,想将她狰狞的面容从脸前挥开,我哭道:“为什么是你!?为什么是你要害我!?”

重要声明:小说《后宫阙:梨花凉》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