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章、惊梦

    黛玉回到宫里,就见宜公主兴奋的迎上来,笑着道:“林姐姐,你不去真是遗憾,那个藩国王子虽然没有皇兄他们风流倜傥,但也算是个人物,就是有些粗鲁,你不见他吃时的样子。(读看看小说网):。”抿嘴一笑,宜公主故作正经的咳了一声,缓缓的道:“有欠斯文。”

    黛玉微微一笑,想起不久前见到的南藩王子,不由道:“看来我的三妹妹可有得罪受了。”宜公主口无遮拦的道:“不用担心的,总之还说得过去,就是他那里的人有些黑。”

    见紫鹃在一旁偷偷的捂嘴笑,宜公主道:“你笑什么。”紫鹃笑着回道:“公主,紫鹃觉得王子虽黑了些,但还算英武。”

    宜公主奇道:“你怎么知道,难道…。”黛玉笑着道:“真是凑巧了,我和三妹妹听见有人落水,便过去看看,谁知正碰上王子。”

    宜公主笑道:“这就是有缘千里来相会,无缘对面不相逢……”宜公主的话还没说完,却听到一个爽俐的声音道:“九妹又在说什么高论,让为嫂也听听。”

    说着,靖王妃扶着丫鬟的手,缓缓的走了进来,白皙精致的脸上带着得体的笑容,嫩黄的宫装衬得她优雅而又雍容。

    相互打了声招呼,靖王妃道:“九妹和林姑娘说什么呢,在门外就听到你们的笑声。”宜公主笑着道:“我和林姐姐说起藩使的事呢。”

    靖王妃道:“原是这样,听王爷说这次南藩的王子亲自来京,可见对和亲之事的重视。”转头对黛玉微微一点头,靖王妃道:“应该说贾府又出了一位王妃,说不定以后还会再出位王妃呢。”

    黛玉淡淡一笑,道:“王妃抬举了,三妹妹和亲也是事关凑巧,贾府上下已觉得皇恩浩了。”靖王妃没有作声,只是意味深长的看了看黛玉,转又和宜公主说话去了。

    不觉间,说起昨天的事,靖王妃歉意的对黛玉道:“说起那的事,本宫还要代云妹妹跟姑娘道歉呢,云妹妹口直心快,有什么说什么,姑娘不要介意才是。(请记住读看看小说网的网址

    黛玉忙道:“王妃太客气了,应该是黛玉给王妃赔罪才是,只能怨黛玉命薄,没有这个福分。”叹了口气,靖王妃的脸上霎时涌上一丝悲戚,低声道:“说到命薄,其实真正命薄的是本宫的妹妹,嫁到北府不过半年,就…。”

    低下头,靖王妃轻轻揉了揉帕子,随后抬起头来,对黛玉道:“姑娘也见过北王爷,那样的人物,那样的地位,何况对妹妹又深意重的,多少人羡慕,可妹妹却没有这个福气,唉,真应了那一句‘红颜薄命’。”

    跟着轻轻叹了一声,黛玉安慰道:“王妃也不要太过伤心,生死由命,谁也没有法子,就像黛玉那说的,怜取眼前的人吧。”

    靖王妃拭了拭眼角,故作轻松的道:“瞧瞧,不知不觉竟说起这些事来了,惹得姑娘也跟着难过。”

    宜公主在一边道:“其实我倒觉得涵王兄更可怜,当初北王嫂因故遇袭亡,最难过和愧疚的就是涵王兄了,伉俪深,一年了,涵王兄依然没有娶妃,试想有几人能做到这一步呢。”

    想起那晚水溶有些落寞的背影,黛玉虽然没有做声,但心里却觉得比以前多了一丝温和,忽的闪过那次宫女的话,御花园里那一次无由的戏谑,也不知为什么,无由的竟微微一寒。

    偷偷瞥了一眼波澜不惊的黛玉,靖王妃叹道:“这一年也难为北王爷了,凭他的人物和地位,不知多少人想嫁进北府,想想这些,霓妹的死也值了。”

    见黛玉没有应声,只是低头默然不语,靖王妃只好又讪讪的拉扯了几句,这才心满意足的走了,临走时还不忘对黛玉和宜公主道:“九妹、林姑娘,没事到宫里去玩。”

