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九章 柳絮菲菲红素轻(一)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未知 书名:后宫阙:梨花凉
    我听得南宫珏如此说,不心中暗暗叫苦,却也无法,只得脸上做出欢喜的样子来,说道:“原来皇上如此信任安昭容娘娘,此事竟是臣妾多虑了。百度搜索读看看更新最快)既如此,臣妾回头就将那神火飞鸦呈给贤妃娘娘。”

    我起向南宫珏福了一福,说道:“臣妾这点儿私心,还请皇上不要责怪。”懒

    南宫珏笑道:“朕知你是个重姐妹谊的人,又岂会怪罪与你?”

    我勉强一笑,说道:“皇上用膳罢,菜肴都快凉了。”

    南宫珏提起筷子,给我拣了几口菜,说道:“容儿也尝尝。”

    我脸上感激莫名,心中却是忧虑万分。

    南宫珏如此相信安昭容,我又该怎样让南宫珏知道,纵火之事的确是安昭容所指使的呢?

    若是婉妃依然得势,或许她还能助我一臂之力,只是现在南宫珏久已不传召她,她连南宫珏面都难得见上几次,又怎么能说得上话?

    一顿御膳用下来,我却吃的了无滋味。

    撤了席,南宫珏起道:“左右无事,容儿陪朕去外头走走可好?”

    我含笑说道:“皇上有命,臣妾自当遵从。”

    清溪泻雪,石磴穿云,御花园中光明媚,各色花争奇斗艳,远远望去宛如喷火蒸霞一般。莹澈湖畔皆是绿意融融的垂柳,杂着遮天蔽的桃杏等花树,味芬气馥。请记住我们的网址)只见湖水上落花渐多,其水越清,溶溶,越发衬得色妖娆。虫

    我与南宫珏且行且说笑,我瞧着南宫珏近大好,亦颇为欣慰。

    南宫珏笑道:“瞧那边的梨花开得多繁盛,恰如容儿一般韶华正盛。”

    我浅笑道:“臣妾名字中也有个梨字呢。”

    南宫珏那水波流漾的清亮双眸定定看着我,轻声说道:“正是因此,朕才特别喜这片梨林。”

    我脸上一,柔声说道:“臣妾多谢皇上厚……”

    他撷过一朵开得正盛的梨花,替我簪在鬓边,端详着我,我被他看得羞了,直低了头,不敢与他相视。

    南宫珏携了我的手,信步前行,时不时与我指点几句花木之美,我被他牵在手心,随赏美景,这一刻只觉天地间唯有我和他,这般恍惚的幸福,如此模糊,如此缓慢。

    我知道一旦他放脱了我的手,他便依然是君临天下的皇上,依然是我曾经遥不可及的皇上,我如此珍惜这一瞬间,却又从不敢奢望。

    南宫珏,终究只有一个。

    正想着,忽然听南宫珏说道:“那是谁?”

    我回过神来,顺着南宫珏的手指望去,只见落花纷纷的树林中,立着一个着玉白银绣并蒂莲宫装的女子,正一动不动地伫立着,似是不曾发觉我们。

    璀璨的阳光照在她的上,将飞绣银线映得流光溢彩,宛如在她上轻笼了一层月华般朦胧的光芒,一头青丝以孔雀簪松松挽起,丈许来长的烟罗素轻绡,随着极轻的微风缓缓地起伏着,更显得纤腰细细,宛若仙子出尘。

    我一怔,只觉这背影这般眼熟,却又猜不到是谁。

    南宫珏放开我的手,向那女子走去。

    我的手上还留着南宫珏残留的温度,心中,却如跌落深渊,这样空的疼痛。

    林中的女子似是吃了一惊,回过来,我怔怔地看着她那无比熟悉却又无比陌生的容颜,看着她樱唇微启,柔声说道:“臣妾参见皇上。”

    我从不知道,惜文原来如此风流绰约,仙姿袅娜。

    印象中的惜文,永远是素淡的衣裙,怯怯的模样,何时起,惜文竟是这样美若花,媚如秋月了呢?

    南宫珏亲手扶起她,温言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惜文垂下眼帘,晕生桃腮,低声说道:“臣妾从八品御女杜惜文。”

    我沉默,看着南宫珏牵起惜文的手,两人穿过海一般的缤纷花林,边行边轻声说笑着,花瓣如雨,纷纷地洒落在他们的肩上,真是这样美好的景色人物。

    恍惚间,竟如做梦一般。

    永历八年四月二十四,册封杜惜文为正七品娘子。

    珺瑶病着,我便约了灵芸,同去秋英馆向惜文贺喜,进了门,便见桌上摆着满满的各色赏赐,灵芸笑道:“这么多?倒比我和阮姐姐当得的还多呢!可见姐姐是多么地得皇上欢心!”

    惜文浅浅一笑,起让座道:“姐姐妹妹快请坐。”

    我与灵芸坐了,一旁的宫女奉上茶来,我扫了一眼那宫女,问惜文道:“如今她们可还勤谨?”

    惜文知我所指,便笑道:“有劳姐姐费心,她们已经勤快多了。”

    我笑道:“那便好,不是我说你,你也该拿出一些主子的脾气来才是。”

    灵芸说道:“现下可好了,咱们杏云的妃嫔都得宠了,我瞧着宫中哪个处所中也没有咱们这样好的姐妹呢!”

    又笑道:“杜姐姐这次也是连升三级罢?却和阮姐姐当初一样的呢!”

    我见灵芸喜悦无限,亦被她传染了些,拉过惜文的手,说道:“如今你可总算是熬出头了……”

    想起她的宫中寂寥,竟也有些伤感起来,说道:“若是涵姐姐还在,指不定此刻有多么的高兴。”

    灵芸在一旁说道:“今是杜姐姐的好子,阮姐姐别说这些伤感的话了罢。”

    我回过神来,勉强笑道:“瞧我,可不是欢喜得什么都忘了么,妹妹可不要见怪。”

    惜文说道:“姐姐说的哪里话?若不是姐姐一直照拂惜文,惜文哪有今?”

    我向灵芸笑道:“那天你没瞧见,惜文站在光影花树中,皇上都看得呆了,连我都没敢认得竟是惜文。你若见了,定以为是天上的仙女下凡了。”

重要声明:小说《后宫阙:梨花凉》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