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七章 渺渺乱云低薄暮(一)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未知 书名:后宫阙:梨花凉
    我听了心下微觉歉然,待要说什么,又不好说得,只得撒般的赖在他怀中。(www.dukankan.Com百度搜索读看看)

    想是南宫珏亦觉得有些伤感,便转笑道:“抱了你这一会子,倒觉得手都酸了,容儿当真丰腴了。”

    我故作羞恼地轻推开他的肩,说道:“那皇上不如去挑些纤弱的女子侍奉皇上。”懒

    南宫珏笑着拉我道:“容儿无论是环肥还是燕瘦,朕都喜欢。”

    我扑哧一笑,说道:“只可惜如今天下太平,人人丰衣足食,想寻些瘦弱俏的女子,只怕倒不易呢!”

    南宫珏笑道:“你这伶牙俐齿的小丫头。”

    笑得正欢畅,我忽然觉得前一紧,连连咳嗽起来,这一咳却越来越厉害,怎么也止不住。

    南宫珏忙唤过全福,吩咐去准备川贝枇杷膏。又亲自替我抚背,我咳得说不出话,只是推他的手,一径背了他,犹自咳声不止。

    直过了半柱香的功夫,我才渐渐缓过来,南宫珏端过药碗,一勺一勺替我喂了药,说道:“想是子还不曾好得完全,方才吹箫又累了气息,这才咳得厉害。”

    又回吩咐道:“快传御医。”

    我忙止道:“皇上,已经这么晚了,臣妾现下又没事,不必惊动御医了。”

    南宫珏眉头一皱,说道:“那怎么成?若是耽搁了,让朕……”

    他止住话头,似是不在太监宫女前失了威仪。(www.dukAnkan.com读看看小说网更新我们速度第一)我展颜笑道:“臣妾当真没事了。”虫

    匀了匀气息,我又说道:“只怕臣妾子未痊,不能侍奉圣驾。”

    南宫珏将药碗递与姜全福,蹙眉道:“现下外头寒风正紧,你怎么回去?若再着凉怎么办?且在朕这里住下罢。”

    我刚想拒绝,他已俯在我耳边悄声说:“你在朕边,朕才能放心。”

    我只得微有无奈地笑笑,心中却是暖意融融。

    似乎是应了当灵芸的话,数来珺瑶皆未召寝,我心中只觉担忧,面上却不能表现出来,又不好再向南宫珏提及此事。

    这年冬格外的冷,我的咳嗽却渐渐加重,几成宿疾。三番五次的召太医来看,遍试方子,咳嗽却总不见好,只得接连向内务府告病,在函苑静养。

    却也因我此病,侍奉南宫珏的机会便少了。荣嫔见我病重不能侍寝,也不来迫于我,我心中才稍稍安稳。

    南宫珏却并不因此冷落我,遣人来看视。他既如此,各宫妃嫔并各司亦不敢怠慢,时不时便来走动一番,各处给函苑的供给亦是丰厚了许多。

    这珺瑶来看我,一进屋便说着,我命素兰减些熏笼里的炭火,珺瑶忙止道:“姐姐快休如此。姐姐正在病中,定是怕冷,她们该将火燃得旺些才好。”

    说罢,又挽起袖子,亲自拿火钳子拣了两块银炭进去。我咳了几声,问道:“我也好久不出门了。灵芸和惜文怎么不曾来?”

    珺瑶见我这样问,脸色似乎有些不愉,又怕我担心似的,轻描淡写地说道:“灵芸妹妹这一向得宠得很,听说今儿去陪伴贤妃娘娘赏雪了。惜文妹妹近来也没怎么瞧见,不知道在忙些什么。”

    我看她神色似乎是不愿提起这些事,便笑说道:“外头又下雪了么?我这病连也懒得下,好几不曾出去了。”

    珺瑶端详了会儿我的脸色,安慰道:“看姐姐今儿气色好些。”

    我叹道:“药也吃了几篓子了,偏生不见好。只觉得烦闷得很。”

    珺瑶蹙眉凝思,半晌才说道:“太医来看了多少次,也说不出个所以来。我思量了许久,总觉得姐姐这病来得奇怪。”

    我听她如此说,心念一动,问道:“妹妹说的是……?”

    珺瑶放低了声音,说道:“姐姐一进宫便得罪了荣嫔,现下又宠冠后宫。暗地里指不定有多少人觊觎着呢。姐姐好好想一想,当得病的形到底是怎样的呢?”

    我听她一提及,才悚然自危,忙凝神细想,却怎么也理不出个头绪。

    珺瑶见我沉思,便轻声提醒道:“可是吃错了什么东西?”

    我缓缓说道:“第一次,好像是在上清,那我并没用过什么来历不明的东西,只是替皇上吹了一曲雪见流泉……”

    难道是淩泉箫!?

    我陡然一惊,那荣嫔来的场景赫然出现在眼前!

    珺瑶见我面色惊惧,忙问道:“姐姐可是想起了什么?”

    我脱口说道:“荣嫔曾来过函苑,还碰过我那支淩泉箫!”

    珺瑶惊道:“如此就是了!定是她借机下毒,箫入口中,毒质随着呼吸进入姐姐体内,姐姐便渐渐中毒了!”

    我心中豁然,只觉此事前后相合,由不得我不信。想起荣嫔手段狠辣,忍不住恨意顿生。

    珺瑶见我面有怒色,便看了看左右,坐到我边,低声说道:“到底该怎么着,姐姐也该早拿主意才是。”

    我冷冷说道:“我说着怎么天天儿的吃药,也不管用,原来是着了人家的道儿!太医只当我是风寒咳嗽来治,哪里能祛得了毒呢!”

    珺瑶知道我又气又恨,只得劝慰道:“姐姐现下知道了也不算晚,早些换过药,祛除毒质,免得子久了,子落下病根。”

    我点点头,转而向珺瑶感激道:“若不是妹妹提点,我这条命断送在人家手上还不知道呢!”

    珺瑶脸红了一红,说道:“自己姐妹,还说得这么客气。我能够侍奉皇上几天,到底还是姐姐的功劳。”

    我想起她多不曾召见,不免有些替她伤怀,她见我面色忧虑,便说道:“姐姐不必为珺瑶担心,不过是我福分薄罢了。”

重要声明:小说《后宫阙:梨花凉》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