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250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支金香 书名:总裁虐恋:允爱
    凌樱不敢相信的看着藤原野,她摇着头,眼泪顺着脸颊流下。大文学

    “你……你一直都知道。”

    “没错,我是一直都知道,那又如何?这跟我有关系吗?知道不知道都没有任何意义。”

    “没有任何意义?言野,我是你的妻子啊,你心里就不曾在乎过我吗?我现在这样计较是为了谁?”

    “可是我根本就没奢求你计较。”

    “原来……原来就我一个人最后知道,你们都当我是白痴,爸妈不把我当亲人连你也不把我当亲人,至始至终都是我一厢愿……我为你做了这么多事,可是你根本就不在乎我,你的还是她。”

    他痛苦的闭上眼睛,那又如何呢?就算现在也已经不可能了。

    “你不想要我生下你的孩子,所以就算当初孩子六个月了,你还是想着能打掉就打掉,藤原野,你不是讨厌孩子,因为你想要的是她为你生孩子!”

    她吼道,上前打着藤原野的口,她多么这个男人,可是他就是不知道她的心。

    “藤子妍,你看到了没有,你勾走了我丈夫的心,又要你丈夫抢走我的家,我现在什么都没有了,这下你满意了吗?为什么这么狠?我哪里得罪了你?为什么这么残忍的对我?”

    藤子妍哭着摇头,真的不知道会惹出这么多事端来。大文学

    “别听她的,要怪也不是怪她瞎了眼,找个不她的男人。”纪凌啸搂着藤子妍,一点也不留面的说道。

    凌樱不怒反笑,可是眼泪却还是不住的往下流。

    “纪凌啸,你凭什么以这样的口气跟我说话,你想要回凌家?我第一个反对,我不会承认的,永远都不会承认……你没有资格做我哥哥,我凌樱才是凌氏的继承人……想要得到凌氏想都别想……”

    她的话隐约有些听明白了,抬眼看着纪凌啸,他只是凝眉。

    “我跟凌氏没有任何关系,别把我扯进去。”

    “是吗?那这算是什么?”狠狠的将一份遗嘱砸在纪凌啸的脸上,“我还一直被蒙在谷里,要不是听见爸妈在书房讨论,我还不知道……原来他们根本就没把我当做女儿……”

    纪凌啸拿着那张纸冷笑,伸手将遗嘱撕掉,砸在她的脸上。

    “我不稀罕你们凌氏一毛钱,我他妈也压根跟你们没有任何关系?别在我这里撒野,不然我动手了,你她妈想哭都哭不出来。大文学”

    “我们走。”搂着藤子妍上楼。

    “站住,她的事还没完。”

    凌樱抓住了她的衣服,感觉此刻她倒像个主人一样,还没有愣过神,一切都发生了。

    “你她妈少在这里命令她,这是我家,给我滚,以后关系你们狗凌家的事少他妈找我们,你们家斗,给我他妈的关起门来,别让我瞧着特想要掐死你。”

    纪凌啸甩了凌樱一个耳光,是用力的,他上前揪着她的衣服。

    “像你这样的人,我他妈也懒得跟你有任何关系,你不承认我?,我她妈也没打算承认你。”将凌樱推进藤原野的怀里,“带着她滚出去,多待一分钟,我他妈让保安放狗轰你们。”

    想必她这辈子也没遭遇过这样的事。

    “你算什么东西?凭什么打我?纪凌啸别以为你有个一个份就可以教训我,我告诉你,除了言野可以动我,你不行……我会让你付出代价的……”她红着眼,急了,还没有受过这样的屈辱,伸手从包里拿出了指甲钳就往她的方向砸去。

    “啊——”藤子妍听见有人尖叫了一声,哭着,整个人被纪凌啸搂在怀里。

    “言野,言野,你怎么样?我……我不是故意的……”凌樱坐下来看着捂着头的藤原野,指甲钳砸在了他的右眼角,上面有血流出。

    想要过去看看哥哥怎么样,可是纪凌啸拉住了她。

    “放心吧,流点血没什么大碍。”

    “我没事。”他挥开了凌樱的手,捂着眼角看向她,“对不起,今天的事是我们不对。”说着转离开,凌樱一直跟在后追着,口里念着‘对不起,对不起……’

    看着哥哥流下的血,心里涩涩的,哥哥为了她受伤了,总觉得自己是个扫把星,每一个跟她走近的人都会受伤,现在连纪凌啸也是这样。

    “对不起,都是我连累了你。”

    “,我们是夫妻,什么连累不连累的?要说连累,也是我,因为我他妈是凌家的野种。”他说的很轻松,可是藤子妍怎么会不知道他心里的伤?说‘野种’两个字应该很难吧?心很痛吧?

    “我们上楼去,这里应该他妈的喷点清香剂,都臭死了。”

    他厌恶的捂着鼻子,推着她上楼去。

    简单的换了一衣服,可是那场风波却如影随形。

    终于明白纪凌啸跟凌氏的关系了,原来他不是天生的孤儿,他有家,只是不知道为什么被抛弃了?他不说她也没问,毕竟伤心事谁也不愿意想起。

    “纪凌啸,你心里是不是很痛?”

    “你说什么呢?我的心比铁还硬,怎么会痛呢?”

    知道他是故意的,其实没必要在她勉强假装的。

    “小妍,让我抱抱。”他已经将头埋在她的颈部。

    沉默了很久,他一直不说话,就这么抱着她,也没哭,是心止如水了吗?

    “小妍,我不想要改变一些事,就这样不可以吗?不要了不行吗?我真的不稀罕,只要有你和这个家就很好了,真的……”不奢求了,那些早就已经淡化了,什么血缘亲,早在30多年前就淡化了。

    “你不是说认祖归宗是中国的传统吗?”她极力笑着。

    “……”他看着她也笑了出来,“我什么时候说的?我怎么不知道?”

    又在装傻,不过算了。

重要声明:小说《总裁虐恋:允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