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章、前尘

    看着忠顺,太后缓缓的道:“业儿,这些年辛苦你了,哀家心里明白。读看看小说网请记住我)。”忠顺忙道:“儿臣没有怨言。”

    想了一下,忠顺忽的道:“儿臣刚才来慈宁宫的路上遇到一个人。”太后道:“何人,让你说起来。”

    低下头,忠顺犹豫了一下,随后道:“是个宫女,儿臣只是觉得她有些面熟,一时倒想不起像谁。”

    轻轻的一笑,太后慈的道:“都有孙儿了,你的那些事还忘不了,哀家知道当年你的心思,哀家也知道你皇兄的心思,不过手心手背,哀家不想让你们兄弟有隔隙,所以也只好出此下策了,其实哀家还是喜欢她的聪明伶俐的,但是哀家冒不起这个险,更何况哀家也看出来了,她本就无意于皇宫,当初这都是她自己选择的,你看这些年皇上做的就很好,女人嘛,不过是生儿育女的奴婢罢了,别太在意。”

    讪讪的笑了一下,忠顺道:“太后教训的是。”太后道:“好了,早些回府吧,哀家没事。”又嘱咐了几句,忠顺这才请了辞。

    坐到轿子里,忠顺缓缓的吐了口气,眼前不自的闪过一个清灵的影,那一双似水幽怨的眸子总是在心里不停的搅动着,依稀就是当年的样子。

    慈宁宫里,年轻的忠顺王爷风姿翩翩的过来请安,伺候太后的冯嬷嬷笑着过来见礼,道:“王爷,太后去太皇太后那里听经去了。”

    忠顺一想道:“反正也没事,那本王在这里等就是了。”冯嬷嬷道:“太后吩咐老奴去办件事,王爷请便。”

    笑了一下,忠顺道:“本王知道了,你去吧。”走出几步,冯嬷嬷便吩咐道:“敏女史,王爷闲着无聊,你给王爷拿几本书来解闷。”

    一个轻柔婉转的声音应了下来,不一时,过来一个女官装饰的宫女,一杨妃色的宫装显得她盈盈柔柔,低首垂眸间的风韵宛如依水清荷,清清凌凌,袅袅婷婷。(读看看小说网)

    有些出神的看着眼前的贾敏,忠顺的心里忽的涌上一种年少而慕的冲动,缓缓的接过书册,静下自己有些失控的心神,忠顺淡淡的问道:“你是刚来的。”

    贾敏轻轻地点了点头,道:“民女以前在经史阁,刚来慈宁宫。”那一垂首间的风姿遗世而独立,与这浑浊的皇宫似乎格格不入,忠顺忍不住有些暗叹:这里好像根本不适合她这样的人。

    翻了翻手中的书籍,见是几本静心养的书,忠顺不由抬头问道:“你为何给本王挑这样的书。”

    贾敏轻轻地道:“家安才能国强,只有后宫一片祥和,皇上王爷们才能安心的挥点江山,所以后宫的书籍以修心养为主,王爷若是想看治国安邦的典籍,应该去藏史阁。”

    轻眼瞥了贾敏一眼,忠顺轻轻的笑道:“不愧是女史,谈吐就是不一样,好了,你下去吧,本王自己等会儿。”

    应了一声,贾敏悄悄的退了下去,不知为什么,忠顺望着密密麻麻的字迹,一个字也没有看进去,只有一个袅袅的影不时晃动在眼前。

    此后,慈宁宫成了忠顺王爷常去的地方,连太后都笑着对忠顺道:“王儿,你最近请安勤快了很多。”敷衍的笑着,只有忠顺自己明白,不过是为了多看几眼那个人儿。

    那天夜宴,忠顺如今想起来依然心疼如旧,兴冲冲的来到慈宁宫,忠顺已经打好了主意,等晚宴上太后高兴,自己就去求太后做主,把那个人儿赐给自己。

    今席间的人虽然不是太多,但以忠顺敏锐的洞察力,还是有些明白太后的用意。正座上是皇上,太后,一侧有南安王妃,北静王和王妃,再就是争宠正盛的芜妃和婉妃,另一侧也是几位亲王和王妃,各方的实力不言而明。