    红红的盖头挡住了外面熙熙攘攘的声音,低着头,黛玉自脚下见红裙翠鞋来来往往,看的眼不觉有些发花。

    微微直了直子,耳旁是紫鹃熟悉的声音:“姑娘,再撑一会儿,很快就好了。”轻轻点了点头,黛玉没有作声,嘴角却不由翘起一抹微笑。

    也记不得多长子了,那些对月长叹,对花流泪的心愿如今终于如愿以偿了,想起这些年来的彼此试探,懊恼嗔怪,想起宝玉那次疯疯癫癫的真流露,黛玉不觉鼻子一酸,一滴清泪倏然滑落。

    想起嬷嬷嘱咐的喜子不能流泪,黛玉忙直起头,生生的将涌到眼眶的清泪慢慢忍了回去。

    旁一个丫鬟正在吩咐其余的小丫鬟收拾喜房,那脆脆的声音有些陌生,喜帕里的黛玉不由有些纳闷,怎么不是袭人呢,还有麝月的声音也没听到,无由的,黛玉忽觉得心里竟有些莫名的发慌。

    喧哗的喜房里一下静了下来,随后是细细碎碎远去的脚步声,还有轻轻地关门声。听着静无一声的喜房,虽然和宝玉相处了那么多年,但在此时,黛玉的心却不由怦怦跳了起来。

    低着头,借着喜帕的下摆,黛玉见一双流云镶嵌的大红长靴停在前,上方是红红的喜袍长摆,金色的镶边透着一份霸气。

    见宝玉久无动静,也没有素常一见面亟不可待的呼唤,黛玉忍不住微微直了直玉颈,繁琐的珠翠喜帕确实压的有些累。

    忽觉得头上一松,眼前一亮,喜帕轻轻的落到了地上,带着一道优美的弧线。

    带着羞涩,带着忐忑,带着如愿以偿的欣喜,黛玉不由轻轻抬起头,如水的清眸含脉脉的望向眼前立着的人。

    幽潭似的清眸里没有宝玉的坦澈,清隽绝美的玉面上不是宝玉的随和,只有嘴角的那一抹微笑,隐隐有着宝玉素常的宠溺。

    一下立起来,黛玉顿觉得手足发凉,颤声道:“为什么是你,宝玉呢。”水溶没有惊慌,大红的喜袍更衬得他白皙如玉的脸绝美非凡,轻轻放下手中挑喜帕的如意,轻描淡写的道:“这是我的喜房,你是我的王妃,宝玉怎么会在这儿,他正在前厅喝酒呢。”

    有些不相信的看着那一张绝美的俊颜,黛玉慢慢向后退,喃喃的道:“我不相信这是真的,我要去找宝玉问个明白。”说完,一下扯下头上沉重的凤冠,也不知哪里来的一股力气,抬脚就往外走。

    一只有力的手臂一下圈了过来,带着不容置疑的力量,随后黛玉被囚在一个宽阔的怀里,鼻间依稀是淡淡的龙涎香,没有理会黛玉的挣扎,耳边只有一个声音低沉霸道地道:“你欠我的人要用你的这一辈子来还。”

    感觉到怀中力量的锢,黛玉急中生智,一口咬在圈住自己的手上,没有声音,所有的一切仿佛静止了下来。

    黛玉有些怔怔的看着水溶白皙修长的手慢慢变红,涌出的血霎时流满了全,一道苦笑浮上水溶越来越惨白的俊面,低下头,一个声音定定的道:“即使死,我也不放手。”

    看着那诡异的鲜血越来越多,惨白的脸庞越来越模糊,黛玉心里忽的莫名的疼起来,咽喉一阵奇痒,止不住的咳起来,颤抖的子一个激灵,睁开眼,才发觉是南柯一梦,上早已冷汗淋漓。

    轻轻地坐起来,黛玉却觉得心口依然怦怦的急跳着,莫名的有些疼痛,不自的咳了几声,才觉得急促的心跳平复了下来。

    紫鹃小声道:“姑娘,我去倒杯水来。”舒了口气,黛玉道:“你睡吧,不用了,刚才做了个噩梦。”

    渐渐的,紫鹃均匀的呼吸声慢慢传来,躺在上的黛玉依然毫无睡意,梦中的景历历在目,大红的喜房,霸道的声音,惨白的脸庞,一切都那么清晰,只有宝玉却模模糊糊的。

    扯起被子蒙上头,黛玉暗暗道:“都怪今靖王妃说起他的事,才使得今夜竟梦到了他。”

    回想起梦中的景,黛玉敏感的心忽觉得又有些不安,辗转反侧中,竟没有睡好,天色已是越来越亮了。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重要声明:小说《一水溶玉梦红楼》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