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章、雨情

    一出门,一阵细雨铺面,带着丝丝的清凉,毫无防备的黛玉不由自主的打了一个冷战。百度搜索读看看):。

    紫鹃撑着伞,两人缓缓地顺着侍女指点的路径往宜安宫走去,由于秋雨清凉,所以路上的宫人没有往常多。

    刚拐过一片竹林,紫鹃忽的停下步子,有些愧疚的道:“姑娘,你的帕子落在那里了。”看了看不远处有一池碧潭,旁边有一处游廊,黛玉想了一下,低声对紫鹃道:“我在前面等你,紫鹃,你去把帕子拿回来吧。”

    有些为难的看了黛玉一眼,紫鹃道:“要不我们先回宫,等一会儿我再来取。”

    轻轻咳了一下,黛玉道:“你放心,我没事的,你又不是不知道我的脾气,无论出了什么事,也还不至于不顾颜面的,况且我们走出的也不远。”说着,不容紫鹃回答,撇开紫鹃,缓缓地往前走去。紫鹃想了一下,跺了跺脚,转急匆匆的向后走去。

    没有走进游廊,黛玉一任细雨急急的扑到面上,带着一丝清凉,一丝凄苦。细细的雨丝很快汇成了水滴,沿着黛玉肤若凝脂的脸颊滑了下来,一瞬间,连黛玉也分不清是雨还是自己的泪。

    闭上眼,耳旁一会响起元妃的话:“是本宫姨妈家的女儿。”一会响起贾母的话“林丫头,无论发生什么事,你一定要记住,你是林家的女儿,你父母一世要强,千万别让他们不得安心,外祖母老了,管不了那么多了,你自己在宫里好好保重。”“与其呕着自己,不如顺其自然。(请记住读看看小说网

    没有睁眼,两行清泪缓缓地滑了下来,流过黛玉纤瘦的脸庞,带着秋雨的凄凉。

    睁看眼,本能的抬起手想拭泪,黛玉这才想起自己的帕子早已落在了别处,蓦地,黛玉觉得雨好像停了,不由抬起头,一把钢骨的青油布伞挡住了斜飞过来的细雨。

    没容黛玉转过头来,修长莹白的手指夹着一方洁白的帕子递了上来,耳旁是一个相识的声音:“拿着。”

    没有回头,黛玉冷冷的道:“谢谢王爷的好意,民女不想再欠别人的人。”手依然固执的举在黛玉的眼前,水溶不紧不慢的道:“可惜你已经欠了,这时说岂不太晚了。”

    暗暗吸了口气,黛玉道:“民女记得王爷曾说过,做每件事都不是无缘无故的。”水溶点点头,眯眼看着前面波纹涟漪的池水道:“我说过。”

    回过头来,黛玉清澈剔透的目光在水溶超与常人的俊面上一扫,低声道:“民女不知王爷为何一而再再而三的相助,何况民女一介孤女,无傍依,恐怕还没有有助王爷的本事,那王爷…。”问完,想起匣子里的那封密件,黛玉的心不由自主的跳了起来。

    水溶一时没有作声,只有雨滴扑在伞上发出沙沙的声音,黛玉正不知如何时,却听水溶道:“如果你想知道的话,那就先拿着帕子拭一下吧,秋雨凉,恐不是你能受的下的。”

    想了一下,黛玉没有做声,接过帕子,轻轻拭了拭脸上分不清是泪还是雨的水滴,忽听耳旁一声轻叹,接着一个声音低低的道:“你这样子又是何苦呢。”

    黛玉一怔,举在手中的帕子顿时沉重了起来,本来凉凉的面颊竟无由的了起来,不自的移开一步,一半子已露在细雨中,仰起头,黛玉道:“民女自己的事还用不着王爷费心。”

    默默地看了一眼黛玉,莹白如玉的面上淡若新辉,尖尖的下巴倔强的微微抬起,强撑的矜持和清高使得她更显得盈盈楚楚,宛如眼前荷叶上的那一滴清露,剔透而又灵动,孤傲而又婉转。

    耳边回想起侍卫传报的太医的诊断:“姑娘只是一时急火攻心,并无大碍,喝服汤药就好了,不过此症关键在心结,俗语说心病还须心药医,汤药只能治标,至于以后就看她自己了,看此姑娘的症状,素也是个心思敏重的人,恐怕以后…。”

    缓缓地把伞偏过去一下,水溶没有继续想下去,只是轻轻舒了口气,俊雅的面上依然平静如常,深邃的双眸里却多了一份不可动摇的笃定。

    看着前面惨淡的荷塘,水溶娓娓地道:“世事无常,我很喜欢一句话:得之坦然,失之淡然,争之必然,顺其自然,姑娘也是个聪明人,不会参不透这句话吧,无论碰到什么事,既然无力改变什么,那顺其自然或许是最好的办法。”

    也不管黛玉的反应,水溶自顾自的道:“‘境由心造,退后一步自然宽’。”

    细细的雨丝,沙沙的雨声,娓娓的语调与这一切融汇在一处,恍惚间,黛玉竟有一时的释然,忘记了自己应该离开的心思,默会着那一句一语中的的相劝,一瞬间心底深处那份刺骨的疼痛好像有些淡了。

    一阵风拂过,吹得细雨沙沙的扑在伞上,两人都没有做声,不约而同的静静地望着眼前的池塘,看着那一圈圈的涟漪缓缓的开,在水面上留下一道道的碧痕。

    赶回来的紫鹃呆呆的看着池边的那两个影,濛濛的细雨中,一把松青色的油布伞,伞下,两个影静然默立,白影拔,紫衫婀娜,衬着周围的碧水石山,竟如画卷一样默契。

    一阵秋风拂过,飘起黛玉的裙角翻飞,有一瞬间,两人的衣角竟鬼使神差的纠结在一起,似乎是那样的理所当然。

    若干子后,紫鹃每每想起这个画面,总会对黛玉道:“那时,紫鹃就认定,王妃和王爷才是今生注定的夫妻,连老天都在帮忙。”

    有一时,紫鹃竟不忍打破这份难得的静谧。

    没有转头,水溶依然望着眼前的碧波涟漪,缓缓的道:“素常见姑娘也是个聪慧剔透的人,有什么事何苦拿着自己的子赌气呢。”

    没有看水溶,黛玉淡淡地道:“多谢王爷的好意,民女自己的事还不敢承劳王爷提醒。”自嘲的一笑,水溶转头看着旁那个倔强的人,意味深长的道:“我刚才说过,世事无常,有些事或许……”

    水溶的话还没说完,却听到后面紫鹃轻轻唤了一声“姑娘”,撑着伞迎了上来。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重要声明:小说《一水溶玉梦红楼》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