    皇家的宴席总是暗潮浮动,即使是太后私设的家宴也不例外,交杯换盏中无不暗含深意,忠顺王爷心不在焉的默默看着,对于立后,自己却没有参与到任何一方,他相信年轻的皇兄一定早有决断,如今只不过找个借口罢了。

    杯中的酒却是一杯接一杯,正有些恍惚间,却见贾敏缓缓的走出来添茶,忠顺忽的有一种感觉,今夜的关键原来在这里。

    一个宫女添茶并不会引起众人的注意,只有忠顺目不转睛的看着贾敏的一举一动,正坐上,给太后续上茶后,忠顺忽的发现太后雍容的脸上闪过一丝不易觉察的得意,不知为什么,忠顺的心微微一惊。

    一声轻轻的惊呼打断了众人,但见贾敏呆在那里,当中皇上的龙袍上一块水渍清晰刺目,反应过来,贾敏忙跪了下来,皇上若无其事的道:“起来吧,刚才是朕不小心。”随后又关切的看了看伏在地上的贾敏一眼,没有再作声。

    太后在一边淡淡的道:“算了,既然皇上没有追究,你起来吧,以后小心些。”贾敏轻轻的应了一声。

    当贾敏走到芜妃跟前时,芜妃轻轻的道:“刚才没有伤着吧,如果伤着了,让太医看看。”贾敏忙道:“谢娘娘,没事的。”

    宴席上似乎又恢复了平静,抿了口茶,忠顺看到对面的婉妃那恨恨不平的神色。

    在贾敏续茶走到婉妃侧时,忠顺微微闭上了眼,果然,一声惊叫后是杯子落地的脆响,接着听到的是婉妃尖利的训斥声:“不长眼睛的奴婢,连本宫也不放在眼里,也不看看自己的份,倒杯茶竟倒了本宫一,就让本宫好好教训你一下。”

    刚要抬手,却听太后缓缓的道:“她是哀家宫里的人,还用不着你来教训。”婉妃一下醒悟过来,但仗着素宠,依然不甘心的道:“臣妾也只是一时气急,何况这样不长眼色的奴才,留在宫里只会害人,刚才冲犯了皇上,如今又撒了臣妾的茶,以后还不知会怎样呢。”

    太后脸色微微一沉,道:“婉妃在哀家这里指责哀家宫里的人,是不是在怪哀家。”婉妃忙道:“臣妾不敢。”

    “不敢。”太后不慌不忙的道:“如果你敢的话,那是不是要当着哀家的面拆了这慈宁宫。”婉妃慌得忙俯告罪,太后没有理会,只是接过杯子轻轻抿了口茶,淡淡地道:“如此,怎堪大任。”

    一句话,四下皆惊,婉妃一下呆在了当地,众人神色各异,但面对此景,想出来说话的人也难以为由,所以竟无一人出声反对,皇上神色不变的点了点头,低声道:“母后所言极是。”

    宴席上一下静寂无声。

    忠顺端起杯子,看着那袅袅的茶气,心却随着手中的茶,慢慢凉了下来。

    果然,次,皇上下旨立芜妃为后,贾敏失手打碎太后的琉璃盏,但念在其多年尽心服侍的份上,太后没有追究,放她出宫,从此慈宁宫里再没有提起过贾敏。

    缓缓的睁开眼,忠顺本来瘦削的脸上涌上一丝暗淡,这么多年了,想起排除异己时的心狠手辣,想起权倾朝野时的风得意,但慈宁宫里那惊艳的初见,一直是心底那一抹不敢触动的地,不想今看到那一张似曾相识的脸,原来还是这样的悸动。

    缓缓叹了口气,忠顺自言自语的道:“十八年了…。”

    ------题外话------

    若兰总认为心狠手辣的人不一定是对所有人都无的人,每一个人心里都会有一处不为外人所知的软处,呵呵,若兰自己的见解,人不可能一无是处,希望这个忠顺给大家一点新意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重要声明:小说《一水溶玉梦红楼》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