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家事(二)

    走进内堂,侧太妃的房里已燃起了灯,侧太妃正在和水清三岁的女儿水思瑶一起玩纸牌,瘦削的脸上依然有着当年的风韵,有些沉默的水清坐在一边的案前,静静的看着。(读看看小说网):。

    见到水溶过来,侧太妃放下手中的纸牌,温和的道:“王爷回来了,子月,快去倒茶。”水溶微微一笑,道:“这两天朝里事多,没有过来给侧太妃请安。”说完又和水清打了一个招呼。

    侧太妃笑着道:“你自管忙去吧,府里的事不用担心,由她们料理着呢。”察言观色的看了太妃和水清一眼,水溶转头对水清道:“听服侍的下人说,大嫂子不适,可要一涵宣太医院的太医过来看看。”

    水清温和的苦笑了一下,道:“难为王弟记着,不用劳烦了,府里的王太医已经开过药了。”

    叹了口气,侧太妃恨恨的道:“好不容易有个喜,谁知好好的却…本来还以为这次若能生个男孩,也算给老王爷个交代,唉…。”

    水清低声道:“侧太妃不要伤心,都怪月琴不小心,才弄成这样。”水溶也道:“侧太妃要先顾着自己的子才是,否则让大哥和大嫂怎能心安。”

    抬起头看着水溶,侧太妃的脸上闪过一丝不漏痕迹的神色,接着道:“我也是着急,北府至今无后,让我怎么和故去的老王爷和姐姐说呢,不管是王爷还是清儿,你们总的为王府开枝散叶,北王府没有长孙,就是在太后那里,我也是面上无光。”

    水溶没有顾得理会侧太妃话里的别有用意,只是淡淡的道:“侧太妃也不用着急,慢慢来,一切都会如愿的。”

    水清道:“王弟说得对,侧太妃放心就是了。(更新最快读看看小说网)”走过来看着水溶,水清道:“王弟,你也……”水清的话还没说完,就听一个媚的声音喊道:“爷、侧太妃你们可要为妾做主啊。”

    眉头一皱,水溶忍不住暗暗吸了口凉气,垂下眼睑,浓黑的睫毛遮住了眼中的不屑与厌烦,想找个因由离开,却见纪氏已经走了进来。

    一有些张扬的粉色裹着一个窈窕的子,一张梨花带雨的粉面有着一种掩饰不住的妩媚,相比起大夫人的平常,纪氏长的确实更让人惊艳。

    侧太妃虽对纪氏的张扬和夸张有些不喜,但还是缓缓的道:“姨娘不在房里呆着,又来这里做什么。”

    纪氏妩媚的瞥了瞥水清,余光还不忘扫了面无表的坐在边上的水溶一眼,才低声道:“请王爷、侧太妃给妾做主。”

    听到纪氏扯到自己上,水溶看了水清一眼,心平气和的道:“府里的事有侧太妃做主,姨娘有事尽管和侧太妃说就是了。”

    立起,水溶对侧太妃和水清道:“侧太妃,大哥,一涵书房里还有点事……”水清道:“王弟有事就去办吧。”

    水溶脸色一松,才要离开,却见纪氏上前一步,使了个礼,轻声道:“王爷乃是一家之主,难道不想听听这件事吗,若是听完了王爷还要走,那妾也无话可说。”

    水溶心思慎密,听的纪氏意有所指,狭长的凤目不自的一眯,英的墨眉微微一扬,淡淡的道:“姨娘似乎话里有话,既是这样,那一涵和大哥就洗耳恭听。”说完,看了水清一眼。

    明亮的灯光下,水溶俊美清隽的面上带着一丝随意,修长的凤目似睁微睁,浑上下是一种难以描述的慵懒,比之白里的凌厉和果断,更有一份令人心醉的神韵,相比一边温和似水的水清不知出彩了多少。

    纪氏只觉得心突突的跳了起来,心里不自的暗叹:这才是真正的人中之龙,比起当年的青涩,如今的他似乎更有了魅力。

    见纪氏没有做声,只是有些痴痴的发呆,水溶不由脸色一沉,优雅的抬起手,轻轻的咳了一声,接着对水清道:“大哥,你说呢。”

    水清随和的道:“王弟有事就去处理吧,别听她信口胡说。”转过,水清狠狠望了望纪氏,低声道:“没事别在这显眼。”

    纪氏却毫不畏惧的道:“妾也是为了自己的清白,爷难道还要怪妾不成。”没有理会水清黑下来的脸色,纪氏转对侧太妃道:“侧太妃,姐姐小产之事,虽然大家都没有说,但妾知道,恐怕都在怀疑是妾下的手,就是刚才,妾还听到有下人指桑骂槐,让妾以后怎么呆在府里…。”

    侧太妃一下打断纪氏的话道:“人正不怕影子斜,只要你心里无愧,别人的看法何必在意呢,再说下人们乱嚼口舌,你不该姑息,当场把她们揪出来掌嘴才是,看以后谁还敢乱说。”

    虽然声色俱厉,明着是为纪氏出气,但隐隐的话里,侧太妃也流露出对纪氏的怀疑。伶俐的纪氏又怎会听不出太妃话里的含义,俏脸一扬,道:“侧太妃说的是,但妾自来小气,背不起这盆黑水,再说了妾又何必为别人垫背呢。”

    侧太妃脸色一沉,对纪氏道:“这可是大事,你休得胡言乱语。”叹了口气,侧太妃又道:“好了,我也知道你的心,不管怎样,我和清儿相信你就行了,你回去吧。”

    水清也上前道:“快回房吧,太妃没有怀疑你,月琴的事只是一个意外罢了。”纪氏固执的道:“爷难道也不相信妾。”

    转过,纪氏对一直默不作声的水溶道:“王爷…”水溶缓缓地别过道:“你有话对侧太妃说吧,府里的事有侧太妃做主,一涵也不敢逾越。”看了看纪氏,水溶又道:“再说此事姨娘对大哥说或许更合适。”

    纪氏见水溶毫不留的脱手出来,不由着急的道:“王爷为一家之主,难道不该主持公道,还妾一个清白,还有若是此事牵涉到紫烟表妹,王爷还要坐视不理。”

    果不其然,纪氏这句话,不但是水溶,连本来打算懒得理会的侧太妃也微微直了一下子,放下了手中的茶杯,缓缓的道:“纪姨娘,你可不能血口喷人。”

    水清生气的道:“你没事给我回房去,紫烟表妹温顺随和,和月琴相处的很好,她可没有得罪你。”

    见侧太妃和水清都不相信自己,纪氏着急的道:“你们都在怪我,怀疑我,为什么不听我说说呢,我承认,我平里说话做事心直口快,侍宠招摇,但我从没想过要害别人,我也是根据太医说的才怀疑的。”

    冷眼看了看纪氏急切委屈的神色,一直没有做声的水溶缓缓的对水清和侧太妃道:“侧太妃、大哥,姨娘既然有话说,那我们何不听听呢,是非曲直,不听又怎能明了。”

    ------题外话------

    若兰的文今天强推,请大家多支持,若是亲觉得还能看下去,请点击“放入书架”,收藏一下,谢谢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重要声明:小说《一水溶玉梦红楼》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