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夜逢

    凤藻宫里,元妃坐在主位上,轻轻抚摸着修长的凤甲,低声道:“妹妹在宫里可还住得惯。读看看小说网请记住我):。”黛玉轻声道:“谢娘娘惦记,还好。”

    抬起头来,元妃有些丰皙的脸上带着惯常的庄重,道:“宫里人多嘴杂,妹妹慎言谨行才为上策,有些事,忍一时风平浪静,莫得让别人抓了空子。”

    黛玉低声道:“娘娘教诲的是。”轻轻一笑,元妃道:“本宫也知道林妹妹是个聪明的子,想来会处理好的。”

    接过帕子拭了一下樱唇,元妃浅浅的道:“九公主深受恩宠,当初她请本宫帮忙时,本宫也得罪不起,于是就让老太太带你进宫,妹妹没有怪本宫吧。”

    黛玉忙道:“黛玉知道娘娘的处境,何况圣命难违,即使没有这次的事,以公主的子,说不定…。”

    欣赏的点了一下头,元妃道:“怪道老太太常在本宫面前夸妹妹呢,妹妹果真是蕙质兰心,这样本宫就放心了。”

    又问了黛玉几句宫里的事,见元妃的神色有些懒散,黛玉便请辞了,临走时,元妃意味深长的道:“老太太已经和本宫说了,宝玉是本宫最疼的弟弟,本宫也希望他能高兴。”

    虽然没有明说,但元妃的意思已是昭然若揭,黛玉的心跳不由自主的急促了起来,多年的心事终于放下了,那一份释然是无法用言语来表达的,肤若凝脂的美颜上也多了一份难以掩饰的光彩。(读看看小说网)

    从凤藻宫里出来,坐在轿里的黛玉忍不住掀起帘子看着外面缓缓掠过的景色,只觉得一切都是那么美好,滢然若水的眸子里有种神采掩也掩不住,淡淡的笑容始终挂在她轻翘的嘴角。

    夜色渐渐暗了下来,一轮圆月缓缓地从东天升起,洒满一地的月华,面前的飞瀑在月光的映衬下,闪着珠玉的光华。

    轩琴阁里凉风习习,黛玉纤长的手指轻轻地抚着琴弦,如花的容颜在月色下别有另一种韵味。

    太后在宫里举行家宴,宜公主一早就过去了,坐在房里看了会子书,看着外面清清的月色,黛玉忍不住自己心里的悸动,唤着紫鹃向轩琴阁走去。

    一路上,微微的凉风袭来,带着夜间独有的清凉,紫鹃不由给黛玉紧了紧披风,低声道:“姑娘,我们还是回去吧,夜风有些凉。”

    黛玉看着满眼的秋夜如华,眼角是掩不住的笑意,声嗔道:“紫鹃,你怎么越来越懒了,你看今晚的月色多好,这满园的秋色比之大观园又有多少迥异…。”

    紫鹃抿嘴一笑,道:“姑娘,紫鹃觉得姑娘这两天似乎有些不同。”黛玉脸色一红,转头道:“胡说,我又有什么不同了。”盈盈的眼波如水,在月色下闪着夺目的清华。

    紫鹃道:“紫鹃也不知道,但是姑娘的确变了…。”“好了,好好看你的路吧,当心脚下。”黛玉嗔的打断紫鹃的话,一丝浅笑不由自主的飞上面颊。

    琴声缓和而又轻柔,恰如黛玉此时的心,几盏琉璃宫灯挂在檐角,闪烁着灼灼的灯华,不远处,随侍的两个嬷嬷倚在假山边上,正窃窃私语。

    一阵小跑的脚步声打断了黛玉,一个小宫女上前道:“林姑娘,凤藻宫的抱琴姑姑请紫鹃姑娘过去一下。”

    紫鹃不由惊奇的道:“找我,你不会听错了吧,姑娘…。”黛玉心里虽不知所为何事,但元妃前的话已经使黛玉心神皆定,平和的一笑,黛玉道:“紫鹃,你去吧,快去快回。”

    月色越来越亮,浅浅的光辉洒满了小亭、假山,一阵清风缓缓拂来,吹得墙边的枫叶沙沙作响,轻轻的抚着琴弦,黛玉随心而奏,琴声如这月色,平和而又清灵。

    突然墙外面传来一阵阵急促的脚步声,夹杂着含糊不清的呼喝声,透过花墙,闪过忽明忽暗的寒光,黛玉的心神一乱,琴声应势而断。

    假山旁的嬷嬷不由立起来,其中的一个道:“林姑娘不用害怕,宫里常有这样的事,或许是哪宫里走水了,内侍们去救援,让老奴去看看。”

    轻轻立起来,黛玉不由走下来,向远处张望了一下,低声道:“夜色也有些深了,紫鹃怎么还没回来。”刚才的那个嬷嬷道:“姑娘不用担心,许是那边留着吃茶呢。”

    轻轻叹了一声,外面的脚步声似乎有些远了,黛玉松了口气,看了一眼静寂如旧的月华,竟觉得心里莫名的有些慌乱。

    转一瞥间,黛玉一下愣住了,亭边的墙角处一个人影正静静的立在那里,那丛翠竹遮住了两个嬷嬷的视线,但却正对着黛玉。

    月光下,一双明如秋水的眸子平静的看过来,目光如一潭静泉,幽深,静亮,黛玉不自的抬手捂住了自己的嘴,怦怦的心跳不由自主。

    一切似乎在一瞬间静止了,两人默默地对视着,寂然无声,只有不合时宜的夜风轻轻拂过来,吹起彼此的衣袂飞扬。

    一阵阵去而复返的脚步声打破了亭中的寂静,遥遥的望向外面,水溶本来镇定自若的脸上闪过一丝忧色,英的双眉微微皱了起来。

    默默的一低头,水溶抬眼再看过来的目光不同于刚才的清朗和平静,似乎隐隐含着一丝难以言明的愫,只一瞬,便转疾步向后墙走去。

    听着外面嘈杂的脚步声越来越近,看着那个有些孤寂的影越来越远,也不知为什么,黛玉不自的道:“慢着。”

    前面的嬷嬷应声道:“姑娘有什么吩咐。”黛玉回过来,平静的道:“前面那么吵,劳烦两位嬷嬷去看一下,紫鹃还没回来,我有些担心。”

    嬷嬷应声去了,黛玉转过头来,看着那张宽大的琴案,耳旁响起宜公主的话:“林姐姐你看这琴案多大,即使里面躲上个人也绰绰有余。”

    顾不得羞涩和矜持,黛玉抬步走上亭子,掀起覆在琴案的流苏,对狐疑的站在那边的水溶道:“快躲在这里面。”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重要声明:小说《一水溶玉梦红楼》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