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赴宴

    宝玉一愣,随后也跟着进去,连声道:“妹妹别生气,我只是说说罢了,我的心妹妹难道还不明白,即使陪,我也只陪着妹妹。百度搜索读看看):。”

    回头见宝玉一副着急的样子,黛玉嫣然一笑,道:“你这样说让别人听了岂不伤心,也多亏在我这儿说说,若是不小心惹恼了宝姐姐或是云妹妹的,还不有的你受了。”

    看着黛玉转怒为笑,宝玉不由松了口气,陪着笑了一下,却见黛玉转过去,看着窗外,低声道:“我是羡慕宝姐姐,若是让我也有个母亲依靠,那我哪儿也不去。”说到后来,黛玉的声音不由有些哽咽。

    宝玉忙自责的道:“妹妹别伤心了,都怪我说这些,才惹得你伤心,我以后再不说就是了,妹妹…。”宝玉的话还没说完,却听外面传来雪雁的声音:“姑娘,袭人姐姐来了。”

    瞥了外面一眼,黛玉转过来,推了一把宝玉,嗔的道:“快回去吧,瞧,人家都找上门来了。”

    宝玉一笑,却见袭人笑着走了进来,道:“听的小厮们说二爷回来了,大家等了半天,也不见二爷回去,寻思着就在林姑娘这里,这不让我过来看看,还真是如此。”

    紫鹃笑着道:“二爷才从老太太那里过来,袭人姐姐你看,这一杯茶还没喝完呢。”黛玉看了紫鹃一眼,道:“我刚还撵着宝玉快些回去呢,省的让你们担心。”

    袭人笑道:“林姑娘这说哪里话,我们是担心那些小厮们说话没有个准数,知道二爷好好的,我们做下人的就放心了。请记住我们的网址读看看小说网)”

    看了宝玉一眼,黛玉低声道:“出来了一天,你也早些回去歇着吧,何况明还要去王府呢。”想了一下,宝玉道:“那我先走了,等回来以后我们再好好说说明的趣事。”

    走出房门,宝玉又急步回来,道:“妹妹也早些歇着,紫鹃,记得吃药。”紫娟笑着道:“二爷快走吧,我们忘不了的。”

    菱花镜前,紫鹃便给黛玉束发便道:“姑娘人长得好,梳什么样的发髻都好看。”黛玉轻然一笑,道:“紫鹃,你这张嘴最近像抹了蜜一样。”

    紫鹃笑道:“紫鹃说的也是实话,服侍姑娘这么久了,姑娘还不明白吗,就连那次二都说,‘瞧瞧满园的人,论模样,论气神,哪一个能比上林妹妹,也难怪老太太天天放在心尖上’。”

    黛玉一笑,道:“就你这傻丫头当真了,那还不是二嫂子为了讨老太太的欢心,其实背地里还不定怎样说我呢。”

    紫鹃忙道:“姑娘别多想了,你是老太太的嫡亲外孙女,谁还敢小瞧了去,再说住在院子的亲戚也不是你一人。”

    叹了口气,黛玉道:“宝姐姐虽住在院子里,但是她的吃穿用度是自己的,而我呢,一纸一笔都是从府里出的,一次两次就罢了,天长久的能不说吗,紫鹃,这样寄人篱下的子什么时候熬到头。”

    把一束秀发束紧,紫鹃道:“等姑娘出嫁了就好了,那时谁还敢再说闲话。”美的脸色一红,黛玉低声道:“胡说什么,也不害臊。”

    将镜子递上去,紫鹃一本正经的道:“紫鹃难道说的不是,冲老太太和二爷的意思……”见紫鹃越说越没规矩,黛玉脸色一沉,道:“好好梳头。”

    暗自抿了一下嘴,紫鹃才放下梳子,就听外面传来宝钗的声音:“雪雁,你家姑娘呢。”听得雪雁清脆的回道:“宝姑娘来了,姑娘在房里呢。”

    细细端详了一下,紫鹃道:“姑娘已经好了。”黛玉刚立起来,就见宝钗走了进来。

    笑着迎上去,黛玉道:“宝姐姐,姨妈的子好些了吗。”宝钗笑道:“多谢妹妹挂心,已经大好了。”

    看着黛玉,宝钗道:“这不一大早母亲就嘱咐让我过来,说既然太妃已经说了要我们姐妹过去,若是少了我一人,岂不显得有些失礼,让老太太面子上也不好看。”

    拉着黛玉的手端详了一下,宝钗道:“妹妹的起色好多了。”黛玉也笑着道:“是的,这几天觉得上轻快多了。”

    宝钗轻轻一笑,道:“这就好,走吧,我们一起过去,免得她们等急了。”

    随着贾母和凤姐一起穿过游廊厅阁,但见南安王府果然大气恢弘,无论是假山流瀑,还是雕栏画栋,处处透着一种雍容和庄重。

    红衣翠衫的丫鬟打起帘子,黛玉就听到有人喊着:“荣国府史太君来了。”

    一进屋,迎面是一幅岁寒三友的屏风,转过屏风,笑语盈盈的内堂比之贾府阔敞了很多,四下里侍立的下人秉声低气,正座上南安太妃丰皙的脸上漾着微微的笑意,正抬眼望过来,边坐着几位诰命夫人,也一齐看过来。

    相互见过礼后,南安太妃笑着对后的丫鬟道:“去把三郡主唤来,过来招呼贾府的姑娘们。”转又对贾母道:“老太君好福气,你瞧这些孙女们这个模样,真让人羡慕。”

    贾母回道:“太妃过奖了,她们平里也没见过世面,太妃不要见怪才是。”一旁的平原侯夫人笑着道:“老太君太自谦了,你瞧瞧这一个个,如花似玉的,连我都眼馋了。”

    南安王妃一袭嫩黄锦裙,俏丽的双眸灵活有神,给人一种爽利干练的感觉,黛玉在心里暗暗将她与凤姐比较,相比之下,凤姐似乎还得稍逊一筹。

    上前拉起黛玉的手,随后又看了宝钗一眼,南安王妃道:“真是各有千秋,让本宫都不知怎么夸了。”

    随后转头对一边侍候的丫鬟使了个眼色,不一时,一个俏丽的丫鬟端着一个托盘走了过来,上面放着几个细巧的戒指。

    南安王妃道:“初次见面,这几个玩意姑娘们拿着玩是了。”黛玉她们一起道谢,接了过来,临了黛玉又瞥了一眼刚才的丫鬟,只因她的眉头有一颗红痣,与香菱的眉间痣有异曲同工之处,故而多看了几眼。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重要声明:小说《一水溶玉梦红楼》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