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171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支金香 书名:总裁虐恋:允爱
    纪凌啸兴致极好的带着她去参加车展,他指着新出来的奥迪跑车,“今年新出来的,喜欢吗?”

    “还行!”很豪华,比他那辆跑车还好。()。

    “我已经买下来了,你再去看看有没有自己喜欢的车。”他已经挽着她的手往里面走去,看好了一款红色同系列的跑车,可是藤子妍摇头,对于车自己压根就不想要。

    “不用了,我不会开车。”没有考驾照,因为哥哥曾经说过他就是她的双脚,以后买车了他坐正驾驶她坐副驾驶。

    “我可以教你吗?小妍,你后天生,这款车就当做是生礼物送给你。”第一年没过,因为那是在6月份,当时她神志不清在医院,今年自己要帮她过。

    “不用了,份证上不是我真正的生。”

    “那你生呢?”

    “没有生。”转过往前面走,她真正的生是5月20,每年过生哥哥都会大声的说道,“妍妍,我你,我你!”可是现在再也听不到哥哥的这句话了,她的份证上的生其实是哥哥的生,他们就差两天。

    纪凌啸撇了撇嘴看着不屑自己的藤子妍,她以为自己多么了不起啊,没生,好啊,那就没生吧!反正这车他买了,不管哪一天这款车都算是礼物了。

    她生那天不想要任何人知道的,可是快递送过来一个蛋糕,她很好奇,谁会知道她的生?签收了一下,将蛋糕放在冰箱,纪凌啸回来的时候看到了那个蛋糕。

    “你今天生怎么都不跟我说?”

    “只是普通生,没什么好说的。”

    那他们之间还有什么好说的。

    他就像是慵懒的大男孩,伸手从她的后缠上了她的腰肢。

    “老婆生快乐,你又长大了一岁,我又老了一岁。”不得不承认自己老了,都已经快30了。

    “饿了吧,吃饭吧!”她收拾着饭菜,对于这样的生她一直觉得可有可无,可是这个蛋糕到底是什么来历?打电话给苏淳,苏淳说笑眯眯地的说,“小妍,生快乐,我今天不过去了,蛋糕你自己订,别为纪凌啸省钱,能多花就多花,我约了子翱吃饭……”原来是见色忘友。

    纪凌啸寒着脸吃着饭菜,然后是她切了蛋糕给他吃,他只是吃了一口,就随口的吐掉了,“真他妈难吃死了。”

    这样的蛋糕也好意思送来,攥紧了手中的那张纸,那是自己刚刚在垃圾筐里看到的,这个蛋糕不是她自己买的,而是别人送的,连他都不知道她的生,那个男人竟然什么都知道。

    对于纪凌啸的挑剔,藤子妍理都不想要理。

    原本是想要洗碗的,可是纪凌啸抢先一步的收拾着碗筷。

    “今天你是寿星,这些事就交给我,谁叫寿星最大。”他撇了撇嘴,厌恶的看着那些碗筷,自己拿着碗筷到了厨房,简单的用水冲了一下,也算差不多了,不知道将碗筷放在哪里。

    “放在你后面的橱柜里。”藤子妍站在门前说道。

    纪凌啸说要洗碗,她还真是不敢相信,就跟着过来看看了,他倒是认真的。

    藤子妍手环着站在浴室的镜子前,体颤抖的不成样子,纪凌啸拿着淋浴给她洗澡,她说自己可以洗,可是他硬是说,“今天你生,这些事就交给我做。”可是洗澡是这些事吗?

    “老婆,其实你好的。”他微眯着眼睛,不用睁开看她就已经明白他的意思。

    极快的关了淋浴,到了她的后吻着她的后背。

    藤子妍颤抖着,感觉被他吻的好痒,对于纪凌啸的手段,她一向无从抗拒。

    “凌……”她咬着唇,想要说什么话,可是体的反应,让自己无地自容,她看到镜中的自己,脸红的不成样子。

    “别说话,只管享受就行。”他按住了她的腰肢,从翘的上面开始一路吻起,他的吻每到一处都可以激起她体的颤抖。

    一切欢愉尽在不言之中,浴室里有着女人享受且痛苦的声音。

    “哥,我还以为是你,为什么给我希望又要让我绝望?”藤子妍痛苦的爬在江边的那座空墓碑前,她以为那个蛋糕是哥哥送的,可惜她错了。

    得知蛋糕是章痕送的,她疯了一般的找章痕。

    “你到底是谁?”

    “……”章痕凝眉不说话。

    “你是藤原野对吗?”她试探着问,其实心里是这么希望的。

    章痕摇了摇头。

    “不是他,为什么知道我的生?”

    他没有说话,只是低下头,“我真的不是他。”

    藤子妍颤抖着松开手,眼泪哗哗的流,“为什么不承认?为什么要这么对我?你是在恨我吗?”

    “对不起!”他只是说着这三个字。

    藤子妍笑着,对不起代表什么?是不是藤原野还是什么?她哭着离开,也许他真的不是哥哥,哥哥不会不认她的。

    “哥,是我不配你了吗?你是故意要折磨我?还是那个根本就不是你。”她抱着膝盖哭着。

    晚饭时刻,陆崭新打电话过来说想要和她一起吃饭,没有拒绝,而是让他带着自己去喝酒,想要醉了,也许醉了就什么都不知道了,心也不会这么痛了。

    她一直喝着酒,让陆崭新大吃一惊,没想到她喝这么多。

    “别喝了,你是不是有心事?或许可以跟我说。”他抢下她手中的酒不让她喝,这样她会醉的。

    “心事?”她笑着摆着手,“我没有心事,我心好的恨。”伸手抢过了他的酒,认真的看着他,“陪我喝酒,不要问原因。”

重要声明:小说《总裁虐恋:允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