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章、认女

    却说贾府内堂,贾母坐在下首,正陪着面容白皙,雍容慈祥的永昌长公主说话。读看看小说网更新我们速度第一)。

    永昌长公主素常不太来往各府,今突然一来立时让贾母有些忐忑,陪着说笑了几句,永昌长公主轻轻拭了拭嘴角,道:“前些子六妹在本宫面前炫耀,说她认了一个义女,无论模样才学都是好的,一问才知是府里的三姑娘。”

    贾母有口难言的道:“是太妃抬举了,三丫头那里有长公主说的那样。”永昌长公主叹了口气,接着道:“本宫一气生了三个儿子,偏偏没有个女儿,人说,女儿是母亲的贴心袄,本宫真想有个女儿疼疼,不过一直没有合意的,听六妹的话,说府里的几位姑娘都是不错的,本宫倒想见见,老太君不会舍不得吧。”

    虽然永昌长公主为人淡泊,但话说起来却丝毫不像她的为人,一句话让贾母难以拒绝,陪笑着道:“能蒙长公主记着,是她们的福分,老高兴还来不及呢,长公主真是说笑了。”

    转过头,贾母对凤姐道:“你让她们把四丫头、林丫头唤来,让长公主见见。”吩咐完了,贾母心里不由嘀咕,平长公主从没来过府里,今一来就是冲着府里的姑娘,难道不会是又要…。

    一时,先是惜带着丫头走了进来,永昌亲的端详了一下,又不偏不倚的夸了几句,这时,正巧黛玉和紫鹃走了进来。

    轻轻施了一礼,永昌长公主不由立起来,招手道:“好孩子,过来让本宫看看。”一边端详永昌长公主一边道:“真齐整的孩子,只是单薄了点。”

    贾母想了一下,忙道:“这是老的外孙女,自小子弱,前几天大病了一场,这才刚刚好。”永昌长公主笑着道:“没事,本宫一见这孩子的面就觉得亲切,听说她的父母皆不在了,真让人心疼,看来还真与本宫有缘。请记住我们的网址读看看小说网)”

    转头看了贾母一眼,永昌长公主道:“老太君难道不舍得。”贾母无奈地道:“长公主说笑了,这是她的福气,老高兴还来不及呢。”

    永昌笑着拉着黛玉的手道:“好了,你以后就是本宫的女儿了,翠姑,把见面礼拿来。”贾母心里不由一怔,这才明白永昌长公主的用意,连见面礼都已备好,恐怕不是简单认女的事了,但事已至此,也无能为力了,只得担忧的看了黛玉一眼。

    永昌长公主后的嬷嬷递上一个古色古香的玉镯,一看就不是凡物,把玉镯轻轻给黛玉戴上,永昌长公主道:“丫头,本宫遗憾这辈子没有生个女儿,今一见你就感到很亲切,看来这是本宫和你的缘分。”

    黛玉丝毫没有因为此事而兴奋激动,温温婉婉,淡淡然然的道:“长公主看得起黛玉,是黛玉的福气。”

    永昌长公主宠溺的笑道:“还叫长公主。”黛玉忙改口道:“母亲。”永昌笑道:“这就对了。”抚了抚黛玉瘦长的素手,永昌长公主道:“玉丫头平都吃什么药,改本宫让太医院的胡太医来给你看看,小小年纪没有看不好的病。”

    黛玉轻轻的道:“让母亲费心了,黛玉自小就药不离口,这些年没少看了大夫,都无能为力,如今还是吃着丸药。”

    贾母在一旁道:“敏儿生她时子虚,所以林丫头一生下来就比旁人单薄了些。”永昌长公主道:“本宫就不信这个邪,胡太医是宫里最好的太医,那次太皇太后得了一种奇怪的病,满院的太医都束手无策,还是胡太医另辟蹊径,治好了太皇太后,所以只要找到病因,就一定会治好。”

    又拉扯了一顿家常,永昌长公主一直用过午膳才告辞,临走时拉着黛玉的手道:“玉丫头,等过些子本宫接你到府里去玩几天,也见见你那些哥哥嫂子们。”

    又叮嘱了几句,永昌长公主才心满意足的离开。

    回到潇湘馆,反倒是紫鹃高兴地合不拢嘴,道:“姑娘,紫鹃见长公主看姑娘的眼神,那是真心喜欢,紫鹃都替姑娘感到高兴,以后有了长公主这么个大靠山,姑娘的亲事也不用忧心了。”

    白了紫鹃一眼,黛玉缓缓地倚到软靠上,道:“是福是祸还不知道呢,你就在这高兴成这样,想想三妹妹的事就行了,有几人是真心的,不过是皇权下的交易罢了。”

    停了一下,黛玉又道:“何况连见面礼都备好了,那这件事更不会简单了,不过…。”叹了一声,黛玉缓缓的道:“如今对我来说,还不知能撑到何时,一切也都无所谓了。”

    见黛玉的样子,紫鹃也不知如何劝说,只得跟着黯淡下来。

    夜色凉凉的吹着,带着一种清新的气息,院子里萧条的秋叶已零零落落,廊檐下挂着的纱灯散着悠悠的光芒。

    从侧太妃房里出来,水溶和阿九正要回院子,迎面碰上水清的正房冯夫人,比起纪氏的张扬和貌美,冯夫人温厚而又内敛,一丝淡淡的笑容永远挂在她不是太出众的脸上,让人心生亲切。

    自王妃死后,水溶对府里的事从不过问,迎送往来基本都是侧太妃和冯夫人打理,水溶对这个大嫂一直很尊重。

    笑着招呼了一声,冯夫人道:“王弟最近这些子可是公事繁忙,太妃今早还念叨过,这两天几乎见不到王弟的影子。”

    水溶道:“这几天确实有些事,府里的事就让大嫂费心了。”冯夫人笑道:“王弟见外了,若是王弟真有心,那就尽快把王妃娶进门,也好让大嫂放心。”

    水溶浅浅一笑,随后道:“恐怕以后还得大嫂多费心。”想了一下,水溶又道:“大嫂,一涵记得大嫂是在南边长大的。”

    冯夫人道:“是呀,我自幼随着母亲在扬州长大,直到七年前才来京城,王弟怎么忽的问起这些。”

    水溶道:“一时想起来,一涵记得三年前去扬州时,发现那里的院子与这里有些不同,有特色的。”

    冯夫人道:“那边的院子以山石和水为主,有院必有水,有水必为活,活水温润养人,再辅以假山,藤廊,真是美不胜收,至今想起来还是记忆犹新。”

    水溶轻轻的笑道:“倒是一涵的不是,惹得大嫂想起旧处了。”冯夫人笑道:“毕竟在那里出生,不管过了多少年,思乡是任何人也不能避免的。”

    水溶若有所思的点点头,道:“一涵记得静枫院里的那池水是活水,一直流到外墙。”冯夫人道:“是的,而且院子还很阔敞,特别是夏天的那一池碧荷让人喜欢。”

    水溶微微笑着道:“一涵也很喜欢那里,山奇水清,再在墙边栽上一从翠竹,两行芭蕉。”冯夫人笑着道:“王弟既然喜欢那里,大嫂吩咐他们照着王弟说的去整理就是了。”

    水溶忙道:“不敢劳烦大嫂,等一涵那时有闲再说吧。”冯夫人道:“也好。”

    道了一声辞,水溶带着阿九急步的离开了,冯夫人转过来,自言自语的道:“王爷这是何意呢。”

    ------题外话------

    谢谢shanshanwu和超级红楼迷亲的钻石,呵呵,若兰总是后知后觉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重要声明:小说《一水溶玉梦红楼》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