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浅笑

    轻轻抬起手,黛玉的手指刚抚上琴弦,一个声音低低的道:“为什么要帮我。百度搜索读看看)本书最新免费章节请访问。”边抚着琴黛玉边道:“因为我不想欠别人的人。”

    嘴里虽然毫不留的说着这样的话,其实连黛玉自己也不明白为什么会多管闲事,何况是在如履薄冰的皇宫,是被他那语还休的一瞥感动,还是因为那个不同于以前目空一切的有些落寞的背影牵引,总之,不自的把自己也陷进了险境。

    一个嬷嬷慌慌张张的回来道:“林姑娘,锦衣卫正在搜人,往这边来了。”没有停下,黛玉淡淡的道:“这里又没人来,就让他们搜吧。”

    话音刚落,一队侍卫一下涌了进来,明亮的月光下,除了墙边的一丛翠竹和两排红枫,亭子的一切一览无遗。

    停下抚琴的手指,黛玉静静的看着他们四下巡视,心儿却不由自主的跳了起来,放在琴弦上的手微微有些颤抖,扯起一声突兀的琴音。

    领队的统领忽的问道:“姑娘可曾见过有人经过。”黛玉摇了摇头,道:“未曾。”随后又道:“这两位嬷嬷也在此,确无人经过。”

    两个嬷嬷连声附和,那个统领若有所思的看着宽大的琴案,自言自语的道:“这么大的地方,即使藏个人也不难。”

    黛玉心里一惊,随后脸色一沉,柳眉微竖,义正言辞的道:“官爷言重了,小女子蒙公主相知,虽不是大家闺秀,但也知书识礼,若如官爷这样说,小女子就罢了,岂不连公主也跟着颜面有损,传扬出去,相信恐怕连官爷也担待不起。(请记住读看看小说网

    说完,黛玉缓缓立起来,镇静自若的道:“既然官爷不相信,那请过来看一下。”停了一下,黛玉又道:“若是搜不出,公主那里,还请官爷亲自解释。”

    领队的统领见黛玉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心里也不由迟疑起来,双方正在僵持时,只见紫鹃急匆匆的走了过来,道:“姑娘,这是怎么了。”

    黛玉淡淡一笑,道:“没事,官爷正在找人呢。”紫鹃眼神一转,接着道:“我回来时元娘娘已经回宫了,听说宫宴好像要结束了,公主也快回来了。”

    听到紫鹃的话,领队的统领神色一顿,想起九公主素子,不由道:“走,去那边搜。”说完,率先离开。

    看着安静下来的亭子,黛玉忽觉得一下子软了下来,缓缓的坐下,才发觉后额头早已是香汗淋漓。

    紫鹃狐疑的看着黛玉的样子,轻轻递上帕子,低声道:“姑娘,擦一下吧。”接过帕子,心虚的干笑了一下,黛玉道:“你这个紫鹃还真是机灵,刚才多亏你多说了一句。”

    紫娟笑着道:“紫鹃也不想看到他们打扰姑娘,何况紫鹃说的也是实话。”放心的淡然一笑,黛玉不由道:“抱琴唤你去做什么。”

    紫鹃抿嘴笑了一下,低低的道:“姑娘,你猜抱琴姐姐和我说什么了。”黛玉敷衍的一笑,道:“还能说什么,不过说说宫里的奇事趣事。”心里却在暗暗叫苦,不知怎样收拾以后的局面。

    紫鹃得意的道:“姑娘猜不到吧,抱琴说了,娘娘已经答应了老太太,等过些子,就为姑娘和二爷赐婚呢,姑娘,这下你可放心了吧。”说完,紫鹃长长地舒了口气,仿佛也卸下了一块重负。

    转头见黛玉静静的,并没有自己想象的那样惊喜,紫鹃不由道:“姑娘,这是真的,抱琴听娘娘亲口说的。”

    浅浅的一笑,黛玉有些羞涩的低声道:“我已经知道了。”紫鹃笑着道:“怪不得姑娘这几天常常不知不觉的笑呢,原来是这样,害得紫鹃白白担心了几天。”

    黛玉嗔的道:“好了,不说话没人当你是哑巴。”忽的想起案下还有人听着,黛玉不住面红耳赤,不由轻轻咳了一下。

    紫鹃细心地道:“姑娘,天色也晚了,我们回去吧,公主她们也快要回来了。”想了一下,黛玉道:“紫鹃,昨公主说喜欢我房里的那本琴谱,趁着现在想起来,你回去拿来放在琴架上,免得一时忘了,怠慢了公主。”

    紫鹃道:“好,我去去就来。”才走出不远,黛玉又道:“紫鹃,把那件厚些的披风拿来,我觉得有些凉了。”

    转头黛玉又对亭外的面的嬷嬷道:“劳烦嬷嬷了,这里风凉,嬷嬷也不用守在这里,到假山那里避避风吧。”

    嬷嬷道:“姑娘太客气了。”嘴里虽说着,还是缓缓地走了过去。

    立起来,黛玉将东面的帘子轻轻的放了下来,挡住了假山那边的视线,又四下看了一遍,才轻声道:“他们都走了,你出来吧。”

    缓缓地直起子,即便狼狈如此,水溶的姿势依然带着与生俱来的优雅和自如,修长的躯,水溶没有做声,只是静静地看着黛玉,眼里的目光复杂而又凝重。

    想起那次见到水溶在那么多百姓面前的威严,再想想刚才蜷在琴案下的狼狈,心释然的黛玉忍不住浅浅一笑,清丽绝伦的容颜有一种难以描绘的光彩和神韵。

    惊艳的看着那似乎不带一丝尘埃的笑颜,在这寂静的月色下,如泉水般清澈,如皎月般圣洁,清的好似不食人间烟火,使得自来见惯了尔虞我诈,历尽了明争暗斗的水溶,仿佛看到了心底深处那一份早已消失的宁静和清澄。

    一时有刹那的出神,心在这一刻竟停了下来,随后却不由自主的急跳了起来。

    闭上眼,水溶只觉得几年来被磨炼的坚硬无的心,在这一瞬间却不自的陷了进去,陷的义无反顾,陷得刻骨铭心,仿佛心底所有的黑暗都消失的无影无踪,只有这浅浅的清澈的笑容,在不知不觉间触碰起自己心底那一处隐藏很深的柔

    直到以后黛玉才知道,就是自己这无心的一笑,才使得水溶终于下定了宁负宝玉,也非卿不娶的决心,也是这无心的一笑,使得自己和宝玉多年的分终成了镜花水月。

    ------题外话------

    诗有“一笑倾人城,再笑倾人国”的先例,我们的妹妹一笑倾的却是人杰,只是当最后知道自己这无心的一笑,终终断送了多年的前盟,又会有何感想呢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重要声明:小说《一水溶玉梦红楼》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