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章、抽薪

    绵绵的细雨不急不缓的下着,带着一丝清凉,外面,被雨淋湿的叶子泛着亮光,越发显得艳。(请记住读看看小说网的网址

    凤藻宫里,元妃坐在窗前,看着外面这株矮矮的枫树,雍容的脸上带着一份惬意。

    抱琴悄悄地走过来,对元妃道:“娘娘,太子宫的福公公来了。”子微微一直,元妃道:“还不快请。”

    看着肥肥胖胖的福海,元妃缓缓地道:“公公冒雨前来,可是下有事。”福海没有否认也没有承认,见过礼后,眯眼看了看四下的侍女,白胖的脸上闪过一丝别有用意的神色。

    元妃微微一皱眉,接着道:“抱琴留下,你们都先下去吧。”侍女们施了个礼,缓缓的退了出去,房里一时空了下来。

    拿起手里的帕子拭了拭长长的指甲,元妃道:“这里没有外人了,公公有事请说。”福海四下看了一眼,随后尖尖的低声道:“听说娘娘府里的幼弟已经到了婚配的年纪。”

    元妃脸上闪过一丝惊异,随后缓缓低下头,摆弄着手中的指甲,低声道:“下的消息真灵通,本宫刚有此意,不想下就知道了。”

    福海垂下细长的眼眸,避重就轻的缓缓道:“如今这个局面,哪一府里有什么风吹草动的,又怎么瞒过宫里面的人,娘娘说呢。(读看看小说网)”说完,福海奴颜的一笑。

    干笑了一下,元妃道:“公公说的是,本宫也只是随口说说而已,只是不知公公此来…。”福海没有做声,只是从袖里拿出一封信笺,递给一边的抱琴道:“请娘娘过目。”

    接过信笺,元妃匆匆的看了一遍,随后抬起头来,看着福海道:“公公这是何意,林姑丈已经去世三年多了,怎么又会有人翻了出来做文章,何况还是这等的大事,若是真的坐实了,弄不好这可是抄家的大罪。”

    “再说,林家也只剩下表妹孤一人,借居在此,即使牵涉起来,与国公府也并无关联,不知下…。”

    福海不慌不忙的道:“奴才只是来送信,至于深意奴才也不知,如今的形势微妙,一棋不慎,满盘皆输,不能有一丝一毫的闪失,至于要怎么办,娘娘是个明白人,相信也不用老奴说,自然明白其中的含义,万不能因小失大。”

    元妃怔怔的看着信笺,想想刚才福海的话,耳旁却不由想起贾母的话:“林丫头是你姑母留下的唯一骨血,作为外祖母,老不放心她嫁出去,再说宝玉年纪也大了,和林丫头自小一起长大,也合得来,与其娶个不知根知底的,还不如亲上加亲,成全了两个玉儿,也算了了老的一桩心事。”

    见元妃没有做声,福海细长的眸子一转,低声道:“还有,老奴昨晚听下说,王子腾王大人前些子因为平叛有功,估计皇上那里一定会大加封赏,四大家族有娘娘,王大人的庇佑,风头如今可是如中天,下深感欣慰,一荣俱荣,一损俱损,娘娘也知道如今的形势,几府一直是下的肱骨,不知多少双眼睛盯着呢,所以娘娘一定要为大局着想,什么事万不能轻易而定。”

    察言观色的看了元妃一眼,福海继续道:“老奴虽不知此举的深意,但看这些下郑重其事的样子,明白一定是重要的事,所以老奴…。”

    没有说下去,福海想起水溶吩咐的话:“公公记住,只可意会不可言传,别让娘娘抓住口实,太子那里公公也不好交代,本王无奈出此下策,还请公公帮忙,还有,若是娘娘真的要一意孤行,不肯让步,那公公也不要再说,一切就看天意了,不过公公的人,成与不成本王都领了。”

    暗暗回想了一下,福海的眼里闪过一丝狡黠,前前后后我可没有说出是太子吩咐的,就是前面的那段话,确实是太子亲口说的,只不过是自言自语罢了。

    轻轻叹了口气,元妃道:“请公公转告下,本宫知道了。”福海不漏声色的松了口气,尖尖的道:“那奴才告辞了。”

    元妃缓缓的道:“公公慢走,抱琴,送福公公回宫。”

    北静王府的书房里,透过半开的窗,阵阵凉风毫不留的钻了进来,扑到面上,带着沁骨的凉意。

    轻轻叹了一声,水溶仰起面来,迎着透进来的凉风,缓缓闭上疲惫的双眸,默默的感受着秋雨的寒意。

    眼前,不由的浮现出昨天自己的话:“福公公,若是娘娘真的要一意孤行,不肯让步,那公公也不要再说,一切就看天意了,不过公公的人,成与不成本王都领了。”

    一下睁开眼,水溶凌厉的清眸执着而又坚定,喃喃的道:“她不会冒这个险的,为了一个无足轻重的表妹,将府里和自己的家陷入未知的窘地,对处多年皇宫的她来说,孰轻孰重应该一清二楚,可若是……”

    没敢想下去,水溶的眼前闪过黛玉那浅浅的一笑,那冷冷的讥讽,她的一颦一笑原来都深深地刻在自己的心里,若真有那么一天,自己又该如何…。

    眼前不自的想起那天在御书房中的事,水溶抬手一下关上了窗子,自言自语的道:“若真有那么一天,就是让你恨我一辈子,我也不会放手,我不会眼睁睁的看着你陷入那般境地的。”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重要声明:小说《一水溶玉梦红楼》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