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192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支金香 书名:总裁虐恋:允爱
    “纪凌啸,你真变态,我为什么要遇到你?”她哭着,感觉自己可悲的,命运自从遇到了纪凌啸开始逆转。(请记住读 看看小说网的网址www.Dukankan.com)。

    一切都没有了,一切都变了,这个世界疯了。

    她咯咯的笑着,像是一个没有灵魂的机器人。

    “纪凌啸,你知道这世界上最可悲的是什么吗?是被自己不的人着,甚至残忍的分开与自己的人,那是最可悲的事!”纪凌啸就是那个残忍的人。

    就算再笨也可以听得明白。

    “我就是那号人物怎么样?有本事你他妈让藤原野时空逆转啊,现在都他妈已经成定局了,你还能改变什么?我告诉你,别想着下辈子跟他怎么样怎么样,就算是下辈子我他妈也要做坏人的破坏你们。”

    藤子妍咬着唇看着纪凌啸,跳起来狠狠的甩了他一个耳光。

    纪凌啸抚摸着自己被打的脸不敢相信的看着她,这是自己被她打的第几次了,数不清了,很想要回给她一个耳光,可是看到小东西认命的闭上眼睛,终究没那个勇气打下去。

    意外的痛没有落下来,相反的是他温柔的抚摸着她的脸。

    “小妍,你他妈打的好啊,老婆打老公天经地义啊,只是老公打老婆那就是不正经了,好了,你打也打了,我们不闹了,现在就和好了。(www.dukAnkan.com读看 看 小说网 更新我们速度第一)”他一改刚刚的恶劣,现在就像是只温顺的狮子。

    她笑着看着纪凌啸,他的把戏早就看透了,今天她本来就算豁出去了,离婚,不管怎么样都要离婚,他都跟女人那样了,还想要怎么样?

    “纪凌啸,说实话你和何艳真的很配,都是演戏的高手。”她笑着,可是却是那般的讽刺。

    “藤子妍,别他妈给脸不要脸,我都拉下脸面不计较被你打,你他妈倒好,得寸进尺了。”

    他的脾气改不了,他骨子里就是头野兽,看吧,刚刚的温柔是假装的吧!

    “我只想要离婚。”她蹒跚着站了起来,“我会继续向法院申请的,现在我们分居。”说着就往外面走去,已经很明白了,不想要再拖了,想要过另一种生活了,没有哥哥没有纪凌啸,只是自己的生活。

    分居?多么书面的词,可是他特妈不懂!

    “分居?你他妈别忘了现在你还是我老婆,一天没离婚,你他妈都是我老婆。”伸手拉住了她,拖着她往走去,恶劣的指着天花板上的结婚证,“看到了没有,那个红本子还在,等到它不在的时候,你他妈再说分居也不迟,现在……给我把内*裤脱了,我要你。”

    就是要侮辱她,得寸进尺,自己都这么让着她了,可是她不知好歹,硬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好啊,她砸啊,我就是要她痛,想离婚,做梦去。

    藤子妍惊恐的看着纪凌啸,他刚刚碰了何艳,现在却用那副肮脏的体碰自己。

    “你神经病。”站了起来就想要离开,可惜纪凌啸不可能让她得偿所愿,伸手拽着她的手臂,藤子妍狠狠的瞪着他,“纪凌啸,你闹够没有,别让我觉得你真的是恶魔。”

    “你什么时候觉得我不是恶魔了?宝贝,恶魔和天使会永远在一起的,你知道为什么吗?因为恶魔就喜欢蹂*躏天使。”他笑着,可是却又那么的讽刺,狠狠的将她摔倒在上,衣冠楚楚的站在她面前凝视着她,“你没听见我说的吗?我他妈要你,现在就要。”

    “畜生!”她咬牙切齿的看着他,从没这么恨过纪凌啸,挣扎着要站起来,可是纪凌啸整个人已经压在她的上,不让她有起来的机会。

    “老婆,看来,你他妈就喜欢我主动,好啊,就如你所愿,我他妈帮你脱。”

    掀起了她上的睡衣,动作娴熟的脱下了她贴的衣物。

    感觉有手指在碰触自己那里,她像是发怒的豹子,疯狂的扭动的体不让他碰自己,伸手打着他的头还有体。

    纪凌啸也疯了,和她对打着。

    头发凌乱,衣服被撕扯着。

    卧室里传来男人女人嘶吼的声音。

    “纪凌啸,你滚开滚开……”怒吼着,指甲陷进了他的脖颈,他脖颈上被划出一道血红的痕迹。

    “你他妈还来真的!”瞪大了双眼,掐着她的脖子,“放手,我叫你放手听见没有。”

    真***痛。

    “不放,就不放……”更加有力的抓着他。

    实在是痛的厉害,纪凌啸往她面上扇了一个耳光,那个耳光他是有控制力道的,还没有她打自己的重呢。

    站起来,伸手摸着自己的脖颈,看着手上的血,真他妈气愤的不行,外面想要杀他的人都伤不了他,就这个女人,不就是脸上出现疤不就是脖子被弄出血。

    藤子妍捂着自己的脸哭着,她呢喃着,“别碰我别碰我……”

    他上还有其他女人的痕迹,怎么可以让他碰?感觉恶心,就算再没有自尊她也是人啊!

    “你不想要我碰,我他妈就碰了。”恶劣的碰着她的体。

    藤子妍猛然的看着他,感觉自己的胃里在翻滚,那种恶心连自己都说不清楚,她使劲的推开了纪凌啸,仓惶的滚下了,捂着嘴往浴室跑去,她爬在马桶上不停的吐着,感觉连胃都要吐出来了,她眼泪哗哗的流着靠在马桶边,脸色苍白的不行。

    “你他妈就这么嫌弃我?”纪凌啸眼中充满怒气的站在浴室,手死死的抓着门,他没有碰何艳,可是***藤子妍竟然吐了,他就这么脏吗?

    给谁谁都会嫌弃的?她是人,不是一个畜生。

    一想到他刚刚用那只碰何艳的手指碰自己,胃里就难受的不得了,又不停的吐着,可是什么都吐不出来。

重要声明:小说《总裁虐恋:允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