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章、对锋

    水溶看了羞得恨不得把头低到地下的黛玉一眼,没有放手,缓缓地转过去,神色自若的笑着道:“箫将军何时也变得喜欢沾花惹草了,这可是奇闻,若是让四皇姑知道了,总算可以放心了。(请记住读看看小说网

    慕箫一下从一侧的围栏跳过来,笑着走到水溶跟前,道:“涵表兄,素我只知道表兄处事果断雷厉,手段高明,今一见,想不到表兄连亲也是步步为营,真让慕萧开了眼界。”

    看了看一侧羞得低头不语的黛玉,慕箫道:“不过既然如今用在妹妹上,又让我碰到了,我这做三哥的袖手旁观就有些说不过去了,涵表兄说呢,再说冷清的北王爷在驸马府里公然亲,传扬出去,是不是让涵表哥的面上也黯然无光不是。”

    水溶微微一笑,道:“表弟误会了吧,表兄只是和王妃说几句话,又何来你说的亲,这个名头萧表弟扣的大了,表兄受之不起。”

    慕箫笑道:“受之不起,涵表哥不会敢做不敢当吧,刚才我可是明明听到表兄着妹妹答应,若是不答应的话,还拿几百号人的生死作陪呢,难道是我听错了。”

    转过头,慕萧故作无辜的道:“妹妹,三哥刚才没听错吧。”

    感觉到四道**辣的目光注视在自己上,饶是秋凉如水,黛玉也觉得额头微微沁出了香汗,应也不是,不应也不是,绯红的俊面的,不由自主的想扯离开,却发觉玉腕还被水溶握在手里。

    旁的水溶却是云淡风轻的道:“萧表弟就喜欢说笑,表兄还没怪你,你却怪到我头上了,我和王妃说了几句私下话,古人云,非礼勿视,非礼勿听,表弟无意听到也就罢了,还公然过来质问,表兄倒也无所谓,不过若是让王妃为难,表兄我可要找表弟的不是了。(请记住读看看小说网

    转过头,感觉到黛玉传过来的窘迫,水溶微微一皱眉,松开了手,转喊道:“如霜,你们姑娘累了,先扶她回房歇一下,我和萧表弟说几句话。”

    听得水溶如此说,黛玉暗暗舒了口气,顿觉得上轻松了起来,敛使了个礼,微低着头,没有看两人,低声道:“那黛玉先告辞了。”

    停了一下,黛玉才抬起头,道:“妹妹谢谢三哥,三哥刚才没有听错,不过王爷也没有说错,怪只怪是我今走错了地方,才惹得如此。”

    说完,也不等紫鹃和如霜过来,逃似的转就走,长长地裙边扬起一道优美的弧线,带着一种飘逸如此明显。

    若有所思的相视一望,慕箫酸酸的道:“表兄这一招用的好啊,好人让你做了,不是倒推到了我的上。”

    水溶淡淡一笑,不紧不慢的道:“是吗,表兄刚才还在纳闷呢,想不到箫表弟的闲事管得是越来越宽了。”

    洒脱的一笑,慕箫道:“表哥别忘了这里是驸马府,况且人还没嫁进你北王府,即使我这妹妹是你特意让母亲认得,但如今可是名正言顺的驸马府的人,我自然要看不过了,以后就是嫁到你北府,她依然也还是我的妹妹,慕箫好管闲事的格可不会改的,表哥明白就是。”

    “是吗。”水溶微眯着清眸看着慕箫,意味深长的道:“箫表弟大可放心,以后恐怕没有什么闲事需劳你这做三哥的大驾。”

    看了慕箫一眼,水溶云淡风轻的道:“不过今表兄有些好奇,不知表弟何时喜欢起观花赏草了,我可记得你最讨厌这些婆婆妈妈的事了。”

    呵呵一笑,慕箫道:“士别三,当刮目相看,不怕表兄笑话,我就是今听得他们说起,一时心血来潮,想着过来看看到底有什么好看,不巧,花没看成,却碰到了表哥。”

    笑容虽挂在脸上,慕箫的心里却有一丝黯淡,自己何尝不是抱着碰到她的心思过来的,明知道已是无望,可看一眼她的笑容,听一声她的嗔,就心满意足了。

    水溶优雅的笑了笑,浓浓的睫毛遮住了眼中一闪而过的凌厉,再抬起眼时,眸中已是一片平静,道:“正巧,表兄也是一时心血来潮,过来赏花的,刚才光顾着说话了,我也没有仔细去看,难得箫表弟有这个兴趣,表兄陪你过去。”

    慕箫也笑着道:“好呀,不过表兄有一句话错了,既然是在驸马府,陪随的应该是慕箫了。”两人相视呵呵一笑,异口同声的道:“走吧。”

    回到院子里,慕箫觉得心里堵堵的,一脚踢开了石径旁摆着的盆栽,侍奉的丫鬟小声的道:“三爷。”

    “到一边去,没见我烦着呢。”慕箫没好气的道,随后想了一下,大声唤道:“小刀,陪我骑马去。”

    两人牵着马正要从正门出去,却见门前站满了侍卫宫女,一顶华丽的宫轿缓缓的停下,水溶的轿子也停在一边,小刀低声道:“爷,我们怎么办。”

    瞥了一眼,慕箫道:“我们快从后门出去吧,我可不想让那个缠人的表妹见到,到时可就麻烦了。”

    小刀担心的道:“爷,那长公主会不会找爷呢,若是知道是小的带爷出去的,还不得打断小的腿。”

    推了小刀一把,慕箫笑道:“你这小子胆子怎么这么小,就说是我要出去的能怎样,走吧,再晚就走不了了。”

    再说黛玉,直到回到房里,犹觉得心还在那里怦怦跳个不停,缓气坐了下来,就见如霜走过来,低声道:“是奴婢自作主张,请姑娘责罚。”

    看了如霜一眼,黛玉扬了扬手,无力的道:“你下去吧,我不想说了。”紫鹃悄悄的递上一杯茶,道:“姑娘喝口茶去去寒吧,在外面待了那么长时候,当心受凉。”

    偷偷看了看黛玉的神色,紫鹃小心翼翼的道:“姑娘,也怪不得如霜。”放下杯子,黛玉轻声道:“紫鹃,我发觉这些子你越来越喜欢管闲事了,刚才的事你也是同谋吧。”

    紫鹃忙道:“姑娘别生气,紫鹃也是为姑娘好…。既然皇上已经赐婚了,姑娘与其呕着自己,为什么不顺其自然呢,再说了,北王爷无论是份还是模样,都比…。”

    “我的事不用你管。”说着,想起刚才的事,也不知为什么,黛玉忽的有一种害怕的感觉,这些子来,宝玉出现在自己心里的次数越来越少了,有一瞬,黛玉都有些恨自己的无,一滴泪顺着黛玉肤若凝脂的脸上滑了下来,伏下,黛玉忍不住咳了起来。

    ------题外话------

    谢谢我想我愿的钻钻,呵呵,若兰的每篇文都有你的支持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重要声明:小说《一水溶玉梦红楼》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