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九章 揉碎花笺怨痕深(三)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未知 书名:后宫阙:梨花凉
    待她们走得远了,灵芸低声说道:“听安昭容的话,分明是想让太后以为你行事狠辣,姐姐后可要多多小心。”

    我点点头,叹道:“安昭容也太过毒,指不定什么时候一个不小心,我就被她害了命了。”

    灵芸急道:“不可!若是她当真要害姐姐,我绝不会袖手旁观的!”懒

    我紧紧握了握她的手,轻声说道:“只怕那个时候,任谁也救不得我。”

    我抬头仰望,天边,已渐渐袭上沉沉的乌云来。

    灵芸担忧地说道:“姐姐别忧心了,天色像是要下雨了,咱们还是先回去罢。”

    这一我陪同南宫珏在上清同用晚膳,正说着话,南宫珏像是忽然想起什么事一般来,放下筷子,说道:“朕过几要去秋猎,容儿同去可好?”

    我心头一喜,笑道:“皇上此话当真?”

    南宫珏说道:“自然当真!朕想到要去一个多月,就有些舍不得你。”

    我脸上微,羞道:“皇上对臣妾这么好,臣妾真是无以为报。”

    南宫珏笑道:“你进宫也一年多了,趁机出去散散心,再好不过。”

    我说道:“除了臣妾,皇上还打算带谁同去?”

    南宫珏想了想,说道:“贤妃是走不得的,朕本想带婉儿和常宁一同去,只是婉儿近着了风寒,常宁那孩子虽小,倒是孝顺,怎么也不肯离开母妃,只得罢了。(请记住我们的网址wwW.dukaNkaN.com)兰儿有了孕,出不得门,苏苏说要留下来陪她说话解闷。算来算去,大概也只有你和灵儿,文儿几个人罢了。”虫

    我装作无意地问道:“安昭容娘娘厨艺精湛,若是皇上猎得一些野味,让安昭容娘娘亲手烹制,定是天下第一的美味。”

    南宫珏笑道:“朕就知道你舍不得安安,只是近来宫中的事贤妃常托付安昭容去办,只怕一时也走不开。”

    我心头暗喜,脸上却故作遗憾道:“臣妾还以为能借皇上的光,尝尝安昭容娘娘的手艺,这次又不能一饱口福了。”

    南宫珏笑道:“容儿竟然比朕还嘴馋!”

    我笑着搛了些菜给南宫珏,说道:“臣妾只好陪皇上将就用些,以解口舌之罢!”

    南宫珏宠溺地看着我,我亦一脸喜悦,心里,却是思量着他方才说的话。

    婉妃失势已成定局,安昭容现在与贤妃协理后宫,看来,她的位次指又要升迁了。

    接连几,素月素兰替我准备秋猎出去的各种事宜,函苑一时忙碌起来,灵芸,惜文亦是如此。

    这刚刚传进晚膳来,便看见惜文进门来,笑说道:“我可来得不巧了,耽误了姐姐用膳。”

    我起说道:“这有什么打紧?妹妹不如一起过来用些?”

    惜文说道:“不敢,方才皇上命人送了几盆马蹄莲来,我见那花儿开得好,便想着咱们几个姐妹一人送一盆来,图个新鲜罢了。”

    我听了也是喜欢,上前看去,只见那盆花开得正盛,花苞分外洁白硕大,清雅脱俗,便说道:“多谢妹妹了。”

    惜文亲手将花搬了进来,笑道:“姐姐还是多谢皇上才是。”

    我闻言一笑,逗她道:“方才妹妹不是也说了,这花儿倒是皇上赏赐给你的,所以我才不谢皇上,只谢妹妹呢!”

    惜文脸一红,说道:“姐姐还只顾着取笑惜文,今儿姐姐早点歇息罢,明儿一早就要动了呢!”

    我又留她一同用膳,她只是不肯,笑着走了。

    我回到桌前,看着惜文送来的花,想起那我一句趣话,却惹得南宫珏特特地送来两盆君子兰的景,不心头喜悦,连素来不大吃的香芹百合也多用了几口。

    用过晚膳,素兰进来将桌碗撤了下去,素月奉上茶来,我喝了几口,渐渐有些困乏起来,扶着额头,问道:“现下是什么时辰了?”

    素月说道:“差不多是戌时了。”

    我掩住口打了个呵欠,说道:“今儿怎么这么早就困了。”

    素月说道:“许是近几天忙得累着了,小主可要歇息?”

    我实在是抵不过倦意,便点点头,说道:“也好。”

    素月便张罗着铺,我上了,只觉得越发头晕起来,虽然心里觉得有些不大对劲,却实在无力思量,转瞬便沉沉睡去。

    这一觉只睡得天昏地暗,又做了无数噩梦,似有无数恶鬼追扑,又似是周边皆是浓雾弥漫,昏昏沉沉中只觉边人来人往,声音嘈杂,我却怎么也醒不过来,在渐梦渐醒间,浮浮沉沉。

    不知过了多久,我才强撑着睁开眼睛,低低地唤道:“素月……”

    帘子应声而响,只听素月喜极而泣的声音道:“小主,小主可总算是醒了!”

    我迷迷糊糊地,只觉浑无力,似是又要入睡,好在素月扶起我的头,我定了定神,才看见她手里正拿着一盏茶,便就着她的手喝了,然后问道:“现下是几更了?”

    素兰在一旁说道:“小主可吓死奴婢了!哪里是几更了呢!小主这一觉,已睡了一天一夜了!”

    我闻言一惊,扶着素月的手坐了起来,强行忍住头上的剧痛,问道:“什么?”

    素月说道:“小主已睡了十二时辰了!昨儿早上奴婢唤不醒小主,派人请太医来瞧,太医说道小主似是用了什么不该用的东西,好在小主脉息平稳,并无大碍,太医吩咐奴婢,说先看着小主,否则小主睡着,即使开了药也服不了……”

    我打断她问道:“皇上呢!?”

    素月与素兰对视了一眼,轻声说道:“小主别着急,明年再与皇上同去秋猎,也是一样……”

    我心一沉,追问道:“皇上已走了?”

重要声明:小说《后宫阙:梨花凉》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