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章、偶闻

    御书房中,皇上望着一下早朝就赶来的水溶,缓缓的道:“北王爷有何事要奏。(读看看小说网):。”上前一步,水溶道:“皇上,昨夜驿馆事出意外,所幸王子无恙,臣特来请罪。”

    皇上抬起头来,道:“朕都知道了,朕不是让镜儿给你传口谕了,北王爷,十的时间,你一定要给朕一个明白。”

    水溶言辞铮铮的道:“臣遵旨。”看了水溶一眼,皇上道:“北王爷还有何事。”水溶顿了一下,道:“皇上,此次和亲事关重大,事关两国邦交,容不得再有意外,臣有一言不知当讲不当讲。”

    缓缓地直起子,皇上道:“说来听听。”水溶道:“臣这几要全力查案,对驿馆那边恐怕难以兼顾,臣怕有人再横生波澜,挑唆起双方的误会,更为了表示我朝的诚意,臣以为将藩国使者安排在宫里,这样一来显得我朝对此事的重视,二来皇宫戒备森严,有三皇兄坐镇宫内防务,臣也能全力以赴的去查案。”

    皇上没有做声,只是缓缓地倚在龙椅上,水溶也没有再开口,静静的立在那里,房里一时静了下来。

    过了一会儿,才听皇上缓缓的道:“也罢,来人,传靖儿来见朕。”松了口气,水溶朗朗的道:“皇上英明。”

    走出御书房,水溶长长地舒了口气,修长的凤眸微微一眯,半开的眼角闪过一丝不易觉察的精光,薄薄的嘴角微微敲出一丝得意的笑意,心道:如今他们在你的地盘上,你总不会自己打自己的脸吧。(更新最快读看看小说网)

    刚走出乾清宫不远,就见太子宫的太监总管福海候在那里,见到水溶道:“北王爷,太子有请。”

    想了一下,水溶随着福海一起往东面的太子宫走去。

    路上,水溶看似随意的道:“福公公,前些子公公的家亲已经官复原职了吧。”福海肥胖无须的脸上漾上浓浓的笑意,道:“多谢王爷,一切都已经如愿了,王爷的恩德老奴无以为报,以后若是有用的上老奴的时候,请王爷吩咐一声,老奴一定竭尽全力。”

    水溶淡淡一笑,道:“福公公太客气了。”福海连声道:“应该的,王爷费了那么多心,老奴心知肚明。”

    没有应声,水溶看着不远处那一角翘起的飞檐,若有所思的道:“也许以后本王有麻烦公公的时候,还请公公不要推辞。”

    福海道:“王爷放心,福海义不容辞。”

    往前几步,就可以看到宜安宫那高高的匾额,水溶忽的停下步子,静静地看了几眼,随后决然而然的拐过抄手游廊,一缕志在必得的浅笑挂在他俊美的脸上,修长英的背影沉稳而又坚定。

    当今太子水锋由于小时生过一场大病,留下难以治愈的顽疾,所以平里养优处尊,相比水溶而言,肥硕了不少,圆圆的下巴给人一种忠厚的感觉,但狭长的眼眸里却时不时露出一丝不易觉察的精光。

    寒暄了几句,太子道:“一涵,皇兄昨夜被父皇责罚了一顿,以后必须全心负责和亲大事,不能再出一点差错,遇袭的事就靠你了,我们如今可是同仇敌忾,不查清谁也难脱失职之嫌。”

    看了看神色平静的水溶,太子又道:“皇兄也以个人之名劳烦一涵,一定要查清,是不是有人故意拿此事来做文章,陷皇兄于不利,以致你和五弟也跟着受累。”

    轻轻抿了口茶,水溶不动声色的道:“皇兄放心,一涵一定竭尽所力,查出真相。”太子微微松了口气,道:“好,皇兄相信你。”

    又说了几句,水溶便告辞出了太子宫。

    刚拐过晨安,水溶忽的停下步子,转往北走去,边走边对后的阿九道:“陪本王去劝劝卿御弟,听说他跟皇上主动请缨要去锦州处理兵变之乱。”

    看了看前方有些沉的天色,水溶自言自语的道:“卿御弟温润随和,锦州之事乃虎狼之争,他又何必去趟这趟浑水呢。”

    水尘子在诸皇子中淡然随和,与世无争,所以清风里守卫的人不是太多,管事刚要陪水溶进去,水溶道:“本王知道路径,何况都是自己人,不用通报,本王自己去找下。”

    带着阿九,水溶两人沿着曲折的游廊向正走去,还没到门,透过雕花的花墙,却听到墙里面有宫女道:“夫人,昨夜公主和林姑娘走得急,有一条帕子遗在亭子里。”

    水溶不由停下了刚要抬起的步子,对后的阿九摆了摆手,里面的对话声清晰的传了出来:“拿来给我吧,等一会儿我亲自送过去。”

    宫女道:“这些小事就让奴婢送去吧。”叹了口气,明萱道:“你难道还没看出下的心思,这岂能是小事,你几时见过下那样费心思的宴请过一个人,连自己最心的琴也慷慨相送,秋月,这里快要有女主子了。”

    说完,轻轻的叹了一声,悠悠的话里带着一丝落寞。

    静静的立在那里,水溶英俊的脸上没有一丝表,阿九偷偷的瞅了一眼,也没敢做声,谈话声依然毫不知的传来:“夫人,那个林姑娘是哪家大人的家眷,皇上和娘娘会答应吗。”

    明萱轻轻的道:“即使做不了正妃,做侧妃也一样,只要下喜欢,还不是一样,听下的意思,或许过不了年就会去求皇上。”

    宫女道:“看来下对这个林姑娘真是另眼相待,奴婢只是替夫人有些不值,夫人好歹也是总兵的女儿。”

    一声轻叹,接着是明萱幽幽的声音:“没有什么值不值,只要能留在下的边,明萱就知足了。”

    阿九越听越有些紧张,不时的瞥一眼不动声色的主子,只见水溶墨似地英眉轻轻有些皱起,薄薄的唇紧紧抿着,凌厉的凤目微微眯起来,静静地看着不远处那威严而又古朴的正门楼。

    说话声渐渐走远了,阿九不由小声道:“王爷…。”回过神来,水溶忽的微微一笑,俊美的脸上一片波澜不惊,优雅的甩了甩广袖,对阿九道:“走,去看看五下。”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重要声明:小说《一水溶玉梦红楼》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