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159 我把我送给他也不舍得送你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支金香 书名:总裁虐恋:允爱
    不等阿罗继续说,纪凌啸已经狠狠的挥了他一拳,阿罗没有注意,被打的趴在地上。(请记住我们的网址

    “我他妈待会再收拾你。”

    纪凌啸疯狂的奔向那个房间,推开门他颤抖着往后面退着,他的小妍手腕上都是血的躺在那里,上的衣服是破碎的,上有鞭痕脖颈上也有鞭痕,他不知道她经历了什么?只是可以确定的是现在她如盛开的百合花嘴角带着笑容的躺在那里一动不动。

    一步步的走近,心很慌,纪凌啸抱紧她大喊,“小妍,我不准你死,不准你死,你给我醒醒,给我醒醒……”他完全不在乎面子,爬在她的脖颈哭着,那里还有脉搏,高兴的抱起了她冲了下去,临走的时候一步步的近阿罗,眼眸中充满了恨意。

    他手中拿着黑色的手枪,像是从地狱出来的恶魔。

    “啸哥,女人吗?你不是说过玩腻了,我想怎么玩就怎么玩吗?再说了,一个女人怎么会有兄弟重要。”阿罗额头有冷汗渗出,没见过纪凌啸这么在乎一个女人,他现在的表可怕极了,他盯着纪凌啸手中的手枪,极力的笑着,“啸哥,子弹不长眼,还是收起来吧!”他试图碰触,可是纪凌啸根本就不给他机会。

    纪凌啸拿起了枪,指着阿罗的头,“她不同,阿罗,我他妈要不是看在茉莉的面子上,我杀了你!”闭上眼睛,手枪的头往下。

    一声枪响,阿罗捂着他的下体倒在地上。()

    纪凌啸扔掉了手枪,没有回头,抱着她跑了出去,临走还不忘交代这里的事由唐鸣杰和言子翱处理。

    幸亏那个玻璃不是很锋利,她没有危险,当医生走出来的时候,纪凌啸笑着流着眼泪跌坐在医院的走廊,他的小妍还活着,她还活着。

    看着躺在病上,脸色苍白如纸的她,纪凌啸不想要骂她,“你疯了吗?不管发生什么事都不可以自杀?你忘了你的命是我的,我们是夫妻,你他妈想要我守寡啊,我可不想这么早守寡,我告诉你,你必须要比我后死,我他妈才不要看着你死在我前面!还是念书人,一点都不知道生命的宝贵,要是再这样,我他妈铁定不要你了!”

    能不要吗?这只是他说的气话。

    纪凌啸小心翼翼的拿起她被割伤的手腕,“是不是很痛?知道痛还割,真的不要命了。”伸手抚摸着她的脸,轻轻的在她的唇上吻了一下,眼泪滴在她的脸上,“小妍,以后别离开我好吗?我真的怕了!”他哭着,作为一直不哭的男人,他哭了。

    言子翱和唐鸣杰都闭口不谈,他们把有纪凌啸指纹的枪给扔了,茉莉也只是说这是意外,想必阿罗醒了也没胆量说出真相,毕竟犯错的是他,他想要活命的话就不会说出事实。

    藤子妍以为自己死了,可是终究还是没有死成,她醒来的第一眼看到纪凌啸,就像是疯了一般的冲着他大吼,“你滚,我不想看到你,滚啊滚!”她用没有挂掉水的那只手狠狠的打在他脸上,指甲划破了他的脸蛋。

    “小妍,你冷静一下,冷静一下,我是纪凌啸不是阿罗,你看清楚!”

    就是因为他是混蛋纪凌啸才打他。

    “我就是要你离开,滚啊!”她激动的推着他,也不管手上的针管,使劲的在他脸上打着,恨死了他,他怎么可以这样对自己?眼泪哗哗的流下,就算自己再下也是人啊,她不是玩具想要送人就送人。

    纪凌啸实在是拿她没办法,紧紧的抱着她,“小妍,你冷静点有话好好说,你要打我,等你好了我把自己绑起来送给你打,乖,别闹了!”

    现在她受伤了,自己要让着她。

    他是男人,被打的一下两下没关系。

    藤子妍哭着,无力的打着他的体,“纪凌啸,我恨你!是你把我送给阿罗的,你说过玩腻了,他想什么时候玩就什么时候玩,纪凌啸我恨死,为什么要让他这么侮辱我?我是人,不是你们毁来毁去的玩具,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心里真的是恨死阿罗了,故意想要她误会他,笑眯眯的擦着她的眼泪,“别听他瞎说,他特妈是嫉妒我,所以才这么跟你讲的。”

    “这是你说过的话,你说玩腻了,他想怎么玩就怎么玩我?所以他才会……”她痛哭着,不愿意想着那件事,手臂上还可以看到那些被皮带打的伤痕。

    “我怎么不知道。”他故意装作什么都不知道,那些话是气话,怎么能够当真。

    “……”她盯着他,眼神中犀利的想要杀人,眼泪顺着脸颊流下,狠狠的甩开了她的手,“别碰我,我讨厌你,是你把我送给了他,还在这里装好人,纪凌啸,你到底想要我怎么样?”

    纪凌啸伸手捧着她的脸,温柔的擦着她眼角的泪水,“宝贝,阿罗的话怎么能够相信呢?我把我送给他也不舍得送你,你说对吗?”伸手将她搂在自己的怀中,轻吻着她的头发,看到她伤痕累累的,真的是想要把阿罗杀了!

    她哽咽着,对于他的话半信半疑。

    藤子妍觉得纪凌啸就是那种死不赖账的无赖,明明就是他说过的,可是死皮赖脸的就是不承认,不过这次确实是他救了自己,可是纪凌啸,能不能别再这样对我了?如果你真的玩腻的话,请把我当做人来看待,放我自由,这样最起码我不会恨你。

    上的淤痕都是纪凌啸帮忙擦药,在医院里大小事也是他在照顾,他还时不时的抱怨说,“你看我对你这么好,如果我要是住院了,不知道你怎么对我?我想,你肯定是高兴的不得了,最起码不用看见我了!”

    “你怎么会住院?根本就不可能的事。”她反驳,对于纪凌啸的假设持不可能态度。

    纪凌啸切了一声低声的喃喃道,“没良心的小东西。”

重要声明:小说《总裁虐恋:允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