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路逢(上)

    黛玉此时只想着怎样离开,丝毫没有理会水溶的沉默,带着紫鹃施了一礼,道:“民女不敢打扰王爷观风赏景,免得像上次那样误了王爷的兴致,民女告退。(读看看小说网)。”

    说完,也不管水溶应不应承,带着紫鹃就要离开,忽听后面传来一声轻叹,接着是水溶清朗的声音:“那个威胁过你命的人早在三年前的当就死了。”

    话一出口,水溶才发觉自己为什么会告诉她这些,那件事三年了,封的密不透风,除了几个当事的侍卫,谁也不知道,不成想自己竟是不自的说了出来,是内疚还是解释,恐怕连水溶自己都说不清楚,苦笑了一下,水溶蓦的发现当初那样决绝的下手,不会也有她的原因在内吧。

    步子一顿,黛玉不自的感到自己的心跳了一下,旁的紫鹃也转头看过来,有一种惊喜在彼此眼中交汇。

    淡淡的回了声:“多谢王爷相告。”黛玉觉得离开的步子似乎轻快踏实了很多。

    一起走出了很远,回头再也看不到人影,紫鹃高兴的对黛玉道:“姑娘,那个人死了,再也没有人知道东西在我们这儿。”

    黛玉也忍住笑意,嗔道:“小点声,当心让人听到。”拂了拂口,紫鹃道:“终于放下心了。”瞅了紫鹃一眼,黛玉道:“好了,看把你乐的。”

    想了一下,紫鹃凑近黛玉,低声道:“姑娘,要不我们把东西给他吧,看他三年前在意的样子,说不定这件东西对他很重要,再说紫鹃也觉得他不像邪之辈。”

    看了紫鹃一眼,黛玉的心也不觉犹豫起来,紫鹃的话似乎也不无道理,但想起林海临去前告诫的话:“宦海无常,官场无,一人的生死犹如蝼蚁般不堪一提,凡事小心,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明哲保才是正道,为父不求你大富大贵,只希望你能平平安安。(读看看小说网)”

    没有看紫鹃,黛玉望着远处晴朗澄净的蓝天,低低的道:“让我好好想想,三年都过去了,也不急在这一时,更何况我们只知他是王爷,也不知道他是什么样的人,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若不慎,后果说不定会更糟。”

    紫鹃忙道:“还是姑娘想的周全,紫鹃只是随口说出来,其实就这样也好,姑娘,我们就当没有这件事。”

    没有理会紫鹃的话,黛玉道:“我们回去吧,说不定三妹妹已经回来了。”

    又是几,这黛玉和探正在议论刚看的一卷书,却见太妃房里的丫头过来道:“林姑娘,四姑娘,贾府派人来接姑娘,太妃让奴婢过来告诉一声。”

    黛玉和探神色一喜,不由得相视一笑,探道:“我知道了,你先回去,我们随后就过去。”小丫鬟一离开,黛玉不自的对紫鹃喊道:“紫鹃,收拾一下。”

    探笑道:“林姐姐,看把你急的,难道住王府也不满意,莫非你还想住皇宫。”黛玉笑着回道:“你这三妹妹越来越嘴滑了,皇宫王府虽好,可也比不上自己住惯的地方,还是觉得潇湘馆住的自在。”

    探道:“当然了,恐怕有人会天天去潇湘馆问‘林妹妹回来了吗’。”黛玉上前就要拧探,道:“再让你混说。”

    探便躲避便道:“林姐姐,我不混说了,那就以后让你嫁进王府,看你还会住不惯。”黛玉故作生气的道:“我才不稀罕的,你以为你做了王妃,别人也得做王妃。”

    话一出口,黛玉就觉得有些不妥,随后忙掩饰道:“就怕我没有这个命,三妹妹是边红杏,而我呢,不过是水里的芙蓉罢了,隔着远呢。”

    探的脸色微微一僵,随后又恢复了平常,道:“林姐姐难道忘了,你还是潇湘妃子呢。”

    一语成畿,当黛玉嫁入北王府,看着满园的红廊绿阁,再回想起和探的话,别是一番感触。

    后堂里,南安太妃嘱咐了几句,打点了不少玩物,又吩咐王妃派人和贾府来接的人一起,风风光光的送探和黛玉回府。

    车子刚拐过东西大街,突然停了下来,外面传来熙熙攘攘的声音,探不由道:“怎么了。”侍书道:“我出去问问。”

    不一时,侍书进来道:“姑娘,前面围了很多人,向这边走过来,我们的车子过不去了,赖大家的也不知怎么办了,眼看那些人要过来了。”

    探淡眉一扬,道:“还愣着干什么,赶快绕道就是了。”侍书低声道:“已经绕不过去了。”轻轻掀起旁边的车帘,黛玉见不远处来了好多百姓,虽然听不清他们说什么,但看样子却是义愤填涌。

    探凑过来看了一下,道:“这是怎么回事,看样子前面好像有什么事,来了那么多人。”

    浩浩的人群越来越近,呼喊声也越来越大,黛玉把帘子一放,低声道:“快让他们把车子靠到路旁,晚了就来不及了,若是挡住他们,说不定就会惹祸上。”

    看着侍书慌慌张张的出去,感觉到车子缓缓移动,纷乱的人群,嘈杂的脚步声已经近在耳边,黛玉和探相视一望,不由苦笑了一下,躲不过去那就等吧,但愿…。

    忽听外面一阵沸腾,接着安静了下来,有人高喊着:“大家不要乱,北静王爷来了。”

    听到“北静王爷”四个字,黛玉的心不由一动,脑海里想起素宝玉在自己跟前说过的话,忍不住有种好奇,想看看这北静王爷到底是什么样的人,令的宝玉不时在姐妹们面前夸的无人可及。

    探轻轻松了口气,自言自语的道:“真是万幸。”似是看出黛玉的好奇,探在一边道:“老北静王是皇上的弟弟,所以如今的北静王也是皇室中人,和南府太妃也是表亲,上次我在太妃那里见过他一次,也不怪二哥哥整的夸,谈吐人物都是不凡,听王妃说起来,确实所言非虚,若是他来了,说不定很快就没事了。”

    看着探凝重的神色,黛玉有些不为意的道:“为皇室中人,不过多是承袭祖上功勋才走到这一步,有些事人们总喜欢言过其实罢了。”

    探微微一笑,接着狡黠的道:“林姐姐,要不我们今眼见为实一下,看看他到底是所言非虚还是言过其实,若真是空有虚表,我们也好回去笑话笑话二哥哥。”

    似水的清眸一转,黛玉和探相视一笑,不由掀开车帘,静静的往外望去。

    ------题外话------

    给水溶一个在黛玉面前表现的机会,证明我们的水王爷不是承袭荫德的纨绔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重要声明:小说《一水溶玉梦红楼》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