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七章 火照锦宫散寒烟(二)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未知 书名:后宫阙:梨花凉
    我心中一震,竟不知如何回答。(请记住读看看小说网.dukankAn.com)

    南宫珏似乎饶有兴趣,说道:“跟朕说说,尚书府中的元宵节,是怎样过的?”

    我脸色渐渐沉凝下去,想起阮良栋,心中竟仍是满满的恨,不曾减过一丝一毫。

    南宫珏见我面色不定,便有些疑惑,问道:“容儿,怎么?”懒

    我低了头,轻声说道:“启禀皇上,臣妾并非是在尚书府长大。”

    南宫珏奇道:“此话怎讲?”

    我缓缓开口说道:“听臣妾的爹爹讲,臣妾在刚出生不久,便被强人掳去,离开亲生父母。后来不知因何被养父母收留,这才长大成人。去年臣妾的养父母家遭突变,因故去世,臣妾不得已,卖葬父,差阳错被尚书府买了去,这才得以与亲生父母团聚。”

    南宫珏怜惜地揽住我的肩,说道:“朕的容儿竟吃了这么多苦。”

    我凄然说道:“臣妾只是痛悔不曾报答养父母抚养臣妾的恩德,竟连他们的一双儿女亦不能保全。”

    南宫珏随口说道:“那便将那两个孩子寻回来,妥善安置。”

    我心中陡然狂喜,似乎已可见到珉侯和梨妆小小的影,刚要谢恩,却猛然想起一事来。

    若是珉侯和梨妆进宫,我该如何向他们解释这一切?他们能相信我竟不是爹娘的亲生女儿,竟不是他们的长姊么?若是据实以告,他们又怎受得了这样的晴天霹雳,骤然打击?若稍有险失,我们三人皆会遭不测!虫

    我不能冒险。(读看看小说网)

    想到这里,我生生抑下对他们二人的刻骨思念,垂首说道:“皇上替臣妾想得真是周全,只是臣妾自从进了尚书府,那两个孩子便与臣妾失散,从此并无消息。往后臣妾若能设法寻找回来,那便是上天垂怜了。”

    南宫珏并不知我心潮激动,见我泫然若泣,便温言说道:“可怜容儿如今竟连个亲人也不在边,当真让朕心疼。”

    我顺势偎在他口,轻声说道:“皇上就是臣妾最亲的人……”

    南宫珏大为感动,拥我入怀,说道:“朕定不负你。”

    香雾空蒙,蟾月转廊,红烛高燃,恍惚不定的烛火隔着水晶帘照过来,将房中映得崇光泛彩,宛若仙境。外元灯高悬,晃得红雪媚,灿若绮霞。

    我朦胧着醒来,模糊看见上清西南面的窗棂上,透过闪烁不定的红光。心中不想着,已是几更了,怎么这红灯依然如此灼灼?

    正有些疑惑,忽然听见门外传来轻轻的敲门声,姜全福颤抖的声音传过来:“皇上!皇上?”

    我一机灵,已醒得彻了,定睛一瞧,那窗外哪里是红灯,却是不知哪个宫的火光,映得连小半边天都红了。

    我忙轻轻地推醒南宫珏,一边唤着,一边穿好衣裳,南宫珏问道:“什么事?”

    门外的姜全福立刻焦急地说道:“启禀皇上,锦烟宫走水了!”

    一听此话,我和南宫珏皆大惊,南宫珏立时下向外快步走去,我忙顺手拿起披风跟了上去,南宫珏打开|房门,一边系着披风一边问道:“怎么回事?”

    开了门,只见外红光更甚,果然是锦烟宫的方向。

    姜全福说道:“皇上,锦烟宫走水,请皇上移驾去瞧瞧罢!”

    南宫珏已向锦烟宫方向快步而行,我紧着脚步跟在后头。南宫珏边走边问道:“婉妃怎么样?永稷和常宁呢!?”

    姜全福带着几个太监,小跑着跟上我们,说道:“婉妃娘娘和皇子下已救出来了,并无大碍。”

    南宫珏猛地停住脚步,厉声喝道:“常宁呢!?”

    姜全福吓得立刻跪倒在地上,几个太监也纷纷跪倒,姜全福颤声道:“启禀皇上,公主下似乎……似乎还在锦烟宫中。”

    南宫珏心急如焚,一跺脚道:“还不快去瞧瞧!”

    我见南宫珏急怒交加,便不敢劝,只是紧跟在他后,快步而行。

    片刻功夫已到了锦烟宫,此刻浪扑面,火势熏天,无数太监宫女来回奔跑,传递着水桶水盆,纷纷向火上浇去。几个水车亦将水龙高高举向天空,一条条水柱犹如玉龙般向火势最旺的地方淋去。无奈紫巅城各宫各皆是木制,如今天干风大,这火着得旺了,竟一时救不下来。

    婉妃裹着一件墨色大毛斗篷,被宫女扶着立在一旁,鬓发散乱,脸上颇有几处烟尘之色,见南宫珏来了,疾步上前,一头扑在南宫珏怀中,眼泪汪汪地哭道:“皇上,您可来了!”

    南宫珏轻拍着她的肩膀以示抚慰,问道:“婉儿可没事么?”

    婉妃伏在南宫珏肩上,哭得哽咽难言:“臣妾没事,只是常宁,常宁还在里面!求皇上救救常宁!”

    说着,婉妃似乎浑瘫软无力,直要软倒在地,一旁的宫女忙伸手扶住。

    南宫珏向一旁的人喝问道:“怎么常宁还在里面?还不快派人进去救!”

    一个一脸灰黑的太监立刻跪倒在地,气喘吁吁地说道:“皇上息怒,奴才该死!实在是火势太大,谁都冲不进去啊!”

    南宫珏跺脚怒道:“一群没用的东西!救不出常宁,朕要你们全都死!”

    一旁的婉妃只是痛哭,那尖利的哭声更扰得人烦乱不已。

    南宫珏问道:“照顾常宁的那些奴才呢!?都哪去了?难道走了水,这些奴才只顾着逃命,连主子的安危都不顾了么!?”

    几个嬷嬷宫女立刻跪下,伏地连连叩首哭道:“奴婢知罪!奴婢罪该万死!”

重要声明:小说《后宫阙:梨花凉》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