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应对

    看着那个英而又修长的影慢慢消失,黛玉不由自主的松了口气,肤若凝脂的脸上是一片轻松。百度搜索读看看)本书最新免费章节请访问。

    探狐疑的望着黛玉,道:“林姐姐,你怎么了,看刚才把你吓得。”黛玉只得顺势道:“我不也是担心,万一真的有什么,我们怎么办呢。”

    探一笑道:“你就是多心,这不没事了。”车子缓缓的动了起来,探道:“又耽误了这一会儿,也不知老太太她们好等急了。”

    松懈下来的黛玉不由恢复了平的俏皮和机敏,笑道:“是呀,如今你已是太妃的义女,以后就是王妃,老太太正在等着迎接呢。”

    探道:“林姐姐,你又取笑我…。”叹了口气,道:“以后是福是祸,谁知道呢。”想起以后各自的心事,车里的气氛顿时黯淡了下来。

    圈地事件一直纠缠到午后,水溶才舒了口气,看着旁的户部尚书忐忑不安的样子,水溶冷冷一笑,道:“李尚书,此事既已水落石出,百姓那里你先去安扶处置吧。”

    李尚书低声道:“是,王爷。”端起杯子,水溶抿了口茶,缓缓的道:“至于其他的事,本王自有主张,也绝不会姑息。”

    李尚书不由自主的颤抖了一下,颤声道:“王爷明鉴。”立起来,水溶看了一眼旁战战兢兢的众人,郑重的道:“你们目前当务之急是把百姓的事先按本王说的做好了,记下了,若再出事,本王手下决不留。”

    说完银袖一拂,水溶急步走了出去,只剩下一众人还没反应过来,阿九临走时恨恨的道:“你们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快去办,若是让王爷看到……”没有说完,阿九一溜小跑跟了出去。读看看小说网请记住我)

    众人这才醒悟过来,惴惴不安的互相望了一下,李尚书生气的道:“还不快去,他们无论哪一个,我们也得罪不起。”

    从省里回到王府已是傍晚,水溶刚刚坐定,正在听着长史说起府里的事,就见管事急匆匆的跑来道:“王爷,靖王爷来了。”

    水溶神色一变,英的双眉一紧,转头对长史道:“你先回去吧。”立起来,水溶自言自语的道:“看来这潭水深不可测,动一丝万鱼皆惊。”

    仰起头,水溶脸上依然是那副云淡风轻的神色,道:“阿九,随本王出去迎着靖王爷。”

    水靖拔,眉目英,一绛紫王袍更显得他刚气十足,比站在一处的水溶少了几分清雅和俊美,多了几分威武和刚愎。

    轻轻的一笑,水溶清朗的道:“今是什么风把三皇兄吹来了,一涵有失远迎,惭愧。”水靖笑着道:“难道无风我就不能来你北王府,莫不是你金屋藏,怕我碰到不成。”

    水溶浅浅笑道:“恐怕三皇兄的后院才是满屋金。”水靖坦然一笑,道:“一涵,听你的口气似乎酸酸的,那过几天皇兄给你送几个绝色的。”

    呵呵一笑,水溶道:“三皇兄说笑了,一涵哪有皇兄的福分,外面风凉,皇兄里面请。”

    走进正厅,下人奉上茶,水溶轻轻挥了挥手,房里一时空了出来,只剩下两人相对而坐。

    抿了口茶,水靖轻轻的道:“好茶,香而不腻,唇齿留香,自上次在这喝过后,为兄可一直念念不忘。”

    水溶淡淡一笑,道:“皇宫内苑多少好茶,想不到一涵的茶能入皇兄的口,皇兄的话让一涵受宠若惊。”

    水靖笑道:“跟我还这样客气,朝里谁不知你北静王风雅宜人,吟诗作画,对棋品茶,恐怕父皇的红袍也比不上你这里的…。”

    水溶忙道:“皇兄这不是折杀一涵。”水靖哈哈一笑,道:“皇兄说笑呢,再说有些事我们兄弟心知肚明就行了。”

    水溶不动声色抿了口茶,莹白如玉的手指轻轻抚着青花瓷的杯盖,轻轻的笑道:“皇兄今来府不会是专门来给一涵讲这些的吧。”

    水靖呵呵一笑,道:“无事不登三宝,皇兄知道一涵是个明白人,对皇兄的来意不会不知吧。”没有做声,水溶又端起杯子,看着杯中袅袅的清茶,细细品了一口。

    水靖也没有做声,只是静静的看着对面的水溶优雅的品着茶,浓浓的睫翼垂了下来,掩住了眸中所有的心思。

    外面一阵秋风拂过,吹得窗外的竹叶沙沙作响,房里却静寂无声。

    过了一会儿,才听水溶轻声道:“既然三皇兄前来提醒,一涵更不敢怠慢,请皇兄放心,于公于私此事一涵都责无旁贷,一定会查个水落石出。”

    水靖眉头一皱,不由轻轻咳了一下,随后呵呵一笑,道:“皇兄相信一涵,不过这潭水虽然表面看起来很平静,里面可能却是暗潮汹涌,皇兄别无他意,你我兄弟一场,只是想提醒一下,小心陷下去难以脱,让皇兄也为难。”

    水溶忙道:“一涵一定记住皇兄的提醒,秉公处理,不负圣望。”一句“不负圣望”故意咬重了语气,抬起头来,两人相视一望,心领神会的淡淡一笑,水靖接着笑道:“有一涵这句话,皇兄就放心了。”

    抬起手来,水靖别有深意的道:“记得你娶妃的时候皇兄曾说过,以后我们就是一家人了,不想你的王妃却红颜薄命,不过我们的兄弟谊还在。”

    水溶道:“三皇兄说的对,不论有没有皇嫂和王妃的关系,我们都是兄弟,是水家的人。”水靖满意的笑了,抿了口茶,悠闲地道:“听说后天是北王妃的忌辰,皇兄一定会过来的。”

    水溶微微一笑道:“皇兄公事繁忙,不敢劳烦,何况一涵也不想太过张扬。”水靖呵呵笑道:“何必这么客气,皇兄也佩服你,想不到你竟是个重的人,一年了还守得住,也不枉当初皇兄在父皇跟前的美言。”

    水溶白皙如玉的脸上闪过一丝不露痕迹的恨色,随后缓缓的道:“皇兄的这份人,还有当年之事一涵一直铭记于心,每每想起来就心思澎湃,没有当初就没有一涵的今,一涵确实不敢忘。”

    听着水溶的回答,水靖心里不由有些心虚,端起杯子,急急的抿了口茶,借以掩饰自己有些不自然的神,等抬起头,硬朗的脸上早已恢复了平静。

    淡然的一笑,水靖道:“自家兄弟都是应该的,能有今,也是一涵你自己的本事,皇兄也只是说了自己该说的话罢了。”

    两人又随意的聊了几句朝堂的事,见天色已晚,水靖便起告辞,临走时,水靖看着水溶深邃似水的眸子道:“一涵,皇兄知道你是个聪明人,别忘了我们是兄弟,记住不要让皇兄失望。”

    水溶清隽的面上淡定的一笑,轻轻地道:“一涵一定竭尽所力,皇兄放心。”似乎听到自己满意的回答,水靖脸色微微一松,心满意足的道了声辞,便带着随侍匆匆离去。

    站在原地的水溶久久没有转,看着那个背影慢慢消失在夜色中,本来面无表的俊面上轻轻掠过一丝淡淡的冷笑。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重要声明:小说《一水溶玉梦红楼》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