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169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支金香 书名:总裁虐恋:允爱
    感觉体好冷,她躺在沙发里缩了缩,“哥,我好想你,真的好想你……”她呢喃着,即便是睡着了,眼角也有泪水流下。(请记住我们的网址

    好像哥哥听到了她的话,藤子妍感觉有人给她盖了盖衣服,还伸出只有哥哥温暖的手抚摸着她的小脸。

    “哥,是你吗?真的是你吗?我你,真的好你……”她伸手拉紧了哥哥的手,那是真实的触感,不像是梦就像是真的一样,她不愿意睁开眼睛不愿意醒来,只想要沉浸在她与藤原野的欢乐中。

    感觉脸上有泪水滴在上面,藤子妍嘴角微微勾起。

    哥,你是在同我吗?没关系,只要能够再看你一次,我就已经很满足了。

    章痕眼眸中充满了心痛,他下意识的低头吻了吻她的额头,“对不起,对不起!”他痛苦的呢喃着,坐下来仔细的看着她的脸,她瘦了憔悴了,是受苦了吗?

    纪凌啸的心不是太好,即便是藤子妍就在他边,可是他还在担心,因为她的心自始至终都没有在自己上,她会离开他,这是他最近得出的结论。

    唐鸣杰下流的靠近他说,“啸,我敢肯定你上藤子妍了,你完了,我们他妈这种人最玩不起的就是了。”

    纪凌啸瞪了他,咬着牙齿奔出,“不可能。”他只是单纯的喜欢那不是,一直不承认。()

    唐鸣杰觉得纪凌啸嘴巴够硬,也许这就是旁观者清吧,无所谓了。

    纪凌啸一直心神不宁的,有点担心小妍,刚刚她睡着了上没有盖衣服,不知道会不会着凉?不放心的跑过去看看藤子妍,可是他却看到章痕用着痴迷的眼神站在门口看着里面,他攥紧了拳头,对章痕充满了敌意,感觉自己是养了一匹狼在边。

    “老板。”章痕转过头正好看到纪凌啸,他微微颔首,收起了刚刚那副柔的眼神。

    “章痕,我希望你明白自己是什么人?你应该明白什么是该管的什么是不该管的?”他透过包厢看着里面,她上有一件衣服,瞥眼看着章痕,那应该是他的衣服,真想要冲进去将那件衣服给扔了,可是……看着她沉睡的样子又不忍心打扰,感觉自己被这个女人牵着鼻子走。

    章痕嘴角勾起一抹笑意,“老板,你在怕什么?”

    他直视着纪凌啸,一点害怕都没有。

    “我他妈什么都不怕!”纪凌啸大声的辩解,可是心里却心虚的不行,他冷着脸看着章痕,想要说,‘我的事,你他妈一个保镖有资格管吗?’可是抬眼仔细的看着章痕此刻的眼神还有嘴角讽刺的笑意,有种熟悉的感觉,他心里有一阵慌乱,踉跄的跑回了包厢,感觉老天在和自己作对。

    心神不宁,从看到那个眼神开始,他大口的抽着烟,感觉心里面很闷。

    “杰,你相信奇迹吗?”

    唐鸣杰认真的打量着他,噗呲一声的笑了出来,“啸,你是不是神经有问题?这不是天上,这个世界哪来的那么多奇迹?”

    他拍着纪凌啸的肩膀,用着同的眼光看着他。

    是啊,那种事本来就是不可能的,他们是完全不同的两个人,他笑着,伸手喝着酒,是他多心了,还没等他喝完酒,有一个小女孩气愤的冲进了包厢,她穿着鹅黄色的卫衣,下面是紧的牛仔裤,头发炸成马尾,说不出的年轻,在大家还在发愣之际,她破口大骂,“唐鸣杰,你他妈是不是男人?脱光了在你面前,你竟然吓得撒腿就跑,你还好意思说自己万人迷,我看你就是对女人没兴趣,你趣向有问题!怎么?不承认,你要是有本事,说到就做到,别让我以为你只是中看不中用,那里有疾病的无用男。”

    纪凌啸愣愣的听着,脸上难以掩饰的笑容。

    “杰哥,她说的是真的吗?你真的功能有障碍,不会是……”有不知死活的兄弟问道,应该不会,以前杰哥和女人在一起他们是见识过的,可是为什么现在这个女人这么说?

    唐鸣杰脸上的黑线几乎可以杀人,他瞪了眼边的兄弟,手攥的老紧,简直想要把这女人给扔出去,他特妈才不是取向有问题,那是……

    “我他妈今天就让你知道我是不是男人!”生气的撂下了包厢里所有人,拉着那个骂他的女人就出去。

    纪凌啸霾着脸走进了包厢,推了推她,“醒醒,回家了……”

    藤子妍迷迷糊糊的看着他,再看看上的衣服,她眼中充满了泪花,难道那个梦是真的?哥哥回来了还吻了她的额头。

    她握紧了手上的黑色西装,呢喃着,“哥,哥……”

    纪凌啸简直要疯了,他猛地摔开了她上的衣服。

    “藤子妍,你他妈看清楚,这里没有藤原野,看到了没有,是我纪凌啸,你男人,你丈夫!”

    “老板,夫人还没有醒。”章痕伸手拉着纪凌啸,可是纪凌啸狠狠的推开了他。

    “你他妈算什么东西,就是我养的一条狗,怎么?你也想要教训我?”

    “章痕不敢!”男人低下头,瞥眼看着藤子妍,无能为力的站在旁边。

    “现在醒了吗?醒了就给我走。”伸手拉着她,可是藤子妍伸手推开了他大吼着。

    “不,我不要跟你回去,哥,藤原野回来了,他回来找我了!”哭着扒着被他摔在地上的衣服,那就是证据,那个梦是真的,哥哥舍不得她所以回来看她了。

    “别瞎说,他死了,子弹直冲脑门,不可能活着的。”伸手抚摸着她的脸,“我知道你没忘记他,其实我也是,他是我的大舅子,都还没喝我们的喜酒呢,要是有可能我也希望他活着。”

    说出来连自己都觉得虚伪,现在小妍绪激动,自己要让着她。

重要声明:小说《总裁虐恋:允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