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五章 渺渺乱云低薄暮(九)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未知 书名:后宫阙:梨花凉
    隔了几,宫中便渐渐传开流言蜚语,说到在梅清院附近竟有人拾到了一只男子所穿的鞋子。(读看看小说网)宫中太监鞋子皆是内务府所发,而拾到的鞋子却并不是内制的款式。宫中女子众多,本就易散播闲言碎语,这样一件事,竟被传得沸沸扬扬。荣嫔又告病不出,人人便皆以为她含羞忍愧,不敢见人。这流言便似乎又确实了几分。懒

    众人口口相传,只说她到底是上驷院掌事之女,竟这样没有分寸,只不过失宠了才几天,便行下此等宫闱**之事。渐渐阖宫流言,太后与贤妃听了亦是不喜。

    我只按兵不动,偶尔听得几句相关的话,却也并不答言。众人皆知荣嫔与我不和,见我并不借机踩低,免不了赞我几句宽厚大量。

    一转眼便到了岁末,贤妃婉妃等执事妃嫔便忙碌起来,准备节下赏赐及宫宴等事宜。

    这婉妃传召我们正三品以下的妃嫔,在锦烟宫中挑选年下制新衣的绸缎布料。锦烟宫正中齐齐摆放着几张条案,上面堆着各式各样的宫锦宫缎,婉妃向我们笑道:“姐妹们看着喜欢哪个,慢慢挑选罢。”

    我们万福道:“多谢娘娘。”

    正边挑选锦缎边说笑着,忽地听见后传来一个嬷嬷急急地声音:“公主下,慢些跑!”

    只见一个着樱桃红散花锦宫装的女孩已大笑着快步跑了出来,直扑进婉妃怀中,撒道:“母妃,常宁也要新衣!”虫

    我们皆回头看去,苏容华笑道:“几天不见,常宁又长高了好些。(www.dukAnkan.COM读看看小说网请记住我)”

    常宁听见有人说话,便将小脸抬起来,一双乌溜溜的大眼睛转来转去,唤道:“苏母妃,兰母妃,替常宁向母妃求好不好?常宁也想要新衣穿呢!”

    婉妃将常宁扶起来,轻嗔道:“怎么越大越没规矩?这些锦缎都是替各位母妃准备的,你的新衣不是早就做了么?”

    常宁扭动着子,胖嘟嘟的小主抓住婉妃的衣角,只是纠缠。苏容华和兰容华便说道:“她一个小孩子能用得多少布料?娘娘便依了她罢。”

    我亦在一旁笑道:“娘娘若再不依,只怕常宁连娘娘的衣角都要绞断了。”

    常宁见我说话,便抬眼向我看来,只见她粉妆玉琢,一派天真烂漫,甚是可,忍不住便对她微微一笑。

    婉妃娘娘说道:“你们都把她骄纵坏了!”又推着常宁道:“还不谢过三位母妃?”

    常宁拍手雀跃起来,说道:“多谢三位母妃!”便跑去挑选锦缎了。

    兰容华眼神随着常宁而去,羡慕地说道:“常宁公主真是聪明可。”

    婉妃说道:“天天只顾着淘气,真让人头痛。”声音中却饱含着得意。

    我灵机一动,向婉妃道:“前儿还听安昭容娘娘提起过,婉妃娘娘教子有方,常宁公主和永稷皇子,都是出类拔萃呢!尤其是小皇子,还不到一周岁,便聪明伶俐,不愧是龙子龙孙。”

    婉妃一听到安昭容,笑容便淡了下去,待听到最后一句,眼光迅捷的扫了我一下,我装作不见,只是抚摸着手中的水红暗花并蒂莲云锦,露出喜欢的神色。

    隔了几,便听说婉妃向太后禀告安昭容因御制新衣不合心意,口出不逊,不服管教。太后便将安昭容召去教导了几句,命她闭门思过七天,连宫宴亦不准参加。

    年三十夜里用过宫宴,南宫珏唤我同去踩岁。待我过去,只见几个太监抱来一些芝麻秸,铺在上清外地面上。

    南宫珏拉着我踏上芝麻秸,笑道:“朕与容儿‘芝麻开会节节高’!”

    我随他虚踩了几下,笑道:“原来皇上也喜这些小孩子的玩意儿。”

    南宫珏说道:“朕只有小时候与三弟一同踩过,也已许久不曾玩了。只是容儿今年多病多灾,朕便想到这个习俗,踩岁赶走祟气,容儿来年必当安体健,时时开怀。”

    我听了心中温暖,柔声说道:“皇上体恤臣妾,臣妾真是无以为报。”

    此时他已携我走下芝麻秸,我见他龙靴上还沾着一些细小的秸秆,便蹲下替他一一摘下,还未等起,已听见南宫珏说道:“三弟来了。”

    我心中一惊,竭力不动声色地站起来,侧福了一福,说道:“见过梁王。”

    梁王穿着紫檀色弹墨蟠龙锦袍,面色如常,笑道:“臣弟参见皇兄。”

    又气度不凡地抬手道:“容小媛不必多礼。”

    南宫珏问道:“可曾去过慈德宫了?”

    梁王说道:“多谢皇兄记挂,臣弟刚见过母妃,天色已晚,臣弟是来向皇上辞行的。”

    南宫珏笑道:“今辞岁,朕便多留了你一会儿,罢了,那你先回去,明记得早点过来。”

    梁王说道:“只怕明臣弟不能进宫了,明儿一早,臣弟便要动去江南了。”

    我闻言心中竟是一惊,忙抬眼看他,他却并不看我,目光暗沉,竟满是寥落。

    南宫珏奇道:“哪有正月初一便出门的道理?可是有什么要紧事?”

    梁王笑道:“臣弟哪里会有什么要紧事?皇兄向来是知道臣弟的,乃一不羁之人。不过是兴之所至,抬脚便行。”

    南宫珏关怀道:“三弟近来似是清瘦了些,莫非是有什么心事?”

    梁王轻轻一笑,转脸向夜空望去,说道:“臣弟何曾有心事,皇兄多虑了。皇兄请看,那边在放烟花了。”

    我与南宫珏循着他的视线望去,只见漫天烟花缤纷,灿若明霞,这一刻的光景,我竟忽然觉得似曾相识。

    恍惚忆起那我与他并肩相看天灯,似乎已是天长地久那般遥远。

    此时,终究是物是人非了。

重要声明:小说《后宫阙:梨花凉》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