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章、莫测

    夜风吹起窗外的枝叶沙沙作响,忠顺王爷(阴yīn)沉的脸色自回府后就没有变过,一旁陪着的忠顺世子水健接过侍女递过的茶,轻轻地了上去,道:“父王,喝口茶吧,事(情qíng)既已到了这个地步,我们再另想他法就是。(百度搜索读看看

    抿了口茶,忠顺王爷平静的道:“细想起来,此事利弊参半,本王只是摸不透他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

    转过头来,忠顺王爷道:“若说真是为了林海手中的那封密件,他大可不必这样大费周折的以王妃之名求旨赐婚,一个无依无靠的弱女子不过是一句话的事,而这样郑重其事却不是他为人的风格,所以本王千思不得其解。”

    “还有。”停了一下,忠顺王爷道:“自三年前云集无缘无故的消失,所有的线索也一下顿止,表面上看来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但本王却有些担心,越是风平浪静,以后的风浪就会越大。”

    水健道:“父王,三年前的那一把火,说不定将什么都烧了,风平浪静只是因为他没有办法,父王是不是有些多虑了。”

    忠顺王爷冷冷一笑,道:“本王了解云集的为人,若是没有把握,他不会放火的,那只能说明,他已经得到了要找的东西,可到底出了什么事,使他竟平白无故的消失了呢,那些(日rì)子他也在扬州,难道是他…。”

    想了一下,忠顺王爷道:“不可能的,若是他真的得到了密件,就不会这么平静了,更不会娶一个孤女做王妃,将扩展自己势力的机会白白浪费。”

    看了看忠顺王爷,水健低声道:“父王,孩儿一直不明白,到底父王一直耿耿于怀的密件到底是什么,难道真的那么重要吗,值得父王这些年来寝食难安,食不得咽。百度搜索读看看)”

    叹了口气,忠顺王爷道:“如果真的有这么一封密件,那的确是一件重要的事,掀出来的话简直可以翻天覆地,父王也希望这只是一个臆想,或许根本就没有这么一个密件,是我们杞人忧天。”

    转过头看了看水健那殷切渴求的目光,忠顺王爷叹了口气,低下头道:“非是父王不愿告诉你,只是你知道的越少,或许以后对你越好,父王是迫不得已,所以父王不希望你们也陷进来,有些事,越糊涂越好。”

    水健急道:“父王…。”摆摆手,忠顺王爷道:“你别问了,你只按照父王的吩咐去做就行了。”低声应下,水健刚毅的脸上闪过一丝失望之色。

    缓缓地坐了下来,忠顺王爷道:“健儿,靖王爷那里最近有什么动静。”水健道:“回父王,拉拢朝臣,排除异己,三皇兄这些(日rì)子是(春chūn)风得意。”

    轻轻一笑,忠顺王爷道:“他吗,还是(性xìng)急了点,别看他如今这么得意,却不知木秀于林风必摧之,皇上那里不会置之不理的,韬光养晦才是正道,这点,太子就比他做得好,可惜的是太子的(身shēn)子不好,让人担忧啊。”

    望着外面沉沉的夜色,忠顺王爷道:“本王是担心出现‘河蚌相争,渔翁得利’的局面,这才是父王最最害怕的事。”

    水健道:“其实父王大可不必忧心,其余诸子势力都很分散,恐怕不会…。”摇了摇头,忠顺王爷道:“我担心的不是他们,而是另有其人,好在如今的局面似乎有些模糊,到底是他真不知道,还是在韬光养晦,若是后者,他在暗,别人在明,那就太可怕了。”

    水健疑惑的道:“父王,孩儿怎么不明白父王的意思。”转过头,忠顺王爷答所非问的道:“健儿,以你素(日rì)的了解,皇位之争北府会倾向谁。”

    水健皱眉想了一下,道:“目前来说,还是太子派,不过和靖王爷走的也不错,水溶的行事有些出人意料,不到关键时刻,孩儿也不敢把握,就像一年前的党史之乱,人人都以为他会是左派,谁知最后时刻他竟然凭着一张意想不到的供词,无懈可击,将左派一举歼灭,使得左派余党很久以后还谈北色变,说句实话,孩儿也很佩服他的胆色,能在那种(情qíng)况下出奇制胜,恐怕没有几人敢做,也难怪左派党人恨他入骨,赔上了一个王妃。”

    点了点头,忠顺王爷道:“断了东平王府这个岳家,也算砍掉了他的一只臂膀,不过他的能力的确不可小视,这才几年,他就从夹缝中脱颖而出,枉费了父王这几年暗里暗外的心思,还是压不住,如今更是如(日rì)中天,可叹皇上还很器重,这是养虎为患。”

    水健笑了,道:“父王多虑了,他只是一个小小的王爷,何况师出无名,即使再能,也成不了气候,而且如今又娶了(身shēn)无背景的王妃,更是不足为患了,即使让他得到那封密件,以父王的势力,他也不敢轻举妄动,毕竟一纸密件又说明不了当年河道决堤的真相。”

    挥了挥手,忠顺王爷道:“内中缘由你是不明白的,父王担心的不是当年决堤的真相,而是另有其事。”

    皱了皱眉,忠顺王爷道:“告诉她,北府里让她仔细给本王留意着,特别是水溶成亲以后,若是有什么风吹草动,马上来信,养兵千(日rì)用兵一时,提醒她别忘了答应本王的事。”

    水健低低的应了一声,道:“孩儿马上去办,父王放心。”舒了口气,忠顺王爷道:“好了,你回去吧,父王也有些累了。”

    看了看忠顺王爷紧皱的眉头,有些憔悴的神色,水健犹豫了一下,轻声道:“父王,孩儿没有征得父王同意,擅自做了一件事,等这件事成了,或许会让父王去了块心病。”

    “什么事。”忠顺抬起眼来,道:“连父王也要瞒着。”水健得意的笑了一下,道:“等事成之后父王就知道了,如今看来,更是一箭双雕,父王放心,一定不会让父王失望的。”

    轻轻地看了一眼长得酷似自己的水健,忠顺缓缓的笑了,道:“那好,父王就等着,到时一定要如你所说的,让父王不失望。”

    点了点头,水健道:“是。”随后又道:“那孩儿先回去了,父王对此事也不要太过忧心才是,注意(身shēn)子。”

    忠顺王爷懒懒的道:“本王知道了。”想了一下,忠顺忽的道:“健儿,关于吏部贿官那件事,李同只会坏事,这样的人不可留,你知道怎么做了吗,记住,要别留痕迹。”

    水健愣了一下,小声道:“父王,他可是为我们出了不少力,当初若不是他,我们也不会反败为胜,何况他是李姨娘的亲家兄弟,这样是不是有些…。”

    “记住。”忠顺目光严厉地道:“成事者要心狠手辣,抛(情qíng)断义,若事事瞻顾犹豫,那只能自取灭亡,有句古语说得好‘(欲yù)成大事者,至亲亦可杀。’你明白吗。”

    水健低声道:“父王放心,孩儿知道怎么做。”点了点头,忠顺王爷道:“去吧。”

    缓缓地仰(身shēn)倚到(身shēn)后的软靠上,忠顺(情qíng)不自(禁jìn)的叹了一声,自言自语的道:“水溶,你到底想唱的是哪一出。”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重要声明:小说《一水溶玉梦红楼》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 第68章、莫测手机阅读