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暗患

    再说黛玉扶着紫鹃走出门,雪雁疾步迎上来,摸着口道:“姑娘,老天保佑,刚才可吓死我了。(请记住读看看小说网的网址本书最新免费章节请访问。”

    黛玉没有回头,轻声道:“这里已是是非之地,我们还是快回去吧。”

    坐上车,黛玉方不自的长舒了口气,低低的道:“真是飞来横祸,所幸终于过去了。”紫鹃递上帕子,对黛玉道:“姑娘,擦一下吧。”

    接过帕子,黛玉轻轻的试了一下额头,这才发觉额上已是湿湿的。

    雪雁心直口快,忿忿的道:“那个什么王爷的真冷酷,明知姑娘被劫持着,连看不看就捉人,若不是姑娘凑巧低下头,还不…。相比起来,倒是那个统领还有点人味。”

    紫鹃心思细密,低声道:“姑娘,紫鹃不明白,在当时的景下,是凑巧还是姑娘早就知道。”黛玉望着掀起的车帘外,叹了口气,轻轻的道:“你记不记得当时他说过一句话‘若是双方都不低头,那只能委屈你了,不过换句话说,低头或许还有一线生机,只是不知姑娘…后的人肯不肯了’,那时他说‘低头’的时候故意加重了语气,言外之意已明。”

    雪雁道:“这是什么话,也多亏姑娘聪明,能听出他的意思来,若是碰到我和紫鹃,那不就白白等着送死。”

    叹了口气,黛玉道:“是呀,若是我没听出他的言外之意,那如今说不定已是…。读看看小说网更新我们速度第一)或许今是在佛祖面前,才会有惊无险,像那些位居高位的人,为达自己的目的,又怎会在乎区区一个无关人的生死呢。”

    说到这里,黛玉不由想起林海在临死时曾说的:“宦海无常,官场无,一人的生死犹如蝼蚁般不堪一提,为父处其中,苦不堪言,玉儿,为父不求你以后嫁的大富大贵,只希望你能平平安安就行。”

    紫鹃见黛玉神色有些疲倦,便道:“姑娘,别想这些了,好在已经过去了,下次来我们一定多烧几柱香,谢谢菩萨保佑。”

    听到紫鹃的话,黛玉一下想起来似地,道:“紫鹃,你见没见到我的那个荷包,就是刚刚装上平安符的。”

    紫鹃也有些急道:“姑娘,不是你收拾着吗。”黛玉想了一下,道:“是,可如今找不见了。”雪雁道:“会不会刚才慌乱时掉了呢。”

    黛玉和紫鹃相视一望,心下了然,很可能就是这样,望了望已经走出的路途,紫鹃犹豫的道:“姑娘,要不要回去看看。”

    转头看看外面不停后移的景色,黛玉轻轻叹了一声,接着低低的道:“算了,权当没有求这道符。”

    悠悠的灯光燃了起来,黛玉将最后一件衣饰放进箱子,直起,环视了一下,道:“终于收拾妥了。”

    紫鹃铺好,对黛玉道:“姑娘,早些歇着吧,明天还要赶远路呢。”黛玉幽幽的道:“也是,紫鹃,我让你收拾的东西都放好了吗。”

    紫鹃道:“姑娘放心吧,我和雪雁一件件都收拾好了,一并放在老爷的书房里,明一早吩咐他们抬上车就行。”

    走到案前,黛玉轻轻坐下来,缓声道:“把我的头发散了吧。”

    菱花镜前,紫鹃便轻轻解着发髻便道:“姑娘,从这里到苏州要几天的路途。”黛玉看着镜中清水般的容颜,道:“听琏二哥说,要两天的水程吧。”

    垂下眼睑,黛玉轻轻的道:“从五岁离开苏州,我就再没回去过,也不知老院子成什么样了,紫鹃…。”

    忽听紫鹃惊奇的道:“咦,姑娘,这是什么。”黛玉头一抬,道:“紫鹃,怎么了。”透过镜子,黛玉见紫鹃从自己的发髻里拿出一个黄色的东西,递给黛玉道:“姑娘,你看这是什么,我记得早上梳头时没有这个。”

    接在手上,但见掌中的东西如拇指般大小,似玉非玉,轻轻的,握在手中没有玉的滑爽和凉意,映在灯下细细的端详着,见里面有暗暗地一处,仿佛裹着东西,黛玉也疑惑的道:“这是别在发髻里的。”

    紫鹃点点头道:“是呀,紫鹃记得清清楚楚,早上梳头时绝没有这个东西,再说也不是头饰什么的。”

    黛玉苦笑了一下,低低的道:“难道真是那人的金蝉脱壳之计。”停了一下,黛玉道:“那时我觉得他的手有意无意的碰了一下,我还以为他是因为紧张无措呢,谁知原来竟是暗度陈仓。”

    紫鹃有些着急的道:“姑娘,这怎么办,看他们郑重的样子,这件东西一定很重要,若是知道在姑娘这里,岂不是惹祸上。”

    低下头,黛玉轻声道:“只要那人不说,是不会有人知道的,可如今他落在那个王爷手里,谁知他会不会说呢,再说,若是以后有人来寻,又不知会不会放过我们呢。”

    紫鹃吓得低声道:“姑娘,这怎么办,要不我们把它扔到一个没人知道的地方。”黛玉叹了口气,道:“傻丫头,只要知道是在我们手里,扔与不扔还不是一样,都不会放过的。”

    茫然的看着菱花镜,黛玉道:“今这是怎么了,碰到的事都是这样蹊跷,紫鹃,这事千万不要声张,庆幸的是明天我们就离开了,人海茫茫,说不定会脱过这件事呢。”

    果如黛玉所料,近三年来这件东西最终没有人来寻,其实黛玉没有想到的是,云集在当就被水溶首异处,所以这件东西的去向对别人来说就成了一个谜。

    盯着那块似玉非玉的东西,紫鹃忧虑的道:“姑娘,那它怎么办呢。”想了一下,黛玉道:“仔细放着,是福是祸,我们也无能为力,一切听天由命…。”

    没有说下去,黛玉轻轻立起来,淡然的道:“紫鹃,睡吧,是福是祸,既来之则安之吧。”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重要声明:小说《一水溶玉梦红楼》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