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186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支金香 书名:总裁虐恋:允爱
    “小妍,我觉得咱们现在越来越聊的来了,你是不是也不想挂电话,我就知道小妍最我了!”

    他高兴的往自己脸上贴金,藤子妍真觉得纪凌啸自恋的很。

    “是你自己一直在说话。”她实话实说,不是自己不想挂电话,是他一直不肯让她挂。

    “哼~”纪凌啸冷哼了一声,“你就不能不打击我吗?”

    “……”

    “算了,你不是也回答我了吗?所以这不是我自己一直说话。”

    这叫什么逻辑,她不回答,他不是又要生气了。

    “好了,你再等我一会,我保证10分钟就到。”

    “好!”她刚要挂了电话,可是纪凌啸大叫着,说要来一个再见吻,什么再见吻又不是不见面了,懒得理会。

    “老婆,你不给我,待会我可就要强要了!”嘴角带着邪魅的笑意。

    真觉得纪凌啸无赖的可以,没办法对着手机‘啵’了一声。

    走在舞蹈中心的公园处,坐在长凳上等纪凌啸,可是没有等到纪凌啸,等来的竟然是藤原野,他满眼怒气的看着自己。

    “为什么躲着我?”

    “哥……我没有!”极力的笑着,站了起来。

    “没有?我打了这么多电话,每天都来这里等你,可是每天都看到纪凌啸跟你在一起,妍妍,你是我的,你怎么可以这样?”藤原野痛苦的握着她的肩。

    “哥,你一直都是我的哥哥,现在我们都结婚了,再也不是以前的我们了。”她极力掩饰自己眼中的泪水,自己也很痛苦,可是哥,现在还能改变什么。

    她拿下了他的手,“纪凌啸在等我!”

    转过要离开,她听见藤原野咯咯的笑着,她也笑着,今天一切都结束了。

    “妍妍,你以为这样就结束了吗?不可以,不可以——”他冲上前在藤子妍没有准备的况下拉着她往他的车走去。

    “哥,别这样!”想要挣脱,可是哥哥太用力了,根本就不给她机会,很少看到愤怒的哥哥,他从来不会这么凶狠的对自己的。

    他毫不怜惜的将她摔进了车里,他的车已经不再是以前的那辆了,这是一辆大奔,价值不菲。

    体有些痛,挣扎着坐起来,藤原野已经上了车,发动了引擎,她什么都不说话的看着外面,没必要了,现在即便是见面也没有什么意思了?他们两个人已经成为了不能相交的平行线了。

    藤原野带着她来到了那间属于他们的房子。

    期间纪凌啸有打电话过来,想要接的,可是哥哥按住了她的手。

    “别接!”他哭了,眼泪落在她的手上,就像是一个无助的孩子一样。

    心很痛,没有接,把手机放在包里任凭它响着。

    “妍妍,我们重新开始好吗?不要不理我?”

    他抱着她很紧很紧,像是怕一松开她就会离开。

    “哥,别这样,这样让我喘不过气来。”她眼眸中也溢满了眼泪。

    “为什么?为什么我们会变成这样?妍妍,我你,真的很你。”

    “我也是,可是你我都已经结婚了,你想要我怎么办?离婚做你的人?”她直视着他,“藤原野,我从没有停止过你,可是这一次我想要试着将你忘了,我再廉价也不能可耻的做任人侮辱的小三。”

    “不——不是这样的。”他颤抖的握紧了她的肩,“妍妍,我怎么可能让你做小三?你不廉价,只是我需要时间……樱子对我有恩,她在我最困难的时候给我帮助,我不能对不起她。”

    “你不能对不起她,所以选择骗我伤害我,让我觉得我们还有可能!”她的眼泪决堤而下,“藤原野,你这不是在说我廉价还是什么?”

    “不是你想的那样,当初我以为你出事了,我醒来后自杀了好几次,每次都被樱子救了,她为了我,手臂都被我用刀子割伤了……”想到那时候,他心里痛苦的不行,以为她死了,自己活在世上没意思,可是在那次拨通了她的电话,终于有了活下去的勇气。

    “别说了,我知道你们很相。”

    “不,我不樱子,妍妍,我只你!没有你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活下去?我戴眼镜不是因为近视,而是因为我脑袋开了三次刀,视力不行了,当初子弹直我的脑门,能活下来已经是奇迹了。”

    “……”她睁大了泪眼看着他的头,那里开了三次刀,自己却什么也不知道。

    “每次开刀前我都会打电话给你,每到过年时我也会打电话给你,我想要听你的声音,很多次想要跟你说,‘妍妍,我还活着。’可是我不敢说,因为没有勇气,每一次都害怕自己死在手术室……”他眼泪哗哗的流,头有点痛,扶着额头,眼前有点模糊。

    “哥,你没事吧?”感觉他的不对劲,立马扶着他坐下,想要不理他的,可是自己终究下不了狠心。

    藤原野我你,所以根本就无法对你不理不顾。

    “没关系,这三年只要一激动就会这样,已经习惯了。”

    “对不起!”她不知道他经历了这么多,抽泣着扑在他的怀中。

    “妍妍,给我时间,我会跟樱子离婚的。”他就像以前一样,温柔的抚摸着她的头发。

    她哭着点头,她也会离婚的。

    原来自己每年接到的无名电话都是哥哥打来的。

    哥哥受的苦太多了,不忍心他再受伤,一想到他的头开了三次刀,她的眼泪就忍不住的流下。

    就这么趴在哥哥的腿上,感觉好暖和,从没想到原来哥哥过的那么辛苦,抱紧了哥哥的腿,感觉自己不争气的,竟然跟哥哥生气,哥哥一直都自己,可是却总是胡思乱想。

重要声明:小说《总裁虐恋:允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