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113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支金香 书名:总裁虐恋:允爱
    洛阳还在和一个女人在上激战,今天心很不好,眼皮总是跳,想要找个女人发泄发泄,可是该死的电话一直响,没办法只好接了,没想到竟然是‘酷’夜总会的兄弟,他说野哥在包厢已经喝了一个多小时的酒了,还不准别人靠近,妈妈桑殷勤的想要赛两个小姐陪陪他,结果被野哥骂的狗血淋头,他还指着小姐骂她们下,小姐被气的眼泪哗哗的。(读看看小说网)

    他赶到‘酷’夜总会,包厢里充满了浓重的烟味还有酒气,野哥不停的喝着酒,他还不停的苦笑,继而眼泪哗哗的落下,这样的野哥是自己不曾看到的。

    “野哥,别喝了,怎么回事?”洛阳抢下了他手中的酒,可是野哥狠狠的挥开了他的手,又将酒夺回,大口的喝着,“你滚,别管我!”

    “好,我不管你,那我陪你喝好了吧!”他抢过了藤原野倒酒的酒瓶,一股脑仰头就喝。

    “洛阳,为什么?为什么?我这么妍妍,可是她竟然背着我跟纪凌啸上,你知道吗?我亲耳听见我的天使被别的男人压在下发出享受的声音……我好痛,心好痛……她是我最的女人,她怎么可以这样肮脏的做这样的事?我恨啊!”藤原野拿着酒杯晃悠悠的,从没想到会有这样的事,他的妍妍竟然是那么一个肮脏的女人。

    “野哥,你要怪就怪我吧!是我……是我把嫂子卖给纪凌啸的。”

    ‘碰’一个拳头迎了上来,他没有还手,只是任凭藤原野拳打脚踢,他就知道野哥会恨他的,其实自己也是恨的。(读看看小说网)

    “你说什么?洛阳,你他妈为什么要这么对我?亏我还当你是兄弟,我那么相信你,让你保护好妍妍,结果你竟然这样对我!”

    洛阳不说话,只是任凭他打着,等到他累了,跌坐在沙发上,洛阳才从地上爬起来,轻擦着嘴角的血迹,详细的把当初的事告诉藤原野。

    他清楚的记得当时的景,野哥只是抱着头痛哭,他使劲的打自己的头,哀嚎,“洛阳,我宁愿自己死也不愿意妍妍为了我出卖自己,为什么不让我死?为什么要把我犯的错加载在妍妍的上?”

    洛阳没有回答他这个问题,只是说,“她是没办法的。”因为她你,所以就算她当初多么的不愿意,也选择了答应。

    是啊,她是没办法,因为纪凌啸压根就不会放了她,是他洛阳让她步入万劫不复的境地,他忘记了,纪凌啸从一开始就喜欢她,他怎么可能这么轻易的放了她呢?

    同一时间,W市。

    凌乱的666房间里,纪凌啸失神的坐在地板上,他拿着散落在地上的照片,吻着藤子妍。“小妍,你到底去哪了?”真的是害怕了,担心她想不开。

    几个小时前,他刚从医生那里包扎完,拿着医生给的报告证明,说他有轻微的脑震需要留院观察,可是不就是一个脑震,他不在乎,回到病房,上原本躺着的人不见了,只有那还在滴的水管,突然感觉有种前所未有的害怕,他发疯般的摇着护士,“说,上的人呢?人呢?”

    护士也是不知道,只是哭着摇头。

    害怕从此失去她,医生说她受了很大刺激,脑袋有些不清醒,不知道会做出什么样的事?害怕她自杀,她一向很脆弱,打电话给唐鸣杰还有言子翱,让他们出动所有人去找藤子妍,唐鸣杰一到医院看到他这幅鬼样,还打趣的笑着,“啸哥,什么时候你有家人了,竟然孝顺的给他老人家戴孝。”

    狠狠的瞪了他一眼,赶着唐鸣杰和言子翱发动所有人去找藤子妍,找不到谁都别想睡觉,可是时间流逝,他们像是无头的苍蝇,根本就连她的影子都没见到,纪凌啸突然间感觉他的小妍从此不再出现在他边了。

    手机发出‘叮叮’的声音,纪凌啸眼眸中才换回了一丝理智,他立马按了接听键,“哲名,所有的医院查的怎么样?”

    “啸哥,今晚所有的交通意外中都没有藤小姐的名字,连现在在医院急诊的人都没有藤小姐。”

    “那就好,那就好。”纪凌啸这才微微放下心,脸上有着喜悦,他的小妍没有出意外,想要笑的,可是为什么笑不出来,更多的是想要哭的,妈的,他才不会哭,他才不会像是婆娘一样的哭哭啼啼的。

    鸣杰骂他狼狈的像坨屎,可是他不在乎,现在只要确认他的小妍没事就行。

    言子翱是警察,可是这次三更半夜的也被纪凌啸叫来了,他也想要骂纪凌啸的,可是看他那样子,硬生生的把话吞下去了,伸手将手中的一些文件扔给他,“这些应该是你想要的。”说着转过头就走,临走的时候还不忘说,“藤子妍应该会没事的。”

    唐鸣杰咆哮着,“言子翱你他妈还提那个女人,你给我快点滚,滚回你的警察厅。”

    “你以为我想呆在这儿,大半夜的,我连个觉都没有。”狠狠的关上门,其实也只是随口哀怨两句。

    “活该,你们警察不都是吃夜猫子饭的吗?还抱怨,你他妈给我滚。”从地上捡起一只拖鞋就往门砸去。

    打开文件袋,纪凌啸霾着眼,狠狠的将文件袋砸向地上,“想要害我,我他妈杀了你。”原本不想要对付那个人的,可是做的太绝了,竟让那么伤害妍妍,还把黑锅扣在他头上,就算他再黑,也没黑到被人扣黑帽的时候。

    唐鸣杰懒得理会纪凌啸,他是觉得啸越来越不正常的,不正常的他都想要扁他了,要不是念在兄弟一场的份上早就挥他一拳让他醒醒了。

    女人,真是一个可怕的生物,要是让他遇到这样的女人,那还不如让他死了算了。

重要声明:小说《总裁虐恋:允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