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章、旖旎(上)

    微笑着看着宜公主神采飞扬的神,水尘对黛玉道:“你的姐妹是这次和亲的郡主,你若是有兴趣,和九妹一起先去见见也无妨。(读看看小说网):。”

    黛玉幽幽的道:“见与不见都一样,反正三妹妹都得嫁,南藩,那是她的归所。”叹了口气,黛玉清丽柔美的脸上涌起一丝黯淡。

    水尘道:“姑娘不用太过担心,南藩王子和我曾经交谈过,虽然子爽直,但不是粗俗之人,况且府里也没有王妃,比起当初和亲突国,你的这位妹妹还算是幸运的。”

    黛玉柔柔的道:“但愿借下的吉言,三妹妹此去能心随所愿。”又随意的拉扯了几句,水尘临走时道:“我这次去也不知几时能回来,九妹,母后那里你多去陪陪。”

    宜公主也不觉有些难过,低声道:“五哥,你早些回来,至于外面的玩意,挑几件带回来就行了。”

    温润的一笑,水尘道:“放心,我都记着呢,一定给你带回一大车来。”转过头,水尘默默地看了黛玉一眼,道:“林姑娘,但愿我回来的时候,你还在这里。”

    黛玉心思聪慧,何况那明萱的言行那么明显,所以对着水尘,自然有了一种不言而明的芥蒂,垂下眼睑,黛玉轻声道:“黛玉来皇宫只是一时之计,不过即使黛玉不在皇宫,也一样希望下此去办差,顺顺利利,平安回来。”

    深深地看了黛玉一眼,水尘道:“一定会的。”

    望着水尘带着侍从慢慢走远,在黛玉的眼中渐渐幻化成宝玉的影,耳旁仿佛想起宝玉关切的声音:“林妹妹,好好保重子,记着喝药,等我回来。(读看看小说网)”

    轻轻叹了口气,黛玉自言自语的叹道:“也不知能不能赶回去送你。”

    从坤宁宫出来后,夜色已有些深沉下来,宜公主兴致勃勃的说着刚才和宫女猜物的趣事,俏的笑声不时溢出。

    御花园里有的地方已是燃起了彩灯,映得灯下的景物影影绰绰,抬起头,前面就是慈宁宫,拐道处走过一群人,宜公主兴致盎然的道:“林姐姐,你在这等一会,父皇也在慈宁宫,我也去看看。”

    说完,唤着宫女就要走,临时又道:“我一会儿就回来了,左面有个亭子,你在那儿等我吧。”点了点头,黛玉有些苦笑地应了下来。

    带着紫鹃缓缓地走过去,但见一个精巧的八角亭在朦胧的暮色下透着一份凝重,四下是一片竹林和几座假山,几条甬道四通八达。

    想了一下,黛玉对紫鹃道:“紫鹃,你就在这儿迎着公主吧,若是她出来见不到我们,说不得又得大呼小叫的,闹将起来又惹人注意。”

    紫鹃点点头,道:“好的,姑娘当心,亭上风大,找个背风的地方,有事姑娘喊一声就行了,公主一来,紫鹃就去唤姑娘。”

    迎着有些微凉的风,黛玉缓缓的往亭边走去,心里却在想起午后水尘告辞的话,既而耳边探的声音清晰而又明白“听老爷说,快则三四个月,迟则半年”。

    暗暗叹了口气,黛玉自言自语的道:“你这一去不知何时能回来,在外面可不比在府里,什么都是现成的,袭人那些丫头也不知能不能收拾周妥。”

    转念想起元妃寓意明朗的话,黛玉的嘴角不由浮出一丝轻笑,一抹淡云飞上她玉瓷般的青颜。

    前面是一座不高不矮的假山,连着一片竹林,山后,亭子已是近在咫尺。

    刚走近假山,却听不远处的林子里传来一阵低低的说话声,隐约听的女子柔的低笑声:“就怕王爷成事后面对着满宫的佳丽,早把奴婢抛到一边去了。”

    一个似从相识的声音悠悠的传来:“本王说过的话一定算数,再说冲着你这媚的样子,本王也舍不得,不是吗,谁不知太后边的红人月菱千百媚的。”

    一声有些夸张的笑,随后是月菱柔柔的声音:“王爷真会说笑,谁不知王爷宫里绝色如云,到时又怎会记得奴婢这个不起眼的奴才呢,再说这话若是传到太后跟前,那奴婢也活不了了。”

    一声含糊的低笑:“这里没有旁人,又怎会传到太后的跟前呢,你在太后跟前给本王说了很多好话,本王怎么也要赏你不是……”

    黛玉有些怔怔的立在那里,竟不知如何是好,悄悄扶住旁的假山,慢慢后退了一下,清丽如花的脸上已经羞得红若云霞。

    静了静怦怦跳动的心,黛玉不由轻轻提起拽地的长裙,摒下呼吸,缓缓地一步一步向后退,谁知慌乱中有些急,一脚踩到石阶旁,滑了一下,子不由偏到一边,无奈的闭上眼,想想此种境下的相见,黛玉有种哭无泪的感觉。

    后一只手臂适时的扶了过来,恰当的好像就是等的这一刻,随后黛玉倒进了一个暖暖的怀里,鼻间隐约有种淡淡的酒香。

    由于黛玉刚才的慌乱,不可避免的脚下出了点动静,那边忽的传来一声严厉的声音:“谁在那里。”

    黛玉有些惊恐的张开嘴,蓦地一只带着凉意的手及时的捂住了黛玉张开的樱唇,耳旁一个温的熟悉的声音低低的附耳道:“别做声,他也只是声张虚实。”

    四下一片寂静,只有风不时吹过,掀起竹叶沙沙作响。

    被动的倚在那人前,黛玉可以清晰的听到后传来怦怦的急促的心跳声,微凉纤长的手指间有种清清地酒意弥漫在鼻间。

    皱了下眉,黛玉忍不住摇了摇头,觉察到黛玉有意的摆脱,那只手轻轻的放了下来,没有作声,不远处的声音却不依不饶的传了过来:“王爷此时倒小心了,当初可不是这样,是不是觉得奴婢没有用处了。”

    一声压抑的低笑后,接着道:“本王也不是为你着想,若是让人碰到,本王也就罢了,不过是担个轻飘飘的训斥,可你就麻烦了,你说这难道不是本王疼你…。”

    没有说下去,随后是一阵不合时宜的沉默,低着头,黛玉不自的微微向外挪了挪子,想要避开这种尴尬的境地,不想揽着的手臂丝毫没有放松的意味,反而有些更紧了。

    淡淡的酒香缓缓的近了,耳边低低的声音带着一种蛊惑的意味:“别动,莫非你想让他们发现,‘本王也就罢了,不过是担个轻飘飘的训斥,可你就麻烦了,你说这难道不是…’”

    将刚才那人的话一字不落的照搬过来,最后几个字虽然没有明说,反而更多了份暧昧,趁着这静静的夜色,有种不言而明的旖旎。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重要声明:小说《一水溶玉梦红楼》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