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222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支金香 书名:总裁虐恋:允爱
    看着阿胜泰然自若的样子,其实心里应该有些痛的吧,一个错就跟随了他的一生。

    “怎么样?我很笨吧!”

    “你确实笨的!”她一副很赞同的样子。

    “喂,这就是你安慰人的态度吗?早知道你这么冷血,就不该讲给你听,这件事可是我一辈子的教训。”

    “我还没说完,你确实笨的,可是那个女人更笨,她应该继续在你边挖掘金矿的……”

    “你啊,我都不知道该怎么说你了。”

    “后来呢?”感觉他还没有说完。

    “没后来了,这次她竟然找我帮她打离婚官司!”可笑的,再次见到她还惊讶的。

    “你怎么办?”

    “两半!因为我压根就把她当陌生人。”

    阿胜临离开的时候说,“丫头,跟你说说心里舒服多了,看来我该转移目标了……”

    是啊,有些事心结打开了自然舒服多了,就像她和哥哥,曾经的自己很盲目,现在呢?只是希望他活的比自己快乐就行。

    原本以为生活就这样了,即便是不纪凌啸可是已经无法改变了,藤子妍已经接受了现实,可是她怎么也不曾发现,生活根本就无法平静。

    藤原野一直站在舞蹈中心的门外看着她跳舞,自己说要出去的,可是他说没关系,不想要耽误她的工作,可是有他在自己根本就安不下心,一边教授学员一边看着外面的哥哥,他一脸沉醉的看着自己,曾经曾经自己也是那般幸福的看着他,可是现在……

    坐在公园的长凳上,哥哥买了一杯的橙汁。

    “妍妍,我离婚了。”

    他说的很轻松,可是却让她很不轻松。

    “为什么?现在这样做还有意义吗?”

    “有,因为这样我就自由了!我可以干净的面对你……”他很认真的看着她,眼眸中闪着点点的舍不得,“你不要有任何的负担,这是我自己愿意的,我……我也想要你幸福。”

    “哥……”她揪紧了自己的手指,到底想要怎么做?

    “妍妍,此生我最大的愿望就是和你一起走进结婚的礼堂……”不过现在不奢求了,因为那就是不可实现的愿望,很讨厌现在的自己,为什么要和她错过?难道错过了真的就再也回不了头了吗?

    抬眼看着哥哥,心里的某处好痛,曾经这也是自己最大的愿望……

    “都过去了。”

    “是啊,都过去了……”他笑着站着,“好了,你快去上班吧,我回去了。”

    看着藤原野离开的背影,突然间觉得好远好远,刚要转过就看到哥哥躺在地上,一如两年前的那一幕。

    帮哥哥办理登记手续才知道他不需要,因为这个医院是他经常来的,还以为……还以为两年前的手术已经好的差不多了,怎么会?

    取了药,拿在手里,觉得好重,不想进去看到哥哥苍白的脸,终究还是没有心里承受,这两年他都煎熬着。

    “还有多久?”

    刚要开门就听见哥哥的声音,他醒了,可是为什么他要问还要多久?什么意思?不想要管的,想要直接进去的,可是当听见那句话的时候手僵在那里没办法动。

    “最多半年!”

    “我知道了……别告诉送我来的女人,我不想要她知道……”

    “好,你做好心里准备。”

    半年?这是什么意思?很想要冲进去问问医生为什么这么说?可是自己不敢,天生的胆怯让她没有勇气进去,害怕是事实,这不是真的,不是……

    眼泪哗哗的流下,她颓然的往后退,抱着药就往外面跑,坐在医院的草坪上,她大声的哭着,“怎么会这样?不可能,不可能——”

    哥哥的生命只剩下不到半年的时间,多么短啊,一个人的生命就要结束了……

    “哥,你真傻真傻!”她哽咽的呢喃着,听到他跟医生说不要她知道,心里愧疚的要死,明明她伤害了他,可是哥哥却还在为她着想,不知道哥哥是以什么样的感觉说出‘我……也想要你幸福。’可是她幸福吗?

    有点抱怨藤原野了,体都这样了却还不愿意让她知道,哥,你这样子不是为我好而是让我痛苦?

    没有回去医院,拖着疲惫的体回去,家里空空的,就像自己从来不曾拥有过任何东西一样。

    纪凌啸打电话来说要去接她,她说,“不用了,我已经回家了。”

    “这么早?老婆,你越来越会摸鱼了。”

    心不在焉老是慌神,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哥哥?现在他离婚了,生命只剩下半年的时间,可是自己能给他什么?看着吃的津津有味的纪凌啸,心里觉得好痛。

    “小妍,你是不是觉得我现在越来越有魅力了?”

    “……”

    “你这样子还真有点不习惯,都不自然了。”他扯着笑容,越来越觉得小东西自己了,连吃饭的时候都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自己看,不过……心里好慌。

    没听见他说什么,只是在想一些事,不能让哥哥抱着遗憾走是吗?

    不知道怎么开口跟纪凌啸说?也没有勇气说。

    心不在焉,连纪凌啸脱了她的睡衣都不知道。

    她该怎么做?突然间觉得迷茫了,为什么现在问题要让她解决呢?抱紧了压在自己口的头颅,眼泪顺着眼角流下。

    “纪凌啸,我该怎么办?”她呢喃着,可是在纪凌啸的耳朵里却成了极致的*惑。

    他的小妍在喊着自己的名字,而且还抱着他的头,高兴的继续奋斗着。

    “宝贝,我你。”他呢喃着,在她的上肆意妄为。

    早上纪凌啸起的比自己早,他亲了亲自己的额头,没有硬是拖着她起

    其实藤子妍已经醒了,只是没有睁开眼睛,不愿意睁开也不想要睁开,觉得面对纪凌啸有点心虚了。

    她承认不他,可是却又不得不承认自己与他有着千丝万缕的羁绊。

重要声明:小说《总裁虐恋:允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