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三章 寒夜踏雪风惊竹(五)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未知 书名:后宫阙:梨花凉
    想起朝霞和关贵人之死,我不心生恻然。(读看看小说网):。这些事我到底做得对不对?我这样步步设计,害得到底是旁人,还是自己?

    不知不觉,我停住了脚步,素月小心地问道:“小主,怎么了?”

    我回过神来,向四下看了看,这里似乎是莹澈湖,但见夜光流转,微风阵阵,空气中混合着清凉的湖水气息,向我扑面而来。懒

    我怅惘地问道:“难道朝霞的事,是我太狠心了么?”

    素月沉声道:“小主还放不下朝霞之死么?要怪就只能怪她为人张狂,不守本分。若是在宫外,这也算不了什么,只是宫中,容不下这样的奴婢。况且她若不死,小主便会有危险,殉主尽忠,原该是奴婢的本分。小主不必自责。”

    我微微松了一口气,渐渐狠下了心肠,自语道:“不错,她若不死,终是心腹大患。咱们走罢。”

    我转,加快了脚步,向杏云而去。

    永庆七年十月二十二,册封兰婉怡为正四品兰容华,明嫔为从四品明德仪,容贵人为从五品小媛,薛娘子为从六品才人,许采女为正七品娘子。

    这我们几人在涵良媛处所中闲话,涵良媛笑道:“这次册封五位妃嫔,咱们杏云就占了三个,真是好事连连。”又向我道:“如今阮妹妹与我是一个品次了,下次册封,至少也是正五品了。”虫

    我忙笑道:“哪里就那么快了呢?上次连升三级,已经是格外的恩赐了。(www.dukAnkan.com读看看小说网更新我们速度第一)再说嫔妾无论是哪个品次,涵姐姐都一样是嫔妾的姐姐。”

    涵良媛闻言,笑意更浓,说道:“你我同阶,以后可不要自称嫔妾了,你若真当我是姐姐,就自称妹妹罢。”

    我答道:“多谢姐姐。”

    灵芸说道:“皇上最近很喜欢听许姐姐的古筝,隔三差五便召过去,还夸许姐姐真是琴艺高超呢。”

    珺瑶含笑道:“没听方才涵姐姐说的么?我位次一直比你低,你还一口一个姐姐,我都不大敢答应了呢!”

    灵芸急道:“咱们姐妹四个那时怎样说来?别说是现在,就算是以后我当了主子娘娘,对咱们姐妹都是一样称呼的!”

    我掩口,拉拉惜文的袖子,笑道:“瞧她才受了册封,就盼着当主子娘娘了呢!”

    灵芸大羞,扭着子向涵良媛道:“涵姐姐,你也不管管她!”

    涵良媛笑道:“她?谁是她?她是谁?方才不知是谁说的,都是一样姐妹称呼的呢?”

    珺瑶笑着拉开我们几个,说道:“我倒想起一件事儿来,上次皇上听我弹过古筝,想起来问过阮姐姐会使什么乐器,我想起来那贤妃娘娘不是赏赐了一管玉箫么?便照实说了。姐姐若得空儿,不妨准备准备,只怕皇上这几天便要让你吹一曲呢!”

    我急道:“偏你就这样多嘴,等我在皇上面前出丑了,那才好看呢!”

    灵芸拍手笑道:“这可好了!谁叫阮姐姐取笑我来?我还巴不得等着她出丑,我好说嘴呢!”

    惜文在一旁说道:“姐妹们住得远,还不知道呢!我可是就住在阮姐姐隔壁的,倒听过几次阮姐姐的箫声,当真是如破玉落珠,婉转悠扬,好听得很呢!”

    珺瑶闻言笑说道:“原来倒是阮姐姐真人不露相!不成,什么时候也给我们好好的吹奏一曲,让我们也听听?”

    我向惜文笑道:“好啊,我在房内吹箫,还不曾料到隔墙有耳呢!哪有白白听去的道理?”伸出右手作势道:“交几个小钱罢!”

    惜文笑了笑,说道:“几个姐姐都是得宠的,却来向我这个连皇上面都没见过几回的宫嫔要小钱,任谁也说不出这个道理罢?”

    我听了心中微微一刺,亦知道她是自伤之词,一时不知该如何答言。忽听涵良媛在一旁道:“外面可不是下雪了?”

    灵芸向门外看了看,说道:“还真是下雪了!我没带斗篷过来,可怎么办呢?”

    我起笑道:“咱们也扰了涵姐姐半了,不如趁着现在雪势小,散了罢!”

    几人便纷纷起告辞,我携着素月出来,见外头天色暗沉,浓云密布,雪粒细小如沙,却是来势甚急,扑在脸上,竟如被小虫叮了一口般微痛。我向素月道:“这雪怕是会下得不小。”

    素月说道:“这是今年第一场雪,下得大了,倒是瑞雪兆丰年呢。”

    我点点头,扶着她回了函苑。

    素兰把海棠红觚稜合欢壶放在熏笼上暖着,那茶壶用熏笼的气一烘,逸出微微的水汽来,满屋渐渐都弥漫了极淡的茶香。

    我在房中坐了会儿,只觉得倦极思睡,又怕白里睡得多了,晚上倒走了困。便强展双眸,起支起了窗棂,向外看去。

    外头的雪下得越发大了,此时天上翩翩漫漫地飞扬着大团的柳絮状雪团,下得气势磅礴却又无声无息。地上已积了薄薄的一层。远处的树木,近处的石阶,皆饰上了白雪,我想到此时淼月湖畔风光定是旖旎,不童心大起,回披上松绿色白兰花纹锦棉披风,将兜帽戴好,也不唤素月,径自拉开门走出房去。

    一路并不曾遇见什么人,唯见雪絮曼舞,袅袅千华,淡风轻卷,雪瓣纷飞。行至淼月湖,果然清波渺渺,雾意朦胧。我索摘了兜帽,闭了双眼立在树下,静静倾听雪落之声。

    许久,我慢慢睁开眼睛,几片雪花竟覆在我睫毛上,轻易不肯落下。

    睫毛微微颤抖,终于不舍地将眼睛缓缓睁开,凝住的雪花已化作水珠,簌簌地落在雪地上,如落泪一般。

    我渐渐怅然起来,一动不动立在雪地里,任由大雪铺天盖地落在我肩上,竟恍若不觉。

    不知过了许久,我才长叹一声,回过子,方迈步,不小心却将披风的衣角勾在冬青丛中。我轻轻一抖,并未扯下来,刚要弯腰去解,后却走上一个人来,蹲下替我解开了衣角。

重要声明:小说《后宫阙:梨花凉》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