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掠水

    平阔的江面上凉风习习,渡头上的喧哗声渐渐远去,后舱中的黛玉忍不住掀起帘子,看着慢慢后移的古居灰墙,石桥琼树,轻轻叹了口气。百度搜索读看看)本书最新免费章节请访问。

    紫鹃在旁低声道:“姑娘,别看了,看了反而心里不好受,喝杯茶吧。”没有接茶,黛玉自顾自的道:“我在扬州住了不过几年,想不到这里却成了伤心之地,父母皆是在这里离开的,从今以后,我真成了孤苦无依的一人。”

    紫鹃劝道:“姑娘这话就让人伤心了,不是还有老太太、二爷他们吗,在府里这几年,紫鹃就是再笨,也能看出姑娘在老太太心里的地位,就连府里的三个姑娘也比不上姑娘,还有二爷,每里不知要问上几次姑娘吃的可好,睡的可稳,有了好东西,巴巴的留给姑娘。”

    看了黛玉一眼,紫鹃又道:“所以姑娘就把心放宽,别熬坏了子,若是回到府里看到姑娘又瘦了,老太太和二爷不定又要指责我和雪雁照顾的不尽心呢。”

    正在忙着整理的雪雁道:“是呀,老爷和夫人在天有灵,也希望姑娘每都能开开心心的,以后嫁个知冷知暖的姑爷,这样,他们也就放心了。”

    轻然的低头一笑,黛玉道:“你两个丫头越来越聒噪了,我还没说几句,你们就叽叽喳喳的说了这么多,听得我耳朵都烦了。罢了,我要出去透透气,再呆下去,说不定耳朵都长茧了。”

    紫鹃忙道:“姑娘披上件长衣吧,江上风凉。”

    看着江面上行船驶过留下的波痕,黛玉轻轻舒了口气,转头对紫鹃道:“李白脍炙人口的诗很多,此时我却想起那一句最普通的‘孤帆远影碧空尽,唯见长江天际流’。(读看看小说网)”

    紫鹃笑道:“姑娘出口成章,可惜紫鹃蠢笨,也不懂的这些,不过只要看到姑娘高兴,紫鹃就心满意足了。”

    黛玉微微一嗔,道:“你这只鹦哥是越来越会说了。”紫鹃脸色一红,低声道:“姑娘又在取笑紫鹃了。”转过头,紫鹃道:“姑娘快看,到了河岔了。”

    但见前面的河道一下宽了起来,平静的河面分成两条航道,道旁民居林立,行人熙攘。

    感觉到脚下的船慢了下来,紫鹃道:“姑娘,我们的船是不是要拐弯。”黛玉点点头,道:“就要离开扬州了,再往前就是别的地界了。”

    微凉的风吹起黛玉素色的衣裙,一抹别样的神浮上她如花的容颜,回头望去,但见烟波渺渺,一艘双帷的行船从侧面急急的驶过,带着一江的波痕。

    两船蓦然同向,一道深邃的目光骤然看过来,四目相对,黛玉不自的后退一步,那凌厉的眼神,那不凡的气度,那一种不同于常人的俊美,正是昨天灵隐寺中见到的那个人。

    或许是没有料到竟会这样再见,水溶深邃的目光中也带着一丝意外,想起昨天的事,紧抿的薄唇竟微微提起,扯起一丝不易觉察的浅笑。

    蓦的想起发髻中的东西,黛玉的心不由跳了起来,垂下眼睑,握住紫鹃的纤手竟微微有些颤抖,只一瞬,等黛玉抬起清眸时,船早已驶过去了,只剩下还没平复的一道水痕。

    看着迎面而过的船,水溶旁的侍剑道:“王爷,那不是昨…。”轻轻摆了摆手,水溶回头望了一眼已经渐渐远去的影道:“扬州一行功亏一篑,或许是时机不到,牟隐寺…。本王会记得的,目前管不了这些了,京里还有更重要的事呢。”

    小心翼翼的看了一眼,紫鹃小声道:“姑娘,想不到竟会碰到他们,只是不知那人有没有说出来。”

    微微转头看了一眼驶到前面的行船,黛玉道:“若是知道,他们还会这么平静吗,说不定早就拦下了。”紫鹃长舒了口气,道:“这下放心了。”

    主仆两人不由自主的望着那艘行船直直向远方驶去,而自己脚下的船却缓缓拐向左面,扯起风帆向着苏州而去。

    三年后

    有些惨淡的阳光斑斑点点的洒在青翠不再的竹叶上,带着秋的一丝萧索,凉凉的风不时掀起门前的帘角,透进一股清凉。

    房内的黛玉放下手中的书,轻轻立起来,唤道:“雪雁,鹦鹉的水添了吗。”外面传来雪雁脆脆的声音道:“姑娘放心,早添过了。”

    正在外间熨整衣裳的紫鹃笑道:“姑娘,如今雪雁对那个小家伙可上心了,姑娘不知,上次下雨,雪雁光想着把鹦鹉提进屋,竟连晾在外面的衣服都忘了,害的我们又都得重新熨洗。”

    浅浅一笑,黛玉缓步走了出来,眯眼看了一下四周的竿竿翠竹,不由逗着跳上跳下的鹦鹉。

    浅浅的阳光淡淡的照着,潇湘馆里一片清幽。

    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从门外传来,黛玉刚抬头望去,就听宝玉兴奋的叹道:“林妹妹,我可回来了。”说完,大红的影带着一阵凉风走近前来。

    黛玉笑着道:“宝玉,听你的口气好似几年没来似的,这才去了一天学堂,就成这样,若是让舅舅听了去,不定又要挨板子了。”

    宝玉一边逗着鹦鹉,一边道:“古人云,一不见如隔三秋,我如今才真真切切感觉到,妹妹难道还不了解我,去学堂不过是应个景罢了。”

    上前端详了黛玉一眼,宝玉高兴地道:“妹妹今天的气色好多了,药可曾喝了。”紫鹃递上一杯茶,笑道:“二爷就放心吧,我们记着呢。”

    宝玉接过茶,笑道:“有紫鹃姐姐在,我当然放心了。”转过头,宝玉笑着道:“刚才在老太太那里听的,妹妹明也要跟着老太太去南安王府。”

    黛玉点点头,道:“一早请安时老太太就说过了,上次南安太妃来还记得我们,这次特意吩咐一定要我们过去玩玩。”

    宝玉道:“如此正好,省的你整闷在房里,权当出去散散心,明我也随着老爷过去,可惜我们不能一起,等回来我再和你讲讲。”

    见黛玉意兴阑珊,宝玉又道:“林妹妹,你不知南王府的院子比我们的还大,南安王妃又是当朝公主,王府恩宠自然不可同而语的。”

    紫鹃在一边道:“二爷说的是,如今姑娘的孝期已经出了,多出去走走,对子有好处,老太太还特意吩咐,要姑娘穿件鲜艳的衣衫呢。”

    黛玉白了紫鹃一眼,低声嗔道:“一说你就兴奋,我看是你这小蹄子巴不得我去,好跟着去开开眼界。”

    宝玉忙替紫鹃开脱道:“紫鹃也是好心,对了,林妹妹,我听三妹妹说,姨妈子不适,宝姐姐要在家里照顾,明不能去了,真是可惜。”

    黛玉轻轻转过,便往房里走便道:“你觉得可惜就在府里陪着,没人非让你去不可。”说完,也不用紫鹃掀帘子,自己径自走回了房。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重要声明:小说《一水溶玉梦红楼》